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上合扩容:何处才是最佳西向边界?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6-15 11:32:05

摘要:完成印巴入盟手续后,上合应该暂停扩容考虑,努力消化新的增量问题,并集中精力加强经济互动,确保双引擎保持平衡。再者,也要坐等纷乱的中东继续洗牌,坐等地区博弈尘埃逐步落定。

上合扩容:何处才是最佳西向边界?

6月9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七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这是小范围会议开始前,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集体合影。新华社记者丁林摄

马晓霖

6月9日,上海合作组织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举行峰会,正式批准印度和巴基斯坦加入。至此,这个由中国、俄罗斯及中亚四国发起并走过16年的区域安全及经济合作组织,完成规模庞大的首次扩容。

吸纳印巴加入,是一次改变世界地缘和经济格局的重大举动,上合八国将成为立足欧亚、影响全球的庞大区域组织:合计国土面积达到3396.5万平方公里,约为欧亚大陆五分之四;总人口超过31亿,约占世界总数的44%;GDP总量达15万亿美元,超过全球总量的24%。

通过这次扩容,上合实现了从太平洋到印度洋的战略横跨,首次坐拥欧亚大陆腹地、两厢面向辽阔水域的独特地理条件,与成就美国的自然环境优势趋同。然而,这并非上合扩容的最后边界,印巴后面的候选国和意向参与者已排成长队,包括伊朗、阿富汗、蒙古、白俄罗斯、斯里兰卡、土耳其、阿塞拜疆、亚美尼亚、柬埔寨和尼泊尔等。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这次峰会上表示,上合正在变成世界的重心之一,也是当前世界秩序的根基之一。上合相关成员国领导也认为,此次扩容将为下一步发展奠定坚实基础。那么问题来了,向西扩展到哪里,才是上合的合理终点和最佳边界?从欧亚地缘关系看,最急切盼望加入上合的伊朗和土耳其,已足够让八国上合反复盘算利弊得失;从全球力量格局看,北约向东,上合向西,两大力量的对冲将给世界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同样需要仔细权衡。

卡塔尔风波:上合西扩的直播版警钟

上合成员国代表皆大欢喜地在阿斯塔纳举杯庆贺扩编成功的同时,波斯湾水域陷入惊涛骇浪,由沙特和埃及等国发起的“断交风暴”正在残酷地席卷半岛小国卡塔尔。这场罕见的窝里斗表面是由卡塔尔容留穆斯林兄弟会等所谓“恐怖组织”引发,实则要截断卡塔尔与伊朗的亲密关系。

自1979年建立伊斯兰共和国以来,由于输出包括反对世袭制、反对王权、反对资本主义及反对犹太复国主义等内容的“霍梅尼主义”,以波斯人为主体民族并作为伊斯兰教什叶派大本营的伊朗,成为沙特等周边阿拉伯君主国的战略对手,并扮演起逊尼派占据主导力量的伊斯兰世界的宗派挑战者,催生了6个阿拉伯君主国抱团取暖的区域一体化组织海湾合作委员会(GCC)。

两大阵营的博弈随着2003年萨达姆政权垮台,以及2011年“阿拉伯之春”引发的地缘海啸而在整个中东迅速扩大,以伊朗为中心,以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政府及也门胡塞武装为盟友的“什叶派之弧”在俄罗斯支持下快速崛起,不仅与沙特等对手直接在伊拉克、叙利亚和也门三大热战场展开直接博弈,其势能也波及各君主国的内部稳定。

这次来自波斯湾东岸多国对卡塔尔的舆论、外交和经济绞杀,是继沙特和埃及等国将埃及穆兄会、黎巴嫩真主党和巴勒斯坦哈马斯标定为“恐怖组织”之后的深度清理门户,是以摊牌方式逼迫这些阿拉伯阵营的力量同伊朗彻底切割,是两大阵营传统博弈的现实演绎,也是地缘斗争的连环套之一。

颇具戏剧性的是,卡塔尔仗着财大气粗且保有美国在中东最大军事基地而不肯妥协,致力于加入上合的伊朗和土耳其作为卡塔尔同盟者隆重登场,上合新秀巴基斯坦也果断加入棋局。伊朗表示将尽一切努力援助卡塔尔,并向其敞开3个港口,打破沙特和阿联酋的海陆空封锁。土耳其则决定向卡塔尔派出3000人驻军,巴基斯坦也决定向卡塔尔派兵两万。

