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中国企业在海湾——天地是走出来的

作者:马晓霖 李靖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5-31 19:06:18

摘要:中国企业走出去的经历各有不同,品尝过成功的喜悦,也感受过失败的苦果。

中国企业在海湾——天地是走出来的

马晓霖 李靖云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成功举行,将带来企业走出去的高潮。但也可以这么说,正是有了这些年中国企业的走出去,才形成了“一带一路”的方向。那么,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经历有哪些呢?宁夏卫视《解码一带一路》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拍摄时,采访了很多中国企业,他们走出去的经历各有不同,品尝过成功的喜悦,也感受过失败的苦果。他们的经历无疑将成为中国“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参照。2016年年初,《解码一带一路》来到中东四国,在阿联酋采访了在那里打拼的部分中国企业,国际问题专家马晓霖专访了3位中国企业家。

中建中东 从项目公司变成中东最大建筑企业

马晓霖:2001年开工的迪拜“棕榈岛”,是世界上最大的陆地改造项目之一,作为世界上最具标志性的旅游及住宅项目,棕榈岛吸引了世界各国的建筑公司前来投标建设。2003年,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在中东投标的第一个大型项目就是棕榈岛别墅项目。这样看的话,咱们中建中东进入这个市场也有一些历史了。

余涛(中建中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棕榈岛从规划到现在,有13年的历史了。应该在2002年左右就开始规划。我记得2004年到这儿来时,那年5月份我们打了第一块混凝土。应该讲我们是岛上的第一个承包商。也就是从那个项目开始,中建中东这些年一直在这儿发展。我们从一个项目公司变成了中东区域最大的建筑企业,并且在这儿扎了根。

马晓霖:从您的经历来说,中国建筑“走出来”有着怎样的经历?

余涛:1982年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成立,1983就已经走出去了。当年还没有什么“走出去”的口号,也没有“一带一路”。如果再加上当地工人的话,我们大概有20000人左右,管理人员有1400人,中国籍大概是在百分之三十左右。国际化是我们的方向,而国际化的一个标志,可能就是看你管理人员的属地化情况,我们的属地化就已经接近于国际化这样一种趋势。现在来看,我们公司来自中国的工人大概占百分之十,其他很多是印度、孟加拉、菲律宾、泰国、越南,以及北朝鲜的工人。其中印度工人、孟加拉工人的薪水最早的时候大概只有1000多人民币,而那时中国工人的工资都已经3000多人民币了,当然中国工人的工效也比较高。现在中国工人的工资涨到了8000、9000人民币,这个薪水的差距就太大了。我们现在就要走这样一条道路:中国工人要走技工型道路,通过1个中国工人带10个外国工人,通过这套办法来打市场。

马晓霖:迪拜是一个财富的聚集地,又是旅游的热门地区,政商环境也比较好。但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出现过地产泡沫。那么咱们未来如果在中东地区继续拿项目,做基础设施,会不会担心新的债务危机的出现?

余涛:风险是我们最关注的问题。2008年迪拜确实出现了短期借贷过大,造成还款时市场流动性不好还不了的情况。那么未来会不会再有金融危机呢?我认为,经济总是有周期的,再有所谓的低谷也是很正常的。我们的行业就是这样,总是有高峰有低谷。我们不仅要关注自己行业本身的情况,也要关注包括金融、油价对我们的影响。我们在做地产项目投资的时候,也有非常深层次的一些计划。实际上我们自己长期持有的部分,相对还是比较少的。比如我们在建的总督酒店,就提前预售了所建房屋的房契,因此这家总店有699个业主,再加上我们是拥有公共区域还有餐饮部分的业主,一共有700个业主。这样一来,风险共担,市场反应也是很好的。

工商银行 努力培养国际大银行的气质和内涵

马晓霖:从布点到运营,从机构的国际化到运营的国际化,中国工商银行一直服务于全球客户,并且树立了一个非常好的国际品牌。那么从工行过去25年积累的那些非常好的经验来看,我们和在迪拜的那些业务领先的同行相比,有什么优势又有什么不足?

