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竞争对手举牌后疑似补仓 中泰化学大股东紧急求援

作者:许金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6-2 21:55:58

摘要:中泰化学(002092.SZ)近日在深交所披露,公司二股东浙江富丽达已决定将所持部分上市公司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公司大股东中泰集团行使,委托期限约为两年半。

竞争对手举牌后疑似补仓 中泰化学大股东紧急求援

本报记者 许金民 成都报道

国企类上市公司居然也害怕“野蛮人”敲门。

中泰化学(002092.SZ)近日在深交所披露,公司二股东浙江富丽达已决定将所持部分上市公司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公司大股东中泰集团行使,委托期限约为两年半。

该项动作完成之后,中泰集团可行使表决权的股份比例将由21.08%上升至29.99%。

中泰集团突然向浙江富丽达求援,或为应对同行鸿达兴业集团的增持;由于高位大举买入股份,一次举牌后,目前鸿达兴业集团已经被套。

在被《华夏时报》记者问到对方是否正在补仓时,中泰化学方面不愿正面回应,相关负责人仅表示,达到二次举牌标准后,“公司自然会予以公告”;鸿达兴业(002002.SZ)方面则透露:“大股东的投资者行为,我们不是很清楚。”

紧急求助于二股东

中泰集团、浙江富丽达的这次结盟相当仓促。5月31日上午,双方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中午,中泰化学便对此进行了披露。

按照协议,浙江富丽达打算将其所持中泰化学1.16亿股对应的股东权利,不可撤销地、全权委托给中泰集团行使。

这些权利包括提案权、提名权、重大事项决策权等,委托授权期限为2017年5月31日至2019年12月31日。

协议签署之后,浙江富丽达尚余中泰化学8751.76万股,可自行行使股东权利。

中泰化学方面承认,之所以控制在29.99%,未超过30%,是不想触发要约收购。《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规定:“收购人拥有权益的股份达到该公司已发行股份的30%时,继续进行收购的,应当依法向该上市公司的股东发出全面要约或者部分要约。”

中泰化学大股东、二股东选择结盟,并不意味着他们之间的关系异常紧密。

原来,浙江富丽达之所以能成为上市公司的股东,源于中泰化学的一项重大资产重组,该重组的预案于2015年11月推出。

据此,中泰化学计划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浙江富丽达所持新疆富丽达43.61%的股权。

上述交易最终于2016年4月完成,新疆富丽达凭借着这次重组成为了中泰化学的全资子公司,中泰化学也如愿从氯碱行业跨界进军至粘胶纤维行业。

为了这项重组,浙江富丽达做了极高的业绩承诺。

他们保证,2016-2018年新疆富丽达合并报表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38亿元、5.49亿元、5.65亿元;母公司的净利润不低于4.66亿元、4.70亿元、4.90亿元,若未完成,将用现金进行补偿。

对赌协议签署后,由于粘胶纤维市场行情较好,2016年新疆富丽达圆满完成了任务;企业实际实现合并报表的净利润为6.45亿元,母公司净利润则为5.43亿元。

因而,目前,浙江富丽达、中泰集团、中泰化学三方相处得还算融洽。

中泰集团突然选择与浙江富丽达紧急结盟,中泰化学方面回应:“大股东持股比例本来就不高。”但在深圳龙腾资产研究员黄向阳看来,可能与中泰化学的另一位股东鸿达兴业集团有关。

被套后疑似正在补仓

资料显示,鸿达兴业集团成立于2000年9月,注册在广州,公司由周奕丰、郑楚英夫妇控制。

熟悉资本市场的投资者应该知道,该集团旗下已有一家上市公司——鸿达兴业,后者恰好也隶属于氯碱行业,与中泰化学互为竞争对手。

截至2016年底,中泰化学的PVC(聚氯乙烯树脂)产能为153万吨/年,是该行业的龙头老大,生产装置分布在新疆各地。

“鸿达兴业的PVC产能则为70万吨/年,目前在行业内排在第七位,生产装置位于内蒙古。”卓创资讯PVC分析师指出。

原本无交集的两家公司,此前因为资本市场上的一项举动开始有了联系。

今年4月,中泰化学突然宣布公司遭鸿达兴业集团举牌,后者买入的股份数量为1.07亿股,占比恰好为5%。

《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他们的这次买入始于去年11月,一直持续至今年4月;最低成交价格为11.28元/股,最高为13.74元/股。

在“持股目的及计划”一节,鸿达兴业集团透露这次举牌主要是“看好中国实体经济和PVC行业的发展前景,认可中泰化学的投资价值所进行的战略投资”。

在资本市场上,同行之间入股已比较常见,却也极易引发各种猜测。

去年,中核钛白(002145.SZ)的实际控制人李建锋就曾从二级市场悄悄购入龙蟒佰利(002601.SZ)的股票,一度成为龙蟒佰利的第七大股东。

金正大(002470.SZ)的实际控制人万连步很早便入股了鲁西化工(000830.SZ),直到今年1月,这位化肥行业的大佬才进行了减持,并从鲁西化工的“十大股东”名单中消失。

不同之处在于,鲁西化工对万连步的入股一直表现得极为淡定,龙蟒佰利则有点焦虑。去年8月,他们先是通过修改《公司章程》,增加预防恶意收购条款,以应对李建锋的“潜伏”;9月公司又迅速启动增发,借此稀释对方的持股比例。

连环出招之后终于收到效果,通过对比龙蟒佰利的2016年年报、2017年一季报股东名单,《华夏时报》记者发现,目前李建锋似已放弃了继续买入股份。

鸿达兴业集团的举牌让中泰化学有些紧张,在于他们给出的举牌理由是“战略投资”而非“财务投资”,这也仅是一种表述而已。

二级市场,现在中泰化学的股价已跌破11元/股,鸿达兴业集团的最低成交价格为11.28元/股,很明显,他们已经被套;继续增持不过是补仓,降低持股成本而已。

“其实中泰化学应该淡定一些,要知道他们是国企,鸿达兴业集团则是一家民营企业;未经允许,民营企业要想强行吞并国企,难度是很高的。”黄向阳补充道。

编辑:严晖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