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航运信息化仍处初级阶段 亿海蓝呼吁出台行业数据交换标准

作者:张智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5-27 20:26:06

摘要:信息孤岛问题企业难以解决,盛尊阔认为,当前航运业大数据迫切需要政府引导出台行业数据交换标准。

航运信息化仍处初级阶段 亿海蓝呼吁出台行业数据交换标准

本报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迈出坚实步伐,世界贸易格局及结构正在发生变化,航运业也迎来“走出去”的黄金契机。

据了解,海运作为国际贸易的主要承担运输方式,在全球货物运输中占据极其重要的地位。我国80%以上的外贸出口货物以及90%以上的石油和铁矿石等战略性物资进口均由海运来承担。

然而,作为与国际接轨的航运业,自身却是典型的传统产业,与互联网、大数据结合的节奏较为缓慢。

“由于航运的链条涉及贸易、金融、港口、船舶、车辆、海关等数十个角色,随着货物的流动,各个角色之间都产生相应的信息。但是,由于目前大多数的角色或因为数据安全问题,或因为自身没有软件系统或者软件系统无法向外对接,而形成了各个信息产业的孤岛。由于目前这些信息孤岛都是由相互独立的软件供应商完成,之间无法实现数据的打通。”亿海蓝(北京)数据技术股份公司航运大数据事业部总经理盛尊阔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信息孤岛问题企业难以解决,盛尊阔认为,当前航运业大数据迫切需要政府引导出台行业数据交换标准。

据悉,当前发达国家互联网渗透率已超过80%,但发展中国家只有40%,有些不发达国家不到15%。“一带一路”倡议加强了在数字经济、人工智能、纳米技术、量子计算机等前沿领域合作,推动了大数据、云计算、智慧城市建设,成21世纪的数字丝绸之路。这一倡议得到各国代表的积极响应和高度认同。

航运企业信息化建设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跨越“数字鸿沟”,可以让更多的人享受信息化社会的便捷。对于航运业而言,航运企业可以通过信息化水平的提升,节约物流成本、增加工作效率,用互联网和大数据改造升级古老而传统的航运业。

航运业已经无法回避即将到来的智能化工业革命浪潮,也无法断开与信息网络的深层次对接与合作。

据了解,在互联网以惊人速度渗透进传统产业的今天,亿海蓝致力于通过用技术和商业的力量推动全球航运物流与互联网的融合,作为航运大数据和产业互联网的积极探索者,亿海蓝多年来投身于对数据获取、存储和应用的研究,在掌握的航运数据基础上,利用大数据技术、云计算平台等,针对陆上运输和海上运输的不同应用场景,构建数百种数据模型,建立航运大数据管理、挖掘及应用的生态体系。通过提供数据服务、软件服务和物流金融保理服务打造数字化“透明”航运。

亿海蓝打造的物流协同平台以物流交易为核心、以连接上下游为目标,帮助行业降本增效,提高服务能力,帮助航运企业更好地挖掘和发挥航运服务的竞争优势,为航运企业推进发展战略转型提供新思路、打开新局面,实现“互联网+”企业转型升级。

不过,在盛尊阔看来,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航运信息化更多的还是在初级阶段,必然还是要各分支的行业巨头在完成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航运固定投资之后,将国内现成的软件和管理环境带过去,形成知识和经验的复制。目前,亿海蓝正在与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同行进行航运信息化相关问题的交流讨论。

“亿海蓝所从事的航运信息工作,只是整个航运信息化其中的一小部分,我们主要是为船舶管理、货物跟踪、港口运营等相关人员提供船、货跟踪,以及打通物流和贸易的线上、线下环节,穿插金融服务的创新,为航运产业链条的客户提供增值的服务。”盛尊阔表示。

据介绍,作为航运大数据公司,亿海蓝沉淀了海运物流链条上的大量用户和物流交易数据,在用户授权的情况下可建立数据化的授信和风控,创新金融服务为物流企业造血。2016年,亿海蓝授信客户超过260户,累计放款超过4亿元,保理余额1.5亿元,且无一笔坏账,取得了实质性的突破。

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经济学家郑新立指出:“‘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将推动贸易投资,也必将让全球航运界获益。”随着“一带一路”各参与国家间贸易障碍的消除,商品交易将得到更进一步的鼓励,贸易量会大幅增加,而贸易量增加所带来的商品流动大部分将通过海运完成,由此将促进海运市场的发展,并间接刺激造船业的发展。

硬件与软件基础设施的投入和建设,将激发当地经济、贸易增长的潜力,促进航运业的繁荣和发展,实现企业与区域经济的共赢。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我国已与“一带一路”沿线的36个国家及欧盟、东盟分别签订了双边海运协定(河运协定)。将鼓励海运企业开辟新的海上航线,加密航线班次,完善沿线国家间海运服务网络,与沿线国家在海运领域开展更多的战略合作。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