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大资管时代下的创新与监管:系统整体利益大于成本即可

作者:吴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6-9 19:55:38

摘要:近年来国内大资管领域突飞猛进的发展,更让现实和理论之间的失衡体现得淋漓尽致。从去年底开始启动的金融去杠杆,监管层面对最直接的挑战是如何让业界信服其逻辑,这几乎也是金融监管永恒的难题。

大资管时代下的创新与监管:系统整体利益大于成本即可

本报记者 吴敏 北京报道

改革开放以来,资管行业从无到有,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证监会数据显示,截止到2016年6月底,我国资管业务的规模扣除重复计算已达到60万亿人民币,接近全国GDP总量。与此同时,随着居民财富的积累以及理财意识的增强,这个数字还将进一步变大。一些机构预测,到2020年我国的资管行业规模将达到180万亿。在此背景之下,资管行业的发展不仅关系到金融体制进一步改革。也必将对中国的未来发展和走向世界产生重大影响。但资管行业面临的挑战也十分巨大。有来自监管的挑战,也有来自创新的挑战。

去杠杆是金融监管永恒难题

2017年6月4日,在2017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政、商、学界人士就“大资管时代的创新与监管”展开讨论。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理事长兼院长吴晓灵表示,本轮金融危机之后的业界经验证明,传统的信用创造机理和由此而构建的监管理论都已面临极大的冲击。近年来国内大资管领域突飞猛进的发展,更让现实和理论之间的失衡体现得淋漓尽致。从去年底开始启动的金融去杠杆,监管层面对最直接的挑战是如何让业界信服其逻辑,这几乎也是金融监管永恒的难题。

吴晓灵指出,要降低金融系统潜在的破坏性,相应约束其效率就不可避免。至少,从机理上摸透业态发展对整个社会信用创造的影响是必要的。而在现实中,不光监管在努力探寻其中的逻辑,聪明的金融机构其实也在不断探索,以期在市场变化中寻求机遇。所以,不论监管架构如何构建,要想在微观上永远平衡好发展和风险之间的矛盾是不现实的。我们所能期待的,只是在不同阶段抓住最主要的问题,让系统整体的收益大于成本就好了。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党组成员、副理事长王忠民认为,“大资管时代,监管应从过去的准入、量化、价格监管,向信用监管转变。”王忠民指出,随着资产类别的增多,人们在不同资产类别中可以有丰富多彩的、交叉的、多维的各种选择,而这些市场新的表现却给监管带来困扰。如果继续沿用准入、量化、审批、规定价格区间的逻辑监管,市场就会损失一个东西——丰富多彩的创新。

因此监管应该调整一个基准,不管具体行为,只根据资管产品的本质强调针对“信用”的监管。基于信用风险的监管,可以规避市场中的欺诈行为,用非信用的逻辑攫取不当收益的行为,给市场留下无限的创新空间。

对于如何实现统一标准规制推动资管行业规范发展,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局长陆磊强调,有五方面的事需要重点做。

第一,坚持功能监管和机构监管相结合,分类统一制定标准、规制。第二,加强宏观审慎管理,建立宏观审慎建设框架。第三,实施穿透式监管。第四,严格行为监管,强化金融机构的勤勉尽责义务。第五,回归资产管理的业务本质,打破刚性兑付。

陆磊指出,资管业务本质上是经营机构的表外业务,收益和风险均由投资者享有和承担,应该明确要求经营机构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并加强对投资者的教育,强化卖者尽责、买者自负的投资理念。推动预期收益型产品向净值型产品转型,使资产价格的公允变化,及时反映基础资产的风险,让投资者在明晰风险的基础上自担风险。

资管行业必须解决刚兑问题

与此同时,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认为,伴随着大资管时代的到来,财富管理行业也将应运而生。为了促进资管行业未来快速健康地发展,唐宁认为科学合理适合投资人的资产配置非常重要,中产阶层、大众富裕阶层和高净值客户可以利用不同的资产配置方式实现财富的保值增值。对于高净值和超高净值的客户而言,满足其需求的资产组合应当是跨地域国别、跨资产类别的,并且利用母基金的方式超配一定比例流动性较低但收益较高的另类资产。同时,高净值客户可以通过理财规划师进行资产配置,而中产阶层、大众富裕阶层可以通过机器人投顾、智能理财配置资产。

百度副总裁张旭阳认为,不管是资产配置还是财富管理业务服务,都需要重新审视一些投资者的门槛和条件。他表示,资管行业的发展变化有模式之变、投向之变、体制之变和参与者之变等,当前的互联网已经进入人工智能阶段,而人工智能、大数据和区块链,会成为金融科技在场景革命之后,新的金融科技革命2.0的核心技术。

中投公司原总经理李克平指出,中国大资管行业还处在大而不专、多而不精的状态,而刚性兑付的预期是市场中面临的一大杀手。他称,资管行业发展的过程中,我国面临一个长期不能解决的顽症,就是刚性兑付,或者叫由刚性兑付的一些事件引发了比较普遍的刚性兑付预期,这是资管行业发展的大敌。一、破坏了风险定价,影响了市场配置效率;二、投资者有刚需兑付的预期,机构的投资能力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三、产品也变得没有意义。

所以资管行业的发展必须解决刚性兑付的问题,加强监管的统一协调,明确违规、界限,建立公平的市场环境,实现标本兼治。中国资产管理行业有巨大的发展潜力,但是有一个稳定、长期、严格的依法和执法的框架和环境,才能促使中国的大资管真正成为名副其实的资管,为中国经济做出贡献。

而对于资产管理者而言,又面临哪些挑战?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顾问委员会委员、澳大利亚主权财富基金未来基金原主席Mark Burges认为,有四个方面的挑战:一、在现有的非常低的利率环境下,难以找到高回报的投资机会;二、在股票投资方面,人们开始利用技术驱动、被动投资等思路,资管费用减少;三、金融科技(Fintech)以及新技术的出现,使得行业的成本结构发生变化;四、世界上有太多的资本在追逐回报,一方面回报偏低,另一方面资本非常多。

Mark Burges认为,资产管理市场上应当有尽可能有深度、尽可能多的投资品种,因为中国非常强调稳定,资管行业必须要能够管理好风险,且正确做出决定。在风险管理方面,资管行业必须互相监督,作为专家必须能够大胆地说出发现的风险,确保整个资管行业良好地运行。资产所有者和资产的管理者应该和监管机构有更好的合作,建立起更好的沟通渠道,彼此信息共享,这将有利于做出深度的资本管理市场,使行业的从业者愿意开发更好的产品。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