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博导涉嫌学术造假? 省重点项目4年难产谁之责

作者: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5-26 21:35:49

摘要:2013年,王增良结识这位宣称“突破硼同位素提纯技术填补国内空白”的张卫江,并与其所在的天津大学签订技术转让协议,随后投资2亿多元进行工业化生产。但4年来,该项目一直未能启动,设备、厂房长期闲置,所有的投资陷入僵局。

博导涉嫌学术造假? 省重点项目4年难产谁之责

本报记者 陈锋 天津报道

5月24日,在《华夏时报》记者的要求和见证下,王增良拨通了天津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卫江的电话,他的问题是:在邯郸投资2个多亿的硼同位素提取生产项目能否成功。

对方的回答令王胸口发闷:我给你的那点东西(技术)值5000万,你现在才付1000多万,继续付钱就做;至于做不做得成,我只有八成的把握;我说技术肯定是成功的,如果你认为不成功,那就不成功,你告天津大学去。

王增良疑似陷入一场科技骗局。2013年,他结识这位宣称“突破硼同位素提纯技术填补国内空白”的张卫江,并与其所在的天津大学签订技术转让协议,随后投资2亿多元进行工业化生产。但4年来,该项目一直未能启动,设备、厂房长期闲置,所有的投资陷入僵局。

值得一提的是,该项目此前一直作为河北省重点项目,并获得500万元省级“战略性新兴产业专项资金”支持。学术造假一旦坐实,或涉嫌套取专项资金构成诈骗罪。

重金砸向填补国内空白的技术

王增良24日上午再次赶到天津大学新校区,他已经记不清这是多少次来到这里。在过去的4年间,他不知疲倦地往返于邯郸和天津之间,天津大学孕育着他的富豪梦,而如今只有失望。

4年前,他经人介绍认识了张卫江,后者的身份除了天津大学化工学院教授、博导之外,还是国内硼同位素分离技术的顶尖人才,其对外宣称,已经攻克了相关技术难关,完成硼同位素提纯技术“中试”(即产品正式投产前的试验,是产品在大规模量产前的较小规模试验),能生产出丰度(专业术语)达到95%以上的B10、丰度达到99.7%以上的B11的两个高新产品,填补国内空白。

工业化硼同位素分离技术一直被美、俄等少数国家垄断,我国还不具备大规模生产能力。上述硼同位素产品,广泛用于核工业及军工,如稳定性硼同位素B10,国际市场价位为每克5美元以上,目前主要来源于国外采购,且大规模购买并非易事。

王增良看中了其中的商机。而张卫江所做的PPT介绍中,也对此予以明示:已经成功实现了工业化试验装置的连续生产。如果以每年25吨的产量计算,需要设备等投资1.5亿多元,6个月收回成本,当年可以获得5.5亿元的收入,扣掉成本能获得4亿元的回报。如果按每年50吨的产量计算,在完成2.6亿的投资后,4个月收回成本,当年可获得8亿元的投资回报。

科技就是生产力和财富。张卫江的分析和承诺,令王增良非常兴奋。王此前一直从事碳素的生产,一直在寻找转型之路。

在反复沟通、深度了解后,王增良决定从天津大学购买相关技术,投资生产。2012年7月31日,王增良实际控制的企业卡布尔控股公司(下称“卡布尔”)与天津大学签订《技术转让合作意向书》。合同约定,卡布尔负责建成该项目的产业化装置,天津大学负责提供生产技术,张卫江及其博士徐娇作为项目技术持有人和联系人,负责技术交付、技术指导工作。合同还约定,技术转让费为3000万元,分5期支付。

记者注意到,在这份书面合同上,天津大学加盖了公章,张卫江也在上面签了名。2012年9月24日,王增良代卡布尔向天津大学支付技术转让费600万元。支付凭证显示,收款户为“天津大学”。

《技术转让合作意向书》签订后,卡布尔初定在邯郸成安县进行项目建设,后改在邯郸市冀南工业园区建设。

2013年3月12日,项目举行奠基仪式。该项目作为所在工业园区龙头项目呈现。据介绍,该项目后被列为河北省重点项目,并获得河北省财政厅、发改委500万专项资金支持。记者在这份2013年12月的红头文件上看到,专项资金的名目为“战略性新兴产业资金”。而在邯郸冀南工业园区,项目255亩的区域内,已经建起科研楼、厂房、办公楼等。

