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天津:金融中心梦醒, 6年重写金改方向

作者:刘诗萌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6-2 21:44:28

摘要:天津这座80多年前的“北方金融中心”,在过去的十年间,尝试过金融改革“先行先试”的政策红利,经历过金融创新产品的野蛮生长,交易所乱象丛生……创新、试错,接着是整顿、再定位、再起航。

天津:金融中心梦醒, 6年重写金改方向

见习记者 刘诗萌 天津报道

十年前,一纸政令唤醒了天津人深藏心底的金融梦。

这座80多年前的“北方金融中心”,在过去的十年间,尝试过金融改革“先行先试”的政策红利,经历过金融创新产品的野蛮生长,交易所乱象丛生……创新、试错,接着是整顿、再定位、再起航。

作为外省来津的研究者,南开大学金融学院教授曹华对天津金改之路上的发展和曲折有着切身的体会。

“2006年到2011年这个发展周期,天津金融创新改革主要靠的是政策引导,而非天然优势。”曹华说。天津金改集中在滨海新区,这5年一项一项惠顾滨海新区的政策措施落地,天津金改高地里的试验产品也越来越丰富,天津金融各项数据指标均出现快速增长。

而在金融创新驶入“快车道”的同时,监管却没有及时跟上,这导致了2011年交易所危机的集中爆发。天津文交所和贵金属交易所至今还在整顿当中。

天津金融局在答复《华夏时报》记者问题时,重点写了2012年到2016年天津金融改革创新的成绩,2012年之前几乎没有涉及。而在其宣传的6项工作重点中,海河产业基金和融资租赁被重点提及,这似乎也释放了天津金改的新动向。

而天津金融角色的定位,更强调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背景,“争先锋、当猛将”,进一步加快建设金融创新运营示范区,是其最新的发展方向。

起航

走在解放北路上,麦加利银行、四行储蓄会大楼、津花旗银行大楼、中南银行、华俄道胜银行天津分行、英国汇丰银行天津分行等建筑依然矗立,一栋栋古典欧式风格的大楼,记录着这座曾经的“北方金融中心”的繁荣。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初,天津曾是中国最早的金融中心。沿着海河划分的九国租界里,聚集了50余家银行、260多家银号、150余家外商和华商保险机构。

光阴荏苒。金融中心复兴之路的重新起航,是2002年12月戴相龙到来之后的事情,在调任天津市长前,戴相龙担任央行行长多年。

当时,这位“金融市长”带着“真金白银”和金融界的深厚背景来到天津,带来1997年至2006年国务院批准新设立的唯一一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渤海银行,带来了20多家外资银行,还曾争取过“港股直通车”。

天津明确提出“北方金融中心”的目标,是在2003年。滨海新区承载了天津金融复兴的梦想。

2006年6月5日,一纸政令让天津滨海新区成为全国金融创新的高地。当时颁布的《国务院关于推进天津滨海新区开发开放有关问题的意见》明确鼓励天津滨海新区进行金融改革和创新,提出“先行先试”原则,从此天津滨海新区走上了金改“快车道”。

“政策利好对资本形成了巨大的吸引力,各路资本纷至沓来,很多项目都在天津落地,像空客320这样‘央字头’的项目都来了。”曹华回忆说。

此后,天津成立许多私募股权投资金融机构,这其中就包括天津股权交易所。2008年国务院发文支持在天津滨海新区设立全国性非上市公众公司股权交易市场。当年5月,天交所建设纳入2009年天津金融改革创新20项重点工作,之后又列入天津金改“重中之重”。

成立8年多来,天交所市场累计为挂牌企业实现融资超过300亿元,其中直接融资超过92亿元(股权融资);间接融资超过208亿元(股权质押贷款等)。

天交所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底,天交所市场累计挂牌企业达到1050家,涉及18大行业74个子行业,市场总市值超过1250亿元。10%的挂牌企业到海内外更高层次资本市场上市,10%的挂牌企业成为细分产业、细分行业的领军企业。

