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 全球变暖是一个骗局吗?

作者:赵灵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6-8 16:55:00

摘要:支持全球变暖的力量虽然在高歌猛进,产生了诸如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这样的明星人物,并且已经差不多成了一种政治正确,但对全球变暖提出质疑的也同样大有人在,而且其中也不乏很多科学家和专业人士。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 全球变暖是一个骗局吗?

当地时间2017年6月1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宣布美国将退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

赵灵敏

6月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玫瑰园宣布退出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这是继退出《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协定》后,特朗普宣布退出的第二个国际协议。

特朗普政府“退约”的理由是,《巴黎协定》将给美国带来“苛刻的财政和经济负担”。一方面,节能减排措施将损害美国的煤炭、石油等产业,减少就业;另一方面,按协定的要求,美国有义务为联合国“绿色气候基金”出资。副总统彭斯在其后的一场集会上也表示,如果继续遵守《巴黎协定》,美国的经济成长和特朗普核心基本盘的美国工薪家庭,将为此付出昂贵代价。

退约引发轩然大波

2015年12月12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196个缔约方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通过《巴黎协定》,要求各国努力实现在本世纪末将全球温度升高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的目标,并对发达国家提出了硬性的减排目标。在其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巴黎协定》就正式生效,成为有史以来生效最快的多边国际条约之一。目前,除了尼加拉瓜和叙利亚之外,地球上所有国家都参加了这项协议。因此不出意料,特朗普的举动在美国国内外引发了轩然大波,多国领导人表示遗憾和谴责,谷歌、苹果、微软、特斯拉、英特尔等科技公司领导人表示失望,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鲁格曼干脆认为美国已经因此成了“流氓国家”。

然而,和“禁穆令”等特朗普的很多施政举措一样,退出《巴黎协定》并不是要让所有美国人满意,而是要维护特朗普的基本盘,这些人才是把特朗普推到总统宝座的功臣,也是特朗普着力要讨好和笼络的,因此国内外的反对并不会动摇特朗普的决心。

而在特朗普的支持者圈子和共和党内部,“全球变暖是一个骗局和阴谋”早就是主流观点了。在总统竞选阶段,特朗普就指责全球变暖是一个骗局,而共和党其他几位主要候选人也基本都持相同的观点,连受到良好科学训练的退休神经外科医生、现任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长卡森也说:我知道,有很多人会说有所谓大量科学证明,但是没有这样的事,没有大量科学证明这是人为的而不是自然造成的。事实上,在共和党内部,特朗普也不是第一个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开倒车的共和党总统,早在2001年,小布什政府也在上台后不久宣布退出应对气候变化的《京都议定书》。

质疑变暖并非小众

因此,退出《巴黎协定》并不是特朗普心血来潮的鲁莽之举,而是有一定的群众基础,这些人和反对堕胎、反对同性婚姻、反对移民、反对枪械管制的是同一批人。而放眼全世界,支持全球变暖的力量虽然在高歌猛进,产生了诸如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这样的明星人物,并且已经差不多成了一种政治正确,但对全球变暖提出质疑的也同样大有人在,而且其中也不乏很多科学家和专业人士,这些人的论据包括:

首先,赖以得出全球变暖结论的数据并不可靠,甚至有作假的嫌疑。支持全球变暖的数据来自于遍布全球的气象站的测量。而早在2009年,美国就有机构通过对534个气象站的调查发现,按照美国国家海洋大气管理局的气象站标准,有56%的气象站是严重不合格的(误差高于5摄氏度),87%的气象站是不合格的(误差高于1摄氏度),而这些不合格气象站的测量数据多数是偏向暖化一边的。另外还有人发现,直到21世纪初,海洋温度的测量往往是在高温的轮机舱里完成的,直到这几年才由独立的浮标和机器浮台在开放海域中单独测量完成,这就导致早期的海水温度测量结果可能会比实际更高。

其次,全球变暖是自然原因造成的,人类活动的影响微乎其微。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在其2003年出版的自传《治国方略》中就质疑气候变暖论背后的主流科学预测——海平面上升被夸大了吗?影响全球气候的主要力量真的是二氧化碳,而不是诸如太阳活动这样的自然因素?她蔑视末日论者,并嘲笑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昂贵且对经济有害”的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计划是徒劳的。2007年,英国广播公司播出了一部叫做《全球变暖“大骗局”》的纪录片,认为引起全球变暖的主要原因并不见得是人类活动,而很可能是太阳黑子和宇宙射线。

第三,那些和全球变暖相关的预测很多并没有发生。比如那些被预测将会在2010年消失的岛国还在海平面以上,喜马拉雅冰川也不太可能于2035年前融化,海平面升高导致大量气候难民的现象没有发生,也没有出现大量物种灭绝的事情。而与全球变暖的预言相悖,近年来全球多地出现了极端寒冷的天气。因此也有一些科学家认为,全球变冷而非变暖才是今后100年的发展趋势,主要原因是太阳活性和辐射角度发生变化,导致其释放到地球表层的能量在慢慢减少。

第四,鼓吹全球变暖已经造就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他们用公益和良心掩盖自己对利益的追求。比如戈尔,身为全球最大的碳交易公司美国碳交易系统控股公司的大股东之一,戈尔通过直接投资和为这个庞大市场提供顾问咨询和演讲,已经赚取了过亿美元的财富,而一旦美国国会进一步限制二氧化碳的排放,戈尔的个人财富还会进一步增长。然而,据美国媒体爆料,一向被尊为环保斗士的戈尔,其位于田纳西州纳什维尔市豪宅的用电量大约是普通美国家庭的15倍,普通中国家庭的100倍。

如果用上述论据去解释的话,那么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对全球变暖的影响几乎是不存在的。但从外交的角度看,美国的退出仍然是一件大事,和美国背弃自由贸易原则一样,它意味着美国选择了一条自绝于国际社会、拒绝承担国际责任的道路,这对美国的国际地位和全球格局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作者为资深媒体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