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美国钱紧: 特朗普打退堂鼓伤透各路伙伴心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6-1 16:16:56

摘要:特朗普将中东置于欧洲之前首访,已多少冷落了欧洲搭档,他在北约和G7两场峰会中的言行又着实伤透伙伴们的心,以至于媒体调侃说,特朗普欧洲行的最大成功是让伙伴们远离了美国。

美国钱紧: 特朗普打退堂鼓伤透各路伙伴心

马晓霖

5月下旬,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国内外舆论的非议声中结束首次欧洲之行。尽管他归来后发推特吹嘘访问大获成功,然而,跨大西洋伙伴们并不这样认为。特朗普将中东置于欧洲之前首访,已多少冷落了欧洲搭档,他在北约和G7两场峰会中的言行又着实伤透伙伴们的心,以至于媒体调侃说,特朗普欧洲行的最大成功是让伙伴们远离了美国。

无论是布鲁塞尔举行的北约峰会,还是西西里举行的G7峰会,特朗普以其一贯的特立独行风格,没有向传统军事和外交伙伴们展示美国作为西方世界龙头老大的领袖气质,给它们带来凝聚力和感召力,相反,像个破败大户般颐指气使,咄咄逼人,尽显美国至上的利己主义,让伙伴们大失所望。

北约峰会:

特朗普谈钱催账伤感情

俗话说,朋友之间谈情伤钱,谈钱伤情。刚刚从沙特捞足大笔军火款的特朗普,依然没有从钱眼里钻出来。5月25日在布鲁塞尔北约新总部大楼举行的峰会上,特朗普直接发泄对北约众多伙伴的不满,他说28个北约成员国里有23个没有支付应承担的会费,而这是它们为防务工作应该支付的费用。特朗普不客气地重复了他此前喋喋不休的抱怨,称这种拖欠“对美国人民和纳税人不公平,许多国家过去多年欠下巨款”。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简称北约)二战结束后于1949年由美国牵头在华盛顿成立,是欧洲和北美主要资本主义和发达国家成立的军事同盟。在整个冷战期间,北约与苏联为核心的华沙条约组织分庭抗礼,成为世界两大军事集团之一,对维护西方安全与稳定,巩固美国的世界霸权发挥过重大作用。

冷战解体后,华沙条约组织寿终正寝。北约不仅完整保留,而且不断扩员增容,包括吸收部分前华约集团成员,成为独步天下的军事共同体,也成为美国维持一超地位的干涉工具,先后在南斯拉夫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重建训练、亚丁湾反海盗和利比亚战争中发挥过关键作用。

毫无疑问,北约作为西方国家构成的最大军事集团,其防务开支总额几乎占到全球的70%。由于北约由美国发起和主导,实力超强的美国长期承担北约较高份额的防务开支,一般统计超过70%。据CNN报道,作为一个集体防御组织,2014年北约峰会曾达成一致,原则上要求各成员国未来10年间拿出GDP的2%用于国防,但是各国军费依据自觉自愿原则,自筹自支,没有监督与惩罚机制。

截止目前,只有美国、希腊、爱沙尼亚、英国和波兰等5国达到2%标准,其中美国高达3.6%,而法国、土耳其、德国、意大利和加拿大等主要成员均不达标。正因为如此,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就大谈“北约过时”、“北约无用”、“美国吃亏”,发誓以后将减少对包括北约成员在内的同盟伙伴的安全责任。

特朗普这番言论引发全球性恐慌后被迫缓和语气,更多强调要责任共担,费用分摊,多次敦促北约成员提高军费开支,减少美国压力,仅今年3月间,特朗普就对北约出资问题5次公开表达不满。这次北约峰会正好给了特朗普当面宣泄的机会。

北约伙伴对特朗普的小算盘并不完全买账。概括起来就是,北约的功能已经远非最初保卫欧洲那样单纯,而是在美国主导下向全球化和多功能拓展,言外之意美国多出钱也是自然。另外,它们认为美国用于非北约成员的安全开支一点也不少,因此,指责北约成员贡献太少也不公平。

G7峰会:

特朗普推脱大国政治责任

北约峰会结束后,特朗普即飞往意大利的西西里与其他6个发达国家领导人举行G7峰会。这是特朗普上任后首次参加的G7峰会,也是7个最发达经济体今年的首次最高会议。由于特朗普鼓吹逆经济贸易全球化,威胁退出奥巴马代表美国签署的《巴黎气候协定》,因此,西西里G7峰会几乎就是一次分裂的大会,令人悲观的大会。

三天会议结束后,尽管最后联合声明涵盖了世界经济增长、贸易、多个地缘热点问题,网络安全、非洲发展及创新等方面的共识,但是,围绕气候变化应对和贸易自由化两大关键问题,并没有取得令人满意的结果。特朗普依然把这个平台当做博弈美国利益、逃避美国大国责任的交易场。

G7与会伙伴中,其他六国领导人均明确表示将尽快履行在《巴黎气候协定》中所做的承诺,同时,试图说服特朗普维持前政府就气候变化向全球所做的公开诺言,继续留在《巴黎气候协定》框架中。但是,这方面的努力似乎成效不大,没有取得实质性突破,特朗普并没有给出明确态度,只强调将在未来一周做出最终决定,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还是继续留下。

贸易规则也是G7峰会的重要议题,特朗普此前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提出重新谈判跨大西洋贸易及投资伙伴协定(TTIP),并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推倒重来。西方主要经济体之间的经贸与投资面临“特朗普革命”造成的各种错乱。西西里峰会原本是一个特朗普与西方伙伴交心交底的机会,但是,他的保守和顽固态度导致峰会在这方面没有斩获。

其实,特朗普的态度一直明朗而坚决,那就是优先投资美国项目,优先购买美国商品,优先照顾美国就业,优先增加美国税收,优先振兴美国经济,优先保持美国强大。一句话,“悠悠万事,美国为大”。特朗普打道回府后炫耀成果,称自己第一次作为总统出访,8天5国行所到之处“都击出了本垒打”,意即大获全胜,但是,欧洲伙伴非常不买账。欧洲媒体和政界人士抱怨说,特朗普对欧洲贸易伙伴加以蔑视,对北约伙伴缺乏尊重,满脑子都是自私自利的美国优先。

随着英国退出欧盟,欧洲大陆的核心变成德法双轮驱动。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北约还是G7,在联系欧美关系方面,都比以往更为重要。然而,特朗普的摇摆、消极和零和盘算,使欧洲发现英国靠不住后,美国也逐步靠不住,并且正在颠覆二战以后西方以价值观为导向建立的外交体系。G7峰会后,德国总理默克尔公开抨击“美英不再是可靠盟友”,很大程度上反映了美国欧洲伙伴的寒心与失望。

不仅如此,特朗普的消极态度给联合国也带来负面冲击。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5月30日称,他正在努力说服特朗普政府继续重视援助和外交投资,确保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他警告美国说,如果美国退出全球领袖角色,会有其他国家取而代之,言外之意,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据路透社报道,特朗普计划将美国外交和对外援助预算压缩三分之一左右,总额约为190亿美元,其中包括10亿美元联合国维和经费,以及为其他国际组织提供的基金。

其实,特朗普无论是在布鲁塞尔敦促北约伙伴多出军费,还是在西西里不愿就气候变化应对,和推动投资、贸易自由及便利化承担责任,抑或对全球领导岗位打退堂鼓,都源于一个核心问题:美国已今非昔比,必须勒紧裤带过日子。

(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专家、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学院教授、博联社总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