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养老保险顶层设计“信息量大” 国资划转社保方案渐行渐近

作者:王晓慧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6-2 21:35:57

摘要:近日,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包括中央调剂金、延迟退休等一揽子方案在内的养老保险顶层设计方案已经基本确定。同时,作为这一轮养老保险顶层设计的“重头戏”,养老保险综合改革方案正渐行渐近,预计会在今年内正式公布并实施。

养老保险顶层设计“信息量大” 国资划转社保方案渐行渐近

本报记者 王晓慧 北京报道

经过4年的酝酿,养老保险顶层设计方案终于有了新的动向。

近日,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包括中央调剂金、延迟退休等一揽子方案在内的养老保险顶层设计方案已经基本确定。同时,作为这一轮养老保险顶层设计的“重头戏”,养老保险综合改革方案正渐行渐近,预计会在今年内正式公布并实施。

“目前来看,我们针对养老金缺口、企业减负以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更多的是从现实的背景下来谈的,主要应对的是短期的风险和危机,从长远来讲,养老保险的顶层设计确实非常重要。”5月31日,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董登新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顶层设计,其中最重要的大致有养老金并轨、实质性的省级统筹跨越到全国统筹和延长法定退休年龄三个方面。

不过,这轮改革在全国统筹将从建立中央调剂金起步,真正意义上的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依然暂难实现。

从中央调剂金起步

清华大学最新发布的一项报告显示,养老保险基金已出现当期的资金缺口,并动用累计结余来“保发放”,这意味着养老保险已经进入三级风险区(最高风险评级是四级)。

“社保最大的问题可能就是如何‘增收节支’,这是做平养老金收支和减少缺口的最根本的办法。从增收角度来讲,中国养老金扩面经过了近20年,基本做到了应保尽保,制度层面的扩面已经结束了,针对剩下的应保但未参保的这个人群,扩面确实有很大的难度,甚至有的地方政府为了眼前的利益存在‘过度扩面’的问题,比如,有些地方政府允许农村的农民直接通过一次性补缴或者参保到职工的基本养老保险当中去,这方面的操作跟中央的步调不一致。”董登新表示,解决基本养老金“增收节支”这一问题的主要出路就是实现基本养老金的全国统筹。

扩面与统筹是两根非常重要的主线,目前的扩面问题主要集中在如何激励应保却未参保的这部分人群,如何在制度层面进行简化和激励,这个在制度上需要作出设计。另外,如何提高基本养老金的统筹层次,这个意义甚至大于单纯的扩面。

其实,早在2013年,中央便启动新一轮养老保险顶层设计,其中,构建什么样的基本养老金的全国统筹制度就存在了两种思路:一是真正意义上的全国统筹,基础养老金由中央统收统支;二是采取省级统筹的方式,建立中央调剂金,各省上缴调剂金互济余缺。

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曾被认为是改善养老保险基金收支状况的一剂良药,不过,由于难以平衡不同地区的利益,在全国统筹方案制度设计上,真正意义上的全国统筹或将让位于中央调剂金制度。

“提高基本养老金的统筹层次是养老金互助共济功能的放大,有利于消除城乡差别,目前当务之急就是将名义上的省级统筹做到实质上的省级统筹,再做到中央统筹,这当中还需要一个过渡,也就是建立中央调剂金,怎么把现在做的省级调剂金跟中央调剂金做到互联共通,这很重要。”董登新表示,实现基本养老金全国统筹,最终消除人群的身份差异和地域差异,这个比制度的扩面难度更大。

国资划转社保呼之欲出

扩面难度大、提高统筹层次难,为了化解产能过剩以及经济下行给企业造成的压力,社会的焦点都投向了社保降费;但是,在基本养老金本身储备不足和潜在缺口增大的情况下,单纯的社保降费难以维系。

“社保降费应该有个极限,它受制于养老基金结余的多少和养老金平衡的精算,不过,养老保险费率将来还有进一步下降的趋势。问题是,缺口怎么办?为此,养老保险顶层设计方案提出了三个对策:延长法定退休年龄,加大国有资产的划转力度,为养老基金的保值增值提供平台和机会。”董登新表示,上述几个应对的基本养老基金增收节支的对策当中,延长退休年龄的阻力比较大,但这是大势所趋。

其实,除了董登新,对于解决养老金的收支平衡,很多专家都认为延退是此次顶层设计方案中最可能被重点采用的一个选项,毕竟,延迟退休的职工不但不能领取养老金,还要继续缴纳保费,这一增一节之间,一年节省的数字可能数以千亿元计。

“不可回避的是,养老金缺口的部分成因来自于养老金体制的转制成本或者叫做历史欠账,尤其是过去的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的历史欠账,为此,加大国有资产的划转力度来充实养老基金的积累也在顶层设计方案之中。”董登新称。

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不仅是社会各方面的强烈要求,也是中央的战略部署。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就明确指出,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会保障基金。完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制度,提高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比例,2020年提到百分之三十,更多用于保障和改善民生。

也就是说,在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会保障基金问题上,已经不需要再争论和讨论,而是如何制订划转方案、明确划转范围,如何通过国有资本划转,更好地发挥国有资本在推动社会保障制度建设、完善社会保障体系、提高社会保障水平等方面的作用。

就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新闻发布会上回应“划拨国有资本补充社保基金进程”这一问题时提出,下一步国资委“将按照中央文件的总体要求,如期、按时、足额划转所要求的比例和数额”。由此可见,划拨国有资本充实社保这一由来已久的提法或能在2017年落地。

“2017年的时间已基本过半,但是,对于国资划转还没有看到大动作、新动作,相关机构应该还在论证之中。”董登新称。

不过,就在5月份,社保基金会理事长楼继伟在该机构第六届理事大会第一次会议上作报告时表示,2017年将进一步扩宽社保基金投资范围,并推动完善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按期出台。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