张俊国(中国工商银行迪拜国际金融中心分行副总经理):我们觉得在这个过程中,有几点需要注意:第一就是本地化,本地化非常重要。客户要本地化,虽然我们提出来的目标是立足于中资,辐射本地客户,但是本地化相对来说还是比较难的,而这又是我们深根于当地金融市场的基础。所以本地化是我们迫切需要考虑的,也是国内走出来的银行在这方面要提前做好准备的重要内容。另外一个就是,对当地的宗教文化、商业投资文化一定要考虑周全,不然的话,事后补救所付出的成本是非常高昂的。跟国际大银行相比较的话,我们主要在项目和人才的全球化方面还是有一些差距。大家都知道全球化的银行,基本上都是将来自各个国家的人才汇聚在一起,这样才具有全球化发展的视野。目前我们也一直在进行全球化招聘,希望能吸纳更多的人才到工商银行来工作。我们希望今后经过更多的努力,使我们工商银行更具有全球化国际大银行的气质和内涵。

马晓霖:带动企业走出去,是中国工商银行重要的业务之一。那么配套“一带一路”发展倡议,相关的项目都是有自己特点的,比如投资额度大、投资周期长、回报比较慢。那么就您对本地区项目的了解来看,中东地区的项目都有什么特点?

张俊国:实际上在中东地区投资的各个项目,也具有周期长、回报慢、额度大这样的特点。而且回报不仅慢,实际上相比国内和其他国家回报来说还更低一些。因为整个中东地区尤其是海湾国家,相对来说国家风险、区域风险都还是处于比较低的一个水平。虽然可能有一些全球经济危机对这儿有影响,但是相对于其他的项目额度会更大一些。比如说我们最近和境内联动,在总行的指导下做了一个清洁煤能源项目,这个额度将近30多亿美元以上,周期接近于15年以上,回报也相对是很不容易的。但是对我们中资企业走出来,尤其我们的产能走出来,我们的制造业走出来,这是一个很好的机遇。这个都要通盘考虑,所以说基本上的项目就是这样,每一个项目一看都非常吸引人,但这里面有很多很多需要考虑的细节。所以这对我们中资企业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要多注意细节,要在管理上提出更精细化更科学的要求。

石油项目 要学会用国际化方式沟通交流

马晓霖:中国石油工程建设公司与阿布扎比陆上石油公司签署合同,为阿布扎比陆上石油公司开发阿联酋曼德油田,这被认为是中国石油工程建设公司不断培育市场信誉、持续展示中国石油的工程建设能力和国际竞争力的又一体现。那么中东地区的油气项目和其他项目相比,难点或者特点是什么?

严万波(中国石油工程建设公司阿布札比分公司曼德项目部常务副总经理 ):我们在中东地区最早的项目在科威特 ,现在在伊拉克也有项目,还有就是我们在伊朗也在做,整个海湾地区都有中石油的项目。项目从技术难度来说,应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我们公司在全世界范围内,类似的油田炼厂干过很多。但在这个地方做项目工期需要27个月,同样的项目也许在国内做的话有一半的时间就够了。为什么业主给了我们这么长的工期呢?而且即使是这么长的时间还是感觉很紧张。因为这个地方的人,所有的工作程序都是按部就班,一步一步往前走的,而且每走一步就要花很长时间。比如他的第一版文件我们递上去了,规定两周之内给你批复。两周之内给你一版提个意见然后你再递交上去,如此反复。比如当地人下午上班只上到两点,到点就走。他们严格按照合同条文执行,哪怕是我们觉得合同里可以合理变更的内容,报上去往往也被打回来。

马晓霖:从您介绍的一些情况看,业主的这些要求和标准是阿联酋独特的要求吗?

严万波:不是独特的,是国际化的要求。实际上中东海湾这边很多国家基本上都照着这个路子来的。

(《解码一带一路》是宁夏卫视创办的一档高端访谈节目,节目以“一带一路”倡议为核心内容,就“一带一路”建设中所涉及的热点尤其是经济与贸易投资热点问题,与世界各国、不同行业的嘉宾进行深入探讨,通过各种讯息的组合、不同观点的交锋,为人们呈现全球化背景下最真实、客观、全面的“一带一路”图景。作者马晓霖为博联社总裁、国际问题专家、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解码一带一路》栏目主编兼主持人;李靖云为《解码一带一路》栏目执行主编,资深媒体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