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英国金融局原主席:债台高筑导致长期利率低迷

作者:吴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6-3 12:44:46

摘要:英国金融局原主席Adair Lord Turner说道:“一年前,几乎所有的全球经济预期展望都显得低迷、悲观,而IMF是一个中期的预期,2011年10月份到2016年10月份,每一次IMF都会下调经济展望的预期,尤其是对发达经济体的增长预期。"

英国金融局原主席:债台高筑导致长期利率低迷

本报记者 吴敏 北京报道

6月3日上午,2017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在京召开。英国金融局原主席Adair Lord Turner(特纳勋爵)说道:“一年前,几乎所有的全球经济预期展望都显得低迷、悲观,而IMF是一个中期的预期,2011年10月份到2016年10月份,每一次IMF都会下调经济展望的预期,尤其是对发达经济体的增长预期。去年年终的时候,我们上调了经济预测,包括中国的经济预测也上调了,所以人们对未来全球经济增长的信心方面有所提升,但是我还是要强调,有些东西并没有发生改变,尤其是现在的长期利率依然非常非常低。”

他表示,英国是第一个在1980年代便发行了与英镑汇率进行指数挂钩的债券国家。所以通过这个债券收益率的曲线展示出来的就是,在过去几年,长期的利率呈下行趋势,不仅仅是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这段时间,而是在过去数十年都是长期利率水平下行。

现在瑞士发行了长达50年的长期债券,也就是你给瑞士政府1000瑞郎,回报就是50年之后实际的利率能够达到800瑞郎。这并没有特别的吸引力,因为长期利率现在处于负值甚至是下行的状态。

关于为什么世界上会出现这种长期利率如此低迷的情况,Adair Lord Turner认为是债台高筑的问题。在发达经济体当中,从1950年到2007年的私人国内债务水平,个人债务占GDP的水平从1950年的50%增长到了2007年的150%以上,在过去的57年当中,个人负债占GDP的水平是逐年上升的。而个人负债债台高筑,必定会造成危机,一旦危机发生之后,债务不会消失,反而会随着经济体而继续积累下去,这会影响到所有的货币政策杠杆。

国际清算银行数据显示,发达国家在2007年、2008年以来,私营部门的债务水平有所下降,但是与此相抵消的是公共部门的债务占GDP的比例不断攀升。同时,全世界债务水平增长得非常快,尤其是发达国家的债务水平有所放缓,但是新兴市场的债务水平是不断地飙升,尤其是在中国,总债务占GDP的比例不断飙升,这并不是一个巧合,是有因果关系的。

他表示,全球经济在2008年之前积累了过高的债务,导致了美国和其他国家在2008年到2010年的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而为了解决经济衰退,中国必须要推动信贷的蓬勃发展,才能够拉动中国经济增长,尽管中国对美国的出口是不断地在下滑。

这样的环境下,问题不会消失,这个问题只是在经济体内部不断从一个部门转移到另外一个部门。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很难用一些传统经典的货币政策工具来拉动经济的发展。随着债务水平的上升,很多国家实施财务紧缩政策,公共支出不断上升,所以在利率非常低的时候货币政策是无效的,所以我们现在的选择就是,要么长期比较低的经济增长,低通胀,而且债务负担永远都不会减少。要么是像在希腊一样,直接是冲销掉债务,或者是像意大利一样。

在全球经济体制下,这种大规模的债务是没有办法直接把它冲销掉,如果冲销掉,也会导致通胀。而且现在利率水平如此低,如果利率水平接近0%的话,那么债务是会不断减少的,但是这会导致新的债务出现,我们就永远摆脱不了债务的包袱了。

他还说道:“在任何一定的利率水平之下,你如果想要储蓄更高、利率更低,这个时候利率必须要下调、减息,才能够调整储蓄和投资之间的平衡,任何的调整如果是利率来拉动的,会影响全球的储蓄率,或者是会影响全球的投资率。”

事实上,储蓄率和投资率之间是不平衡的。发达国家投资占GDP的比例在过去30年是下滑的曲线。这个趋势不管是不是有短期的因素,都具有深层次、结构性的影响。

这样的一个环境中,对于基础设施的投资变得越来越重要,而“一带一路”战略在宏观经济上就此而言是重要的。

他表示,中国的GDP负债率有大幅度的上升,这是中国总的信贷水平对于非金融行业的比重GDP当中的增加,从2005年到2016年不断上升,中国的GDP负债率不断上升,中国的投资率和储蓄率在2004年和2007年达到了一个高峰,2005年的时候GDP投资率已经到了4%,2007年有一个牛市,这个比例上升到了48%,然后就开始下降了,但是储蓄此后仍然是在上升的。

他认为,中国国内的投资率从现在开始会稳步下降。一方面是因为在私有部门当中,投资的成本越来越低,中国在价值链上会越走越高,机器人、自动化的成本会越来越低,中国会按照自己的需要建造足够多的高铁。但是最终总有一天,所有的高铁都建设到位了,高铁的投资也会下降。

在这样的环境中,“一带一路”恰好发挥了一个宏观经济上的必须的作用。“一带一路”战略对于实体经济和金融经济产生的影响,就实体经济而言,“一带一路”在构建一系列的能源和交通设施的基础设施支持增长新的贸易路线和供应链,这是供应方的效应。

另一方面,中国的钢铁和水泥产能是过剩的量非常大,可以通过交通基础设施的发展,开通一些新的贸易路线,将它去产能。

他强调,中国的开发银行以及国有经济和市场经济之间的混合,使得中国能够在全世界处在一个非常独特的优势地位,来对基础设施进行投资。

而随着特朗普推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一带一路”当中的绿色成分会变得更大。在“一带一路”推动基础设施的过程当中,这样的基础设施必须要对环境负责任,这样能够减少碳排放。碳排放是一个非常重要且需要解决的问题,不光需要基础设施,更多的是需要绿色基础设施。

对于中国来说,既有一个巨大的机会,也有一个巨大的责任,来在一个关键的全球挑战上发挥重要的作用,在这个全球挑战上,令人遗撼的是,美国总统已经决定退出,走向了错误的道路。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