“1000多家挂牌企业、两个10%的培育成果在全国股权市场中是独一无二的,从而形成了天交所的核心竞争力,奠定了在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中的重要地位。”天交所人士称。

在惠顾滨海新区一系列政策的驱动下,天津金融各项数据指标均出现快速增长,以天津金融业增加值为例,2016年为1735亿元,对比2006年金改伊始时的179.40亿元,十年涨了9.67倍。2017年一季度,天津金融业增加值在GDP的比重已达10.7%,占比创历史新高。

副产品

2010年前后,作为天津金改的副产品,各式各样的交易所纷纷设立,文化艺术品交易所、金融资产交易所、渤海商品交易所、贵金属交易所、排放权交易所……它们成为天津金融创新的急先锋。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交易所的注册地均在滨海新区,但它们的实际办公地点大多都在天津市区之内。一位天津金融界业内人士说,这是在利用滨海新区的优惠政策。

更令人担忧的是,野蛮生长过后,是交易所发展的良莠不齐,乱象丛生。同样被列入天津市2009年金融改革创新20项重点工程的天津文交所,就曾在2011年爆出艺术品股票 “疯涨”怪现象。

事件的导火索是2011年1月文交所首批上市两幅作品,由天津美术学院副教授白庚延创作的《黄河咆哮》和《燕塞秋》,以1元的发行价,共流通600万和500万份额。但上市短短两个月,这两幅名不见经传的画作就由600万、500万元暴涨至1.1亿元和9500万元,旋即引发公众对不受控制的艺术品份额交易的关注。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为了赚钱把艺术品拆成更小的份额,吸引更多的人参与。”曹华对本报记者说,“可最终它只是一幅画,到拍卖市场上得有一个整体的价格,没完没了地去炒,风险太高了。”

天津文交所为了遏制股价疯狂上涨,连续修改交易规则,也被投资者诟病过于随意和制度混乱。更出乎意料的是,2011年3 月28 日,文交所竟宣布无限期推迟开户业务。

无独有偶,天津贵金属交易所也在当年被推上风口浪尖。诸如全国唯一的做市商交易机制、递延费、保证金杠杆12.5倍全国最高……原本被业界称作的创新的交易制度、创新的交易体系,频频受到质疑。

“交易所与会员勾结绞杀客户”、“疯狂的12.5倍杠杆”、“高过夜费催生赌性”、“13个月成交额2800亿,9成客户亏损”,这些触目惊心的词句构成了对天津贵金属交易所的描述。

2011年,注定要作为一个特殊年份,写入天津金改的历史。天津的交易所乱象横生,宏观大环境下的流动性过剩、炒作风靡,“蒜你狠”、“豆你玩”、“姜你军”、“糖高宗”都成为当时的网络热门名词,但监管滞后,甚至缺位。

整顿

在曹华看来,一些金融乱象的起因,正是在政策大风刮来时为了创新而创新,过于急功近利地发展导致的。

2011年国务院下发《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对各地交易所进行整顿,尤其是实行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模式的交易所均已实行整改,天津文交所也不例外。

记者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中发现,直至2014年6月底,仍有损失惨重的天津文交所投资者在网络上投诉,并未收到政府方面的回复。文交所方面也拒绝访客,记者多次拨打客服电话,始终被告知客服忙碌无法接听;前往其新址环球金融中心津塔写字楼,当一楼前台接通位于32层的该单位电话时,马上就接通了的电话告知前台并不接待未通过客服联系的来访。

而天津文交所网站上的交易行情,也是一副“死而不僵”的形象:每日仅有两三个艺术品在交易中,除“生命百合”有180手交易量外,另外两幅作品仅有1手。

除了文交所以外,天津贵金属交易所、渤海商品交易所等采用“现货连续交易”的方式,亦受到一些投资者诟病。2016年11月底,天津市金融工作局在网络公开回复市民提出的针对天津渤海商品交易所和天津贵金属交易所的维权要求时公布,天津市交易所清理整顿工作尚未通过部际联席会议检查验收。

