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郭台铭率豪华财团买东芝芯片 西部数据横插一刀想独家谈判

作者:卢晓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6-16 21:05:54

摘要:6月15日,东芝芯片业务的竞购者之一美国厂商西部数据(Western Digital)在美国加州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在仲裁法院结果出炉前,禁止东芝出售半导体事业。

郭台铭率豪华财团买东芝芯片 西部数据横插一刀想独家谈判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 卢晓 北京报道

中国台湾代工巨头鸿海对日本东芝芯片业务的收购再添变数。

6月15日,东芝芯片业务的竞购者之一美国厂商西部数据(Western Digital)在美国加州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在仲裁法院结果出炉前,禁止东芝出售半导体事业。

在激烈的竞购中,鸿海组织的豪华财团阵容显示了其对东芝芯片业务的势在必得。在代工业务之外,鸿海的下一个“苹果”会是谁?

收购变数又增加

西部数据一直是东芝出售芯片业务的反对者。

今年5月西部数据便通过国际商会仲裁院发起仲裁程序,要求东芝停止将双方的合资资产分拆为独立公司“东芝内存”,并且不得在没有得到西部数据旗下闪迪(Sandisk)同意的情况下出售这部分业务。

存储业务是东芝的核心业务。据东芝2016财年半年报显示,当期其存储业务的营收占到总营收的24%,但运营利润则占到整个公司的66%。据《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了解,东芝目前是全球第二大NAND闪存芯片厂商,仅次于三星。

西部数据反对的最终目的是希望自己能获得东芝芯片业务的独家谈判权。消息称,西部数据计划以2万亿日元(约合182亿美元)收购东芝芯片业务。西部数据在2016年以160亿美元收购存储芯片厂商闪迪。引发争议的合资公司股份便是东芝此前与闪迪在日本三重县四日市共同经营的芯片厂。

西部数据诉诸法律的原因之一在于自己在东芝芯片业务竞购中并不处于有利地位。

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近日透露了由鸿海领衔的豪华财团的部分阵容。他表示,戴尔、金士顿科技、苹果等企业已确定加入,因为它们的产品在使用东芝的半导体,可以支撑起经营。他同时透露,亚马逊已接近加入,鸿海与谷歌、微软和思科的谈判仍在进行中。但郭台铭并未透露其对东芝的报价,以及苹果等公司在其中的投资规模。

郭台铭同时透露,希望鸿海与夏普的出资比率控制在40%以下,东芝的出资比率至少维持在15%。他还表示,为了追赶全球排名第一的韩国三星电子,其领头的财团将大力进行研发投资。

鸿海一直是东芝芯片业务的坚定竞购者。此前曾有消息称,鸿海向东芝芯片开出了3万亿日元(约合270亿美元)的报价,在竞购者的出价中排名第一。

但鸿海在这桩竞购中同样不具有优势。郭台铭在6月14日指责东芝半导体业务的买家挑选由日本经济产业省一手主导不公平。他同时称,经产省的举动前所未见、未来法庭上见也不奇怪。

日媒消息称,东芝计划在6月21日决定最终买家,而鸿海并不在决选名单中。消息称包含韩国芯片厂商SK海力士、美国私募股权KKR在内的“美日韩联盟”呼声最高,另一被看好的买方团则由美国博通(Broadcom)公司为首。

买东芝芯片的原因

鸿海在今年3月首次公开表态竞购东芝芯片业务的意向。

3月1日,郭台铭在广州出席10.5代线开工仪式时对外表示,鸿海正在竞购日本东芝的半导体存储业务。这是他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做出明确表态。

他在当日的采访中表示,出资东芝存储业务的目的是为了应对因人工智能等领域不断发展而出现增长的数据中心需求。他强调,未来大数据、海量资料与8K影像都会用到更多储存装置。富士康是全球最大的服务器制造厂,未来将需要更多更大量的储存设备,以满足市场需求。而东芝掌握的最新型存储媒体“固态硬盘(SSD)”也被郭台铭特别强调。他认为,固态硬盘具有出色的节能性,掌握着未来产业的关键。

奥维分析师崔吉龙也对《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表示,鸿海收购东芝半导体一方面是为了做8K布局,一方面还是为了做自己的芯片。这是鸿海对于全产业链布局的延伸。

在斥巨资竞购东芝的存储业务背后,鸿海正极力摆脱对最大客户苹果的依赖。

2016财年,鸿海的营收出现了自1991年上市以来的首度下滑。当期鸿海精密的营收为4.35万亿新台币(约1363.8亿美元),相比2015年下滑了2.81%。郭台铭在今年2月接受采访时否认鸿海在2016年的营收下滑源于新一代iPhone销售走弱。他表示,富士康承担了大量国产手机的设计和生产,国产手机销量的上升为他们带来利好。

事实上,鸿海不仅希望摆脱苹果,还希望去除鲜明的代工烙印。鸿海早已通过眼球计划、智能机器人以及收购等战略在多个领域四处出击。

鸿海在上游面板领域投入众多。最新的传闻是鸿海将在美国威斯康星州设立面板厂。但鸿海在6月15日的声明中表示,其正在探寻赴美扩充现有业务的潜在投资契机,且积极地和美国联邦和地方政府官员就相关计划进行磋商,但时机尚不适合对外证实。今年1月,郭台铭曾透露,其考虑在美国设立面板制造厂,总投资超过70亿美元。

此前,郭台铭身为第一大股东的日本面板企业SDP(堺显示器株式会社)投资610亿元人民币的10.5代线正在广州破土动工,项目一期规划在2019年6月完工。

与此同时,鸿海也通过收购拿到许多终端品牌业务。

2016年8月,日本夏普公司在官网宣布,其已接受鸿海精密3888亿日元(253亿元人民币)注资,正式成为鸿海的子公司。而在2016年5月,鸿海还以3.5亿美元拿下了诺基亚的功能机业务。鸿海此前还推出过自主品牌InFocus。

投资领域也成为鸿海的涉猎之地。2月24日,日本软银集团宣布,将把设在新加坡的投资资产管理公司(APAC)改为与台湾鸿海精密工业合资经营。鸿海子公司富士康科技集团将向该投资公司出资6亿美元,获得54.5%的股权。据悉,APAC今后将主投IT等相关领域。

看起来,鸿海在诸多领域的出击均显得顺风顺水。而眼下需要考虑的是,如果鸿海在东芝芯片业务的收购中出局,它在芯片领域中将如何重新布局?

责任编辑:黄兴利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