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观点正文

货币与国家该如何配置?从欧元危机看比特币之悖论

作者:邵宇 陈达飞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6-5 11:21:33

摘要:现阶段,比特币甚至还不是一种严格意义上的货币,它更像是一种投机品,其市场价格从期初的不到 1 美元,至今已经超过 2000 美元,期间也因为技术危机、治理危机 和理念冲突等原因大涨大落,且交易成本还相对较高。比特币的“价值”源自何处?是人们的理想主义,对自由观念的崇尚,还是人们对比特币的乐观预期?

货币与国家该如何配置?从欧元危机看比特币之悖论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大楼的顶层走廊两边,一边是成员国的标志, 另一边是各个国家的法定货币,这种法定货币由主权国家之信用作背书。货币先于国家而存在,但自国家垄断了铸币权以后,货币就成了国家制度的一部分了。但欧元成了一种跨国界 的“主权货币”的特例。

欧债危机,也是欧元危机

1961 年,被称为“欧元之父”的罗伯特•蒙代尔提出了“最优货币区”的概念,论证了 多个国家,或一个国家不同地区组成货币联盟的可行性。正是在该理论的影响下,欧洲货币 联盟于 1999 年启动,截止 2015 年共拥有 19 个成员国。其实早在 19 世纪 70 年代,英国著 名经济学家白芝浩就预言:“不久以后,整个欧洲,除了英国,都将使用同一种货币”。但是, 欧债危机以来,欧元区的实践似乎也论说明了该理论的不足。笔者认为,欧债危机是货币与主 权分离、经济与政治分离的结果,而非导致欧元危机的原因。

货币演化至今,已然成了国家权力的表征。欧元能否生存,取决于欧元区国家对改革的信 念与坚持,欧元区最大的问题在于缺少足够的政治互信与政策弹性。在统一的利率水平下, 对于预期通胀水平较高的国家,实际利率较低,国内需求扩张将会导致工资和物价上升,商 品的国际竞争力下降。统一货币相当于固定汇率,使得贸易逆差国的失衡难以自发调整。长 此以往,必然是债务不断积累,如希腊、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国,持续的贸易逆差积累了大量 的债务,从而也成了欧债危机的薄弱环节,而德国的情况恰恰相反。萧伯纳的密友,英国女 演员帕特里克•坎贝尔夫人给“密友”下了个定义:在天鹅绒沙发上骚动,在双人床上沉静 恬睡。很显然,危机的降临,让欧元国家多了些骚动,再难以沉静恬睡了。

前英格兰银行行长默文•金在其新作《金融炼金术的终结》中说,“历史上任何一个成功 的货币联盟,其前置条件必然是成员国之间具备高度的政治互信”,德国当时加入欧元区的 看法也是:货币联盟必须在政治联盟形成之后的一段时间才能推出,而且可能是很长时间。 而当时南欧的观点却恰恰相反:以货币联盟倒逼政治一体化。实践告诉我们,欧元似乎将被 证明是早产儿,欧债危机是欧元危机的表现,政治联姻,从而加强财政协调,将是彻底解决 欧元危机的必选之路。当然,政治联姻的方式有很多种,但主权权力向货币联盟的妥协是维 护欧元的前提。那么,欧元的经验对比特币又有何启示?

欧元对比特币的启示

自 2009 年诞生以来,比特币获得了广泛认可,不同的国家对其包容性也呈现显著的差 异。从笔者的角度来说,比特币作为一种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最多只能获得暂时性和 局部的成功。现阶段,比特币甚至还不是一种严格意义上的货币,它更像是一种投机品,其 市场价格从起初的不到 1 美元,至今已经超过 2000 美元,期间也因为技术危机、治理危机 和理念冲突等原因大涨大落,且交易成本还相对较高。

比特币的“价值”源自何处?是人们 的理想主义,对自由观念的崇尚,还是人们对比特币的乐观预期?但这恰恰是比特币悖论之 所在。如果人们因为比特币的“货币属性”而投资比特币,当比特币真的成为现代意义 上的货币,其投资价值也会立刻消失。就像我们现在还有谁把纸币作为一种投资产品呢?另 外,比特币悖论还体现在 2100 万数量上限与通缩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即使其货币单位可以细分,但在数量固定的前提下,随着生产能力的扩大,每一单位货币的价值仍然是递增 的,也就是物价下降。所以,笔者认为,只要主权国家不认可货币只是一层“面纱” ,只要 央行货币政策仍然是逆周期管理的必要工具,那么去中心化货币就很难成为主流。

数字货币是货币制度演进的方向,但在可预见的未来,它还不会是比特币。中国人民银 行在推动数字货币方面表现出了相当的积极性,为此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数字货币,并不 是一个新的概念,黄仁宇在《万历十五年》对货币的“数字化管理”就有相应表述: “一个 稳定的和成熟的商业社会需要具有计算和记录整个社会资源的能力,任何资产的继承、转移 及交付信托导致的数量增减和去向都可以及时更新在案。唯有如此,这样社会的物质生活的 所有层面,不论是私人或公共,就可以在数字上加以处理”。他在书中表达了这样一个观点: 某种意义上,数字化管理的观念形成了中西“大分流”。

故事可以追溯到 1494 年,时值明孝宗年间,意大利数学家卢卡•帕西奥利发表《算数、 几何、比与比例知识》一书,提出了会计学原理,并将其发展成了“复式记账法”,为商业 资本主义发展建立了系统的账户体系。至万历十五年(1587 年),复式记账法已在西欧广泛 应用,而明朝政经衰弱,至 1644 年覆亡。随着信息技术革命的深化,历史或再一次处于“大 分流”的节点。黑格尔在《哲学史讲演录》中说,“历史和经验告诉我们,社会民众和政府 从来没有从历史中汲取经验,或者说政府从来也没有根据从历史中总结得出的经验去决策”。 记住黑格尔的话是有益的。

货币,无论是重要的,还是不重要的,都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国家权力的边界,就是主 权货币的边界,欧元困局给我们的启示是,货币全球化之前得有个去主权边界的过程。货币 的非国家化,在国家概念模糊之前,只能局限于理论上的探讨。(作者邵宇为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陈达飞为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 (编辑 严葭淇 主编 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7)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