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山东信托IPO搁浅 上市之路再添变数

作者:吴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6-9 19:44:01

摘要:事实上,除了山东信托本身所面临的种种困境之外,在监管高压之下,整个信托业目前也都面临着史无前例的挑战。

山东信托IPO搁浅 上市之路再添变数

本报记者 吴敏 北京报道

山东信托上市之路刚刚跨出实质性进展的一步,便迎来变数。3月底,山东信托赴港IPO的招股说明书被港交所标注为“失效”。更为不幸的是,5月18日,其持有的*ST新都发布公告称,公司5月17日收到深交所《关于深圳新都酒店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5月16日,深交所决定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在经历ST新都连续多个跌停后,山东信托市值大幅缩水。与此同时,今年以来,信托业也迎来监管重拳,行业发展受限。这家意欲打破22年没有信托公司IPO的破冰者,如今正“如履薄冰”。

赴港IPO搁浅

据了解,山东信托注册资本20亿元。前三大股东分别为山东省鲁信投资控股集团、中油资产和山东高新投,分别持股63.02%、25%和6.25%。其中,第一大股东山东鲁信投资控股还是山东高新投实际控制人,系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山东信托69.27%。此外,山东鲁信投资控股还是集信托、银行、证券和基金等多项金融业务的地方金控平台。

为了IPO顺利进展,山东信托在2015年和2016年完成股份制改制和管理层调整工作。

2015年7月,山东信托正式更名为“山东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顺利完成股份改制工作。

2016年8月,山东信托原总经理王映黎升任董事长,万众出任山东信托总经理,万众此前为山东鲁信投资控股旗下的山东鲁信实业集团副总经理,在信托领域有20年经验。山东信托管理层也调整完毕。

数据显示,2013年、2014年和2015年,山东信托净利润分别为8.9亿元、9.86亿元和10.76亿元。根据4月28日,山东信托披露的2016年报显示,其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13.6亿元,同比下降22.3%;实现净利润8.84亿元,同比下降14%。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山东信托招股书披露,2016年1-5月,该公司营业收入3.78亿元,同比下降62.15%;净利润2.83亿元,同比下降50.91%。也就是说,为备战IPO,2016年6-12月,山东信托可谓使出了“洪荒之力”来扭转乾坤,实现营业收入近10亿元,净利润超6亿元。信托资产管理规模达到2615.7亿元,同比增长6.2%。其中,单一型信托依然是构成的主力,规模达1746亿元,占信托规模的66.75%;集合信托业务有所发力,规模达到707.3亿元,占比27%。在收入结构中,2016年山东信托实现信托业务收入9.43亿元,占全部收入的69.08%。

虽然做了种种努力,依旧没躲过3月以来的种种变数。3月底,山东信托赴港IPO的招股说明书被港交所标注为“失效”。

一位券商投行部人士向记者表示:“IPO‘失效’,有可能是财务数据没更新,这跟其投资状况或许也有关系。”

对此,记者于6月8日致电山东信托信息披露部门求证,被转至媒体对接部门后,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踩雷退市股“新都退”

招股说明书刚“失效”,山东信托又迎来一击“重雷”。

深圳老牌酒店上市公司“新都退”5月17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公司日前收到深交所《关于深圳新都酒店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公司股票将被终止上市。后续公司股票将自2017年5月24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30个交易日,股票价格的日涨跌幅限制为10%,退市整理期届满之后,深交所将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

而截止到6月8日收盘,“新都退”已经从4月29日的最高点7.96元跌至2.78元,已经是连续10个交易日收一字跌停板。

记者查阅“新都退”十大流通股东发现,其第六大股东山东信托,持股数量736.05万股,占流通股比1.71%。

事实上,山东信托是在2009年底持有221.59万股“新都退”的股票成为十大股东。2010年一季度,山东信托一次性增持1046.49万股,增持后持有“新都退”1268.0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85%。此后,山东信托对其进行过4次减持,至2016年一季度末,山东信托持有公司564.22万股;2016年4月,“新都退”实施每10股转3.04股后,山东信托最终持有其736.05万股至今。

值得一提的是,若“新都退”30个退市交易日全部跌停,山东信托目前所持有的股份最大将缩水5500万元。

一位大型信托公司人士向记者表示:“可以通过并购重组,注入优质资产自救,不过证监会在控制这一块,也就没有其他办法了。”

根据相关规则,公司股票将在退市整理期届满后的45个交易日内,进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即“新三板”)进行挂牌转让。

由于新三板门槛高、流动性差等特性,“新都退”进入新三板后,想要“咸鱼翻身”短期内几乎不太可能。

多位券商投行部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估计没人做接盘侠了。”

严监管下上市之路更添艰难

事实上,除了山东信托本身所面临的种种困境之外,在监管高压之下,整个信托业目前也都面临着史无前例的挑战。

3月份以来,监管部门尤其是银监会密集出台一系列政策规定,集中整治“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不仅限制了银行资金向信托的流入,还加大了对以规避监管为目的的通道业务整治的力度。

在2017年以防风险为监管的总基调下,通道业务成为监管的重中之重,这对信托业资产管理规模的增长和盈利都造成巨大的影响。同时,财税140号文,明确了资管产品运营过程中发生的增值税应税行为以管理人为纳税人,更是让信托业务的开展雪上加霜。

近期,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更是联手祭出监管“杀手锏”,信托通道业务遭全面“封杀”。房地产信托项目、政信类信托项目等投资领域均陷入困境。

山东信托在年报中表示,根据“十三五”战略规划和转型目标,公司信托业务将紧紧围绕资本市场、房地产市场、基础设施市场、家族传承等资产管理细分领域,提高自主管理能力。突出自有资金主动投资创利职能。提高海外资产配置和管理能力。

如今,资本市场一蹶不振,房地产市场亦四面楚歌,海外投资受限,新业务盈利模式尚未形成。在这样的背景下,信托公司的盈利模式难有持续性。

上述券商投行部人士向记者说道:“信托业绩暂时肯定没问题,主要是政策限制。由于信托产品属于私募性质,这与上市公司要求的公开信息相违背,使得信托公司上市之路举步维艰。”

山东信托也在招股书风险提示中称:“公司股份日后在公开市场大量出售可能会对H股当时市值和日后筹集额外资金能力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