据交易所内部人士透露,整顿工作是以省级为单位进行,而天津之所以到现在还不能整体验收,主要卡在天贵所、渤商所等几个遭到严重投诉的单位。

同很多天津努力争取但最终落空的金融创新机会一样,“港股直通车”虽然最开始就与天津关联上,但若干年后,却迟迟未能落地,最终也与天津失之交臂,而“沪港通”“深港通”却先后落户上海和深圳的交易所。

2017年5月5日,证监会发布了将于7月1日正式施行的《区域性股权市场监督管理试行办法》,该文件要求区域性股权市场不得接收并为异地企业提供服务,并清退现有的跨省挂牌企业。

这意味着,在全国40余家区域性股权交易中心当中,曾有“以全国市场为定位”的荣光的几家,即天津股权交易所、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前海股权交易中心和重庆股份转让中心等,都将彻底告别这一历史。

天交所相关负责人员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清退异地挂牌企业这一规定并非突然出台,因而各区域股权交易市场早就开始着手整顿,现在天交所已无跨省挂牌企业。

再定位

问题也接踵而来,记者梳理资料发现,截至2013年8月底,共有包括山东、湖南、山西、浙江、江苏、福建、河北、天津、广东等地在内的13省29市出台奖励政策支持本地企业到天交所挂牌。而这样的好时光,已一去不复返。

天津该如何找到新的金改突破口?曹华认为,天津这些年金融创新高地试验的产品里,融资租赁是发展得比较好的。

“最初天津没有重点发展融资租赁,一开始的方向是做私募股权,注册的公司虽多,但实际经营的地方不在天津,也没带来多少税收收益。”曹华说,“融资租赁产业形成是因为天津制造业发达,有很多大项目都需要钱,这种市场自发的行为反而生存下来了。”

记者走访发现,融资租赁产业主要集中在港口附近,现在形成了不少融资租赁公司在天津港这边聚集。

据官方统计,2016年,天津市金融租赁公司资产总额5332亿元,占全国金融租赁公司资产总额的25%。而天津也把提升融资租赁全国领先地位列入天津金融业未来的发展规划和愿景当中,加快推进央企和大型企业集团在津设立金融租赁公司,推动已批筹的国泰金融租赁公司尽快开业。

天津在2017年设定的目标是,力争金融租赁公司租赁资产余额占全国金融租赁公司的28%左右,全国领先地位得到进一步提升。

据了解,融资租赁是“接二连三”的产业,即承接第二产业,联动第三产业,尤其是生产性服务业,天津地区乃至整个京津冀地区还有规模很庞大的制造业,相对于第二产业下降,制造业大多集中在腹地的上海和深圳地区,天津在目前的工业化阶段发展融资租赁还是有不少优势的。

曹华的观点是,“天津发展根本还是实体,它本来就是个工业城市,原来是轻纺工业,到现在其实要依靠滨海新区的制造业。”

金融要服务实体经济。天津金融工作局在回复本报记者时称,我们将充分发挥海河产业基金引导作用。用好天津市海河产业基金,打造新的基金品牌,服务先进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培育我市经济转型发展新动能。

据介绍,天津将进一步加快建设金融创新运营示范区,近期重点做好充分发挥海河产业基金引导作用、加快自贸试验区金融创新、确保金融安全稳定、巩固提升融资租赁全国领先地位、提升金融服务能力和水平、优化金融人才发展环境等六项工作。

对于天津金融改革创新的方向,南开大学滨海开发研究院副院长刘刚认为,未来金融创新的发展趋势是科技创新,谁科技创新搞得好,金融就快速提升。“是我的话不会把重心放在金融业,会把重心放在互联网上,引进阿里巴巴和腾讯的人才。如果有50万互联网的人才,根本不愁金融业。”他说。

更重要的是人才的缺乏,受访的多位学者均表达了这样的观点。但问题是,天津基本上都是重化工业,以机器生产机器,带动就业很有限。这跟产业结构有关,工业化城市都是这样,GDP长期高于收入水平,人民收入水平相比较低,但服务业为中心的城市就不是这样。而这样的收入水平,也很难对高精尖的技术人才形成虹吸效应。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