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大象闯进瓷器店?特朗普访欧槽点多被嫌弃

作者:赵灵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6-1 16:22:02

摘要:特朗普对外政策的核心是“美国优先”,也就是一种会计师的思维,美国任何时候在账面上必须是盈利的,而且这种盈利必须是实实在在的。

大象闯进瓷器店?特朗普访欧槽点多被嫌弃

特朗普和马克龙PK"握力"

赵灵敏

特朗普首次出访,后半程来到了欧洲,出席了三场重要外交活动:5月25日在布鲁塞尔同欧盟领导人会晤并出席北约峰会,26日至27日在意大利西西里岛陶尔米纳出席七国集团峰会。

和其他场合一样,特朗普在此次的欧洲首秀中大出风头,开幕式“全家福”合影迟到,推开黑山总理,和法国新总统马克龙比握力等举动,一如既往登上了媒体头条。他本人也沾沾自喜,在回国前表示“我们在推进美国和我们盟友的繁荣与安全方面,取得了历史性成果”。而对欧洲领导人来说,特朗普的此次亮相如果有什么“成果”的话,那就是彻底打破了他们对这个人的一切幻想,用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话说就是:我们能够完全依赖其他人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们欧洲人必须把我们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大嘴”遭人嫌

欧洲领导人和特朗普之间不咬弦,其实是双方早就心知肚明的事情。从竞选总统开始,特朗普就多次对欧盟出言不逊,他把欧盟和北约总部所在地布鲁塞尔称作“鬼地方”,说英国“脱欧”是件“伟大的事”,认为北约“已经过时”,并公开表态支持勒庞等欧洲民粹主义领导人,鼓励希腊和英国尽快脱欧。今年1月16日,作为候任总统的特朗普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更是直指德国总理默克尔在非法移民方面的政策是个“灾难性错误”。

这一系列不顾外交礼仪的言论,让欧洲领导人气不打一处来。刚刚卸任的法国前总统奥朗德早在美国大选期间就表达过对特朗普的不满情绪。他认为特朗普过分行为令人生厌,“欧盟不需要外部来教我们应该做什么!” 德国副总理加布里尔则认为,“特朗普是当今世界新兴威权主义和沙文主义的始作俑者……他们主张回到旧时代,女性只能围着灶台和卧床转,同性恋要被关进监狱……除非大众反抗,否则他才不会闭嘴。”

特朗普1月20日上任后,情况并没有出现好转。特朗普虽然改口说“北约很重要”,也派包括副总统彭斯和国防部长马蒂斯在内的重要幕僚先后访问布鲁塞尔,重申美国对跨大西洋关系的重视和对北约的承诺,试图为特朗普过往的“过激”言论纠偏,弥合美欧裂痕,但成效并不大。特朗普提名的美国驻欧盟大使候选人马洛赫更是多次大放厥词,声称欧元撑不了18个月就会崩溃,并鼓励其他国家像英国一样早点举行公投脱欧,令2017年成为欧盟的解体年;还公然贬低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的能力,认为他就是一个市长,最好快点回到卢森堡去。马洛赫的言论让欧盟领导人震惊万分,欧洲议会将其称为“不受欢迎的人”,且公开表示不欢迎其到任。3月份默克尔对美国的访问,双方也是各说各的话,现场气氛尴尬。特朗普本人在此次欧洲之行中的种种表态,更是让双方之间的疑虑和隔阂上升到前所未有的水平。

价值观冲突?

特朗普先是在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会谈中称“德国人很坏”,“看看德国人在美国售出的上百万辆汽车,多得可怕,我们要停止这种现象”。紧接着,他又在北约峰会上老调重弹,批评28个成员国中有23个成员国未达到军费占GDP2%的门槛,这种“搭便车”的行为“对美国纳税人不公平”。更令欧洲领导人失望的是,特朗普没有在北约峰会上重申对《北大西洋公约》第五条即集体防御条款的承诺,这打破了自1949年北约成立以来美国总统在这一问题上的惯例。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特朗普重申了“气候变化是谎言”的立场。七国集团峰会在发表的联合公报中称:“美国正在审查气候变化政策和《巴黎气候协定》,因此无法就这些议题与其他国家达成共识。”

面对这一系列显而易见的分歧,德国总理默克尔明确表示,与特朗普打交道很“困难”,“无法令人满意”。意大利总理真蒂洛尼则表示,作为大国强国的美国,在全球重大问题上如此不合作是非常严重的事情。德国社会民主党领导人舒尔茨则干脆称美国总统特朗普是“西方所有价值观的破坏者,这种破坏是前所未见的”。而按照容克的说法,欧洲和美国的关系已经降到了历史最低点。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根本原因是特朗普主张的“美国优先”和欧洲领导人坚守的“普世主义”和“政治正确”是两种背道而驰的价值观。特朗普靠激发美国国内的民粹主义情绪上台,其对外政策的核心是“美国优先”,也就是一种会计师的思维,美国任何时候在账面上必须是盈利的,而且这种盈利必须是实实在在的,那些虚头巴脑的价值观和面子都不算。这样算下来,美国目前承担了北约经费的75%,欧洲国家只承担了25%,因此这是笔糟糕的买卖,不划算;德国大众等品牌每年在美国销售上百万辆汽车,赚美国人的钱,同样不划算;《巴黎气候协定》让美国承担大量的减排责任,不利于美国经济。而欧洲人的思维方式完全不同,难民问题并没有改变他们对“自由平等博爱”的信仰,因此不能接受特朗普这种粗鄙直接的算账方式。在他们看来,特朗普简直就是一只闯进瓷器店的大象,把他们珍之重之的价值轻易踩在脚下。

可以预想,在特朗普任期内欧洲和美国的关系会摩擦不断并持续冷淡。但毕竟,双方是60多年的盟友,其合作的根基依然牢固,这一点是特朗普一个人无法改变的。而且特朗普并没有解除对俄罗斯的制裁,也没有撕毁伊朗核协议,这些对欧盟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而在债务危机、难民危机、英国脱欧谈判等一系列问题的重压下,欧盟首先要解决的是自身的问题,对特朗普也只能是见招拆招,其独立自主、凡事靠自己的宣誓,只可能是一种愿景和气话,并没有多少实现的可能性。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