首页天下正文

三观不合还被虐,美国为何还对沙特礼遇有加?

作者:赵灵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5-24 23:38:26

摘要:沙特的麦地那大学等高等学府还面向全世界免费招生,用偏执的瓦哈比教义教导这些学生,随后再把他们送往全球各地的穆斯林社区。称沙特是当代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最大温床,绝不过分。

三观不合还被虐,美国为何还对沙特礼遇有加?

特朗普与萨勒曼签署价值高达1100亿美元的军售协议

“宅男”特朗普上任4个月来首次出访,第一站就选择了沙特阿拉伯。沙特政府高层倾巢而出,国王萨勒曼亲自到机场迎接,双方签署了立即生效的1100亿美元军售合同。另外,未来10年沙特还将向美国采购价值高达3500亿美元的军火。上个月,特朗普还抱怨作为盟友的沙特没有公平地对待美国,而美国为保护沙特正损失一笔“巨款”。现在,沙特投其所好,用巨额合同堵住了特朗普的嘴。一方面是为了向美国新总统示好,另一方面也从特朗普轰炸叙利亚政府军的行动中,看到了美国“改邪归正”的新希望。

美沙冷淡多年

自2011年底“阿拉伯之春”爆发以来,沙特对美国的不满已经溢于言表。在埃及发生反穆巴拉克的示威后,美国顺应埃及的民意,放弃了独裁者穆巴拉克;2011年奥巴马政府高调“重返亚太”,试图将战略重点迁出中东;2013年叙利亚化学武器危机,奥巴马的应对进退失据,最后连自己划定的不适应化学武器的“红线”也不遵守了;紧接着,以美国为首的六国和伊朗签署了核协议,该协议虽然将伊朗未来发展核武器的路给堵死了,但也默许伊朗从事浓度20%以下的铀浓缩活动;在打击伊斯兰国问题上,美国始终没有拿出当年推翻萨达姆的那种气魄,对叙利亚反对派的支持也是三心二意。美国的这一系列举动,让沙特和以色列这些地区盟友惊惧不安,他们对美国在该地区贯彻自身意志的决心和能力产生了怀疑,开始行动起来自保。于是,此前一直默默无闻的沙漠“土豪”沙特,尝试扮演起阿拉伯国家盟主的角色来。

2013年11月,沙特以“安理会没能阻止叙利亚巴沙尔当局屠杀人民”为理由,拒绝了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的席位;紧接着,沙特要求让阿拉伯国家拥有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这些都引发了阿拉伯国家的一片叫好之声。沙特还带头轰炸也门什叶派胡塞族武装,并组织对抗伊斯兰国的联盟。2015年,奥巴马曾召集海湾国家领导人在戴维营举行峰会,但包括沙特在内的4国未派元首出席,这被外界解读为沙特等海湾国家是在含蓄地表达对美国的不满。2016年4月,奥巴马访问沙特,进行为期两天的“修复关系之旅”,但遭到冷待,沙特国家电视台甚至没有播放奥巴马抵达沙特的消息。2016年5月17日,美国国会通过了《制裁恐怖主义支持者法案》,允许9·11受害人家属起诉沙特政府索取赔偿金,这使得两国关系几乎降到了冰点。

恐怖主义的温床?

除了具体事件上的分歧之外,沙特热衷在全世界传播逊尼派瓦哈比派的极端思想,和美国反对恐怖主义的全球战略也是背道而驰的。瓦哈比派是沙特的国教,也是伊斯兰教的原教旨主义派别,希望穆斯林和其他人改信他们那种“更纯正”的宗教。他们认为,自己信奉的伊斯兰教没有受到现代性的污染,拒绝对伊斯兰教进行现代化的适应和改造。自1970年代以来,沙特利用不断膨胀的石油美元,通过援建清真寺、伊斯兰中心、中小学等手段,向全世界输出瓦哈比派的价值观。据统计,在1982年至2005年间,沙特政府在这方面的花费就超过750亿美元。沙特的麦地那大学等高等学府还面向全世界免费招生,用瓦哈比教义教导这些学生,随后再把他们送往全球各地的穆斯林社区。

西方舆论称沙特这样做的结果是,不仅基地组织的本·拉登、塔利班的奥马尔和伊斯兰国的巴格达迪都是瓦哈比派信徒,而且发动9·11恐怖袭击的19名亡命之徒中就有15名是沙特阿拉伯公民。沙特的这些行为,引发了很多国家的忧虑。2016年12月,德国副总理加布里尔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德国很多危险的伊斯兰极端主义者都来自沙特资助的清真寺,而这些清真寺宣扬极端保守的原教旨伊斯兰教,希望沙特能停止为宗教极端势力提供资金。有评论甚至认为,称沙特是当代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最大温床,绝不过分。

美为何礼待沙特?

在政治体制上,沙特是政教合一的君主制王国,没有宪法和议会,禁止成立党派,国王既是国家元首,也是宗教教长,集宗教、政治、经济、军事大权于一身。这按美国的人权标准和意识形态,沙特可是货真价实的“邪恶国家”。在社会层面,沙特有一支宗教警察部队,据说,他们的作用就是确保女性戴面纱,禁止年轻情侣见面,并保证商店不展示“下流的”杂志封面。在麦加和麦地那这两座圣城,如果女性不小心进入只允许男性进入的区域,或者她们的裙子不符合萨拉菲派的庄重标准,宗教警察就会用鞭子抽打她们。

这样一个各方面都不符合美国价值观的国家,美国为何却一直对之礼遇有加呢?就拿《制裁恐怖主义支持者法案》来说,在9·11惨案过了整整15年之后,美国国会才通过了该法案,而且规定美国政府不参与起诉,也不提供司法援助,只是让受害人家属独立起诉。而这样一个大打折扣的法案,还一度遭到奥巴马的否决。其中的种种顾忌,是否是对沙特的投鼠忌器呢?

美国对沙特的宽容,一方面是因为与美国结盟毕竟是构建沙特王室的三根权杖(与美联盟、石油收入、瓦哈比教义)之一,而且这种关系已经维持了半个多世纪,有路径依赖,沙特王室成员也大多在美国留学,在美国高层有广泛的人脉和投资;另一方面,沙特的体制虽然不符合美国三观,但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并不曾挑战美国的底线,美国也需要借重沙特在伊斯兰世界的影响力。因此即便无所顾忌如特朗普,出台的两次“禁穆令”也都没有把沙特包括在内。有研究者认为,美国对沙特的纵容,是其国际政治利益为先的本质决定的,只是如此短视,很难避免重走支持和武装阿富汗反苏“圣战者”的老路,更得小心避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作者为资深媒体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