土耳其近年因同情穆兄会而与埃及、沙特关系陷入僵冷,它们都是中东传统霸主或霸权角逐者。土耳其也曾与伊朗在伊拉克和叙利亚针锋相对,但是,自从去年安卡拉发生未遂政变后,土伊变成战略盟友。巴基斯坦是埃及、沙特和土耳其的忠实盟友,也同属逊尼派,这次出兵卡塔尔,很难说这是帮卡塔尔维稳,还是帮沙特掣肘土耳其,抑或扩大自身的影响。巴基斯坦曾因追随沙特干涉也门内战而遭遇国内危机,也门内战同样是沙特与伊朗颠覆代理人的博弈,并呈现明显的地区教派冲突色彩。

波斯湾和地中海:上合应该慎入的温柔深渊

5个伊斯兰大国的恩怨同时聚集在卡塔尔,足以让读者晕菜蒙圈,也足以让我们对上合继续西扩特别是将伊朗和土耳其纳入其中,保持足够清醒和慎重。单从国土面积、人口数量、自然资源、经济发展和文化影响力等维度看,吸纳伊朗和土耳其对上合都是利好,无疑将扩大这个区域安全组织的综合实力和话语权。然而,这对单一民族为主体的国家,又恰恰是襟连“五海三洲”的十字路口大户,吸纳它们加入必须考虑到长远的外溢效应。

吸纳伊朗无疑把上合边界西拓至波斯湾,直接与阿拉伯世界接壤。伊朗加入上合显然会提升其地缘政治影响力,拓展经济发展空间。对上合而言,伊朗加盟将在中亚和西亚逊尼派伊斯兰国家间建立起隔离地带,有助于遏制当下宗教激进势力东进。但是,反过来而言,上合纳入伊朗可能得罪沙特等多个阿拉伯国家及地区大国以色列。

从平衡的角度看,参照印巴同时加入模式,如果在吸纳伊朗后邀请GCC成员加入上合,地跨亚非的另一个大国埃及怎么办?如果邀请埃及加入,是否意味着上合还要逐步纳入马格里布地区进而最终将西部边界推至大西洋?将伊朗、阿拉伯世界和以色列都纳入上合,能解决长达70年的中东争端吗?

土耳其的战略地位和麻烦不在伊朗之下,它既是早期北约成员,又是苦恋欧盟的亚洲国家,堪称北约和欧盟东扩进程在地中海的前哨。土耳其加入上合的热切随着与欧盟的渐行渐远而日益降温,作为G20成员,土耳其入盟显然会使上合更加兵强马壮。

然而,接纳土耳其意味着上合不仅将整个西亚纳入囊中,而且意味着开始与巴尔干半岛接壤,深入被欧洲人视为后院的中东腹地,还意味着土耳其将面临双重身份抉择:北约土耳其还是上合土耳其?尽管上合不是针对第三方的区域安全组织,但作为安全信息共享和集体防范打击“三股势力”的安全共同体,势必难以承受这种北约与上合角色交叉重叠的状况。美国迫使土耳其放弃购置中国的红旗-9导弹,就是借口威胁北约安全体系。

从更宏观的层面看,北约一直没有放慢东扩脚步,最新动作是将黑山共和国吸纳为成员;北约也一直没有停止南下势头,从介入阿富汗维稳到武装干涉利比亚内乱。因此,美国主导的北约与中俄主导的上合是天然的战略竞争者,双方过去相安无事,因为上合羽翼未丰、成员有限且范围不大,双方战略边界仅仅通过俄罗斯有所交集。如果上合持续扩容,特别是将伊朗、土耳其、亚美尼亚和白俄罗斯等纳入,两大安全集团迎头对进,锋面不仅延长和扩大,而且变得十分复杂,也必将对世界安全格局和地区地缘关系产生持久影响。

因此,完成印巴入盟手续后,上合应该暂停扩容考虑,努力消化新的增量问题,并集中精力加强经济互动,确保双引擎保持平衡。再者,也要坐等纷乱的中东继续洗牌,坐等地区博弈尘埃逐步落定。一如创业公司的成长,上合不太会在初期遭遇重大危机,而有可能在升级、扩展阶段陷入灭顶之灾,至少不能让它成为另一种版本的华约组织。(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专家、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学院教授、博联社总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