因高度信赖该技术,卡布尔及其他股东斥巨资建设该项目。据王增良表示,包括支付技术转让费、土地出让金、办公楼、科研楼、展厅、生产设备等,他们共花去了2.6亿元。

项目无法启动或遇科技骗局

“建设上得很快,2015年底就基本完工了,从国外购买的设备,也完全按照张卫江等人的要求去做。”王增良说。不过,在此过程中,张卫江提出上一条2.5吨/年产能的设备,暂缓建设合同中约定的25吨/年或50吨/年设施,令王增良内心一惊。

王增良说,年产能2.5吨意味着巨额投资在十年内都无法收回。而其背后的含义更在于,所谓“中试”成功的说法或存在欺骗。“年产2.5吨其实就是中试,上设备是为了继续做试验,也说明无法工业化生产。”他说。

花巨资购买技术,再投资2亿多元,到最后无法生产!这让王增良无法接受。在与张卫江沟通过程中,对方却一直坚称中试成功,并要求支付报酬。

据介绍,在此期间,王增良一次性向张卫江、徐娇支付了2000万元,同时按每月50万元的标准,向徐娇连续支付了12个月,作为张、徐二人的技术指导酬劳。“我们为了做成项目,几乎答应了他们提出的所有要求,但他们却只收钱不做事。”王增良说。

2016年,一场意外的诉讼将“他们只收钱不做事”的真相引爆,而随着事态发展,所谓填补国内空白的硼同位素产品分离技术陷入疑似科技骗局的漩涡。

一家曾出资推动天津大学张卫江团队攻克硼同位素分离技术的企业,在获知该技术成果高价卖与王增良方面后,通过司法渠道主张利益分成,王增良被法院通知作为第三人出庭,因此而获知众多内幕。

在庭审中,王增良看到天津大学提供的证据——硼同位素技术成果产业化技术可行性论证的专家意见书,以及一份天津大学的书面说明:认为该技术尚不成熟,不具备成果产业化的充分条件,时间为2014年6月。

“也就是说,在我们签订合同,完成支付后,这项技术也是不成功的,根本无法产业化。”王增良指天津大学张卫江团队可能涉嫌欺骗。

但蹊跷的是,记者获得的一份“河北省省级省校科技合作开发资金项目申请表”中,明确表示项目相关技术已完成中试、工业化试验,为成熟技术,产品的关键指标能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满足市场需要。而且,天津大学也在上面加盖公章,时间为2015年。

同样一份技术,为何有两种截然相反的结论?记者获得司法案卷显示,张卫江在庭审过程中坦承:该科研项目曾由天津市科委委托其所在的天津大学科研团队进行,并完成结项,但在结项过程中,“我们做了一些造假的内容……专家根据内容做出了认定……我们对科委表示歉意”。

众多迹象显示,所谓中试成功、技术成熟、能产业化生产疑为谎言。

天津大学化学工程研究所另一位研究硼同位素分离技术的教授表示,截至目前,该技术尚难以提取出丰度为99.7%的B11产品(即合同中承诺达成的一项内容),天津大学相关团队仍在进行试验。这位教授并对张卫江涉嫌学术造假的行为表示惊讶,并认为夸大成果导致企业巨大损失或已构成犯罪。

24日下午,面对多次前往交涉的王增良,天津大学分管对外合作的项目管理科王主任表示,张卫江因该技术与他人合作产生的纠纷并非只此一例,有的已经进入法律程序。“我坦白地说,你们不要对此技术能产业化再持幻想。”王主任还表示,听到天津大学教授给企业造成这么严重的损失,他非常痛心,将向领导汇报后给予回复,妥善处理此事。

《华夏时报》记者27日致电张卫江,他坚持“中试”成功、符合产业化的态度,对专家意见书“不成功”的结论,他称此事要问天津大学,他未参与此事。关于项目陷入僵局的责任,张称均在王增良:他没有技术团队、资金链断裂、迎合政府喜好投资。“他的实际投资只有几千万,项目进行不下去,是他的责任,所谓科技骗局完全是诬蔑,是推卸、转移责任。”张卫江说。

本报将继续关注此案。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5)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