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打造“阿拉伯北约”,特朗普欲“重返中东”?

作者:江枫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5-25 15:22:34

摘要: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称,特朗普此访标志着美国与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之间的关系“出现转折点”。

打造“阿拉伯北约”,特朗普欲“重返中东”?

20日晚,美国总统特朗普出席沙特国王萨勒曼(左三)为其举行的盛大欢迎活动。

江枫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沙特、以色列等国展开访问,这是其就职后的首次外访,因而备受各方关注。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称,特朗普此访标志着美国与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之间的关系“出现转折点”。实际上,从这次访问,我们也可以一窥特朗普政府的“大外交”,从而更好地把握美国对外战略的基本走向。

构建反恐联合阵线

与以往美国总统通常选择加拿大或墨西哥作为首访目的地不同,特朗普再次显示了他的“不可预测性”。然而,沙特之所以成为特朗普的首访国也自有其道理。打击“伊斯兰国”等极端主义势力,是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的核心目标。反恐不仅事关美国的国际地位和利益,也与美国国内的安全息息相关。在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路线之下,减少对外干预、聚焦反恐目标、强调责任分担等成为突出取向。

在沙特期间,特朗普试图拉紧与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之间的关系,着力构建应对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联合阵线。特朗普上台后,曾因发布“禁穆令”而激怒伊斯兰世界。特朗普的核心顾问、白宫首席战略师史蒂夫·班农也毫不讳言对穆斯林和伊斯兰教的反感。由于“通俄门”嫌疑而被迫下台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也曾叫嚣,伊斯兰教就像“癌症”。然而,要想实现打击“伊斯兰国”的目标,就必须得到中东地区伊斯兰国家政府的支持。因此,特朗普访问沙特的重头戏是出席50多个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领导人参加的峰会,包括埃及总统塞西、巴林国王哈马德等人。

在此次峰会上,特朗普阐述了美国的新中东政策。他强调自己并不敌视伊斯兰世界,反恐战争“不是不同信仰之间的战争,而是善与恶之争”,呼吁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在打击“伊斯兰国”问题上与美国团结一致。作为东道主的沙特国王萨勒曼则指出,“伊斯兰教是和平与宽容的宗教”,支持与美国构建打击极端主义的同盟。从具体行动而言,“阿拉伯北约”的建立是特朗普此访取得的一大进展。虽然过去很多年一直在讨论建立阿拉伯国家的军事联盟,但鲜有实质性举措。在美国的推动和支持下,沙特、阿联酋、约旦、埃及等地区国家将组建总人数超过3万人的特别部队,用于在叙利亚、伊拉克等地展开反恐行动。

沙特将在“阿拉伯北约”中占据核心地位,这也是特朗普政府给予沙特重大支持的原因之一。此访期间,美沙签署了一项价值1100亿美元的军售合同,美方将向沙特提供“萨德”反导系统、最新型美式装甲车以及海军舰艇等装备。未来10年,两国的军事装备贸易总额将达到3500亿美元。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表示,这些军事合同将保障沙特和整个海湾地区的安全,尤其是在伊朗构成显著威胁的背景之下。

加大遏制伊朗力度

与奥巴马政府希望缓和与伊朗关系的路线不同,特朗普政府似乎正在加大对伊朗的遏制力度。2015年,美国与伊朗等国针对“伊核”问题签署《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伊朗通过停止发展核武器来换取国际社会逐步解除对其制裁。这一度被认为是美伊关系迎来转折的标志。然而,在特朗普执政后,这份“伊核”协议的命运变得越发晦暗。一方面,特朗普及大多数共和党人士认为奥巴马对伊朗太过软弱,应当继续保持对伊高压,不能给伊朗“松绑”;另一方面,作为伊朗的“劲敌”,沙特、以色列等国大力推动特朗普政府对伊采取强硬政策,意欲借美国之手阻遏伊朗在中东进一步“做大”。

正当特朗普启程访问中东之际,伊朗也迎来了总统选举。现任总统鲁哈尼与强硬派宗教人士莱希展开“对决”,最终代表温和改革势力的鲁哈尼获胜,将开启下一个4年任期。强硬派力量反对与美国缓和关系,在处理与沙特、以色列等国关系方面也抱持强烈的敌视心态,并对鲁哈尼主导的国内经济改革颇有不满。然而,在此次选举中,超过70%的高投票率对鲁哈尼较为有利,很多来自城市地区的选民尤其是年轻人和女性帮助鲁哈尼获得压倒性胜利。伊朗大多数民众仍希望坚持稳健和开放的政策路线,以在经济发展、吸引外资、创造就业等方面实现更多进展。目前,伊朗国内的失业率高达12%,外资也因美国仍未全面解除制裁等原因迟迟不愿进入伊朗。

然而,特朗普政府似乎并不愿意对鲁哈尼释放善意。颇具讽刺性的是,美国国内甚至还有人希望强硬派候选人莱希能够获胜,进而可以更顺理成章地加大对伊朗的制裁与遏制。特朗普在沙特和以色列期间,多次点名批评伊朗,称其支持恐怖分子和叙利亚,威胁中东地区稳定。国务卿蒂勒森则要求伊朗鲁哈尼政府摧毁国内的“恐怖主义网络”,并停止进行弹道导弹试验。迄今,美国仍以人权和支持恐怖主义为由,延长对伊朗的制裁。美国国会议员中,也有不少人呼吁特朗普政府废除与伊朗签署的协议。

为了更好构筑反对伊朗的联盟,特朗普政府降低了对以色列的支持调门,以防止引发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的不满。特朗普只在以色列逗留26小时,以色列原本希望由总理内塔尼亚胡陪同特朗普一家到访犹太教圣地“哭墙”,但遭到美方拒绝。为了避免刺激地区国家,特朗普也没有像之前吹嘘的那样宣布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同样对伊朗威胁倍感担忧的以色列,虽然无法直接参与“阿拉伯北约”,但是却可以在情报分享等方面与之展开低调的合作。这是特朗普政府希望看到的局面。(作者为凤凰国际智库高级研究员)(编辑 严葭淇 主编 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