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环境商会会长赵笠钧:环境问题没必要“恐慌”

作者:马维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6-19 17:28:23

摘要:如今,环保产业正在面对前所未有的乱局,“水十条”“土十条”“大气十条”等三大“十条”迎来PPP;并购重组加剧,“野蛮人”大举涌入;低价竞标层出不穷,建筑企业抢了环保企业的饭碗等。未来,环保产业将何去何从?

环境商会会长赵笠钧:环境问题没必要“恐慌”

本报记者 马维辉 北京报道

如今,环保产业正在面对前所未有的乱局,“水十条”“土十条”“大气十条”等三大“十条”迎来PPP;并购重组加剧,“野蛮人”大举涌入;低价竞标层出不穷,建筑企业抢了环保企业的饭碗等。未来,环保产业将何去何从?

从屠宰废水到煤化工废水,再到市政污水,博天环境的每一次转型似乎都踩准了“步点”。2014年,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会长、博天环境集团董事长赵笠钧判断,未来环评制度一定会迎来改革,排污许可证制度将是方向,这就需要第三方机构来做监测检测,据此博天环境布局了博慧科技。事实证明,2015年时任环保部长陈吉宁上台后,第一个改革目标就是环评机构脱钩。到了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又印发《控制污染物排放许可制实施方案》,开始构建以排污许可制为核心的新型环境管理制度体系。

“我们总是努力试图前瞻性地做出判断,我认为环保产业现在比拼资本、比拼工程只是阶段性的,未来更多的将是源头减排,绿色生产、绿色消费会成为主流。”赵笠钧说,“所以博天希望成为一个‘水岛’,参与到客户供水、排水的整个环节中去。”

环境问题没必要“恐慌”

“从我们产业的角度,对污染问题不像民众那么恐慌,因为我们感受这些问题都在持续地解决。”赵笠钧说,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自2007年成立以来,就一直致力于发挥产业的力量,改善环境质量。

他表示,现在民众最担心的污染问题是大气,例如最新爆出的臭氧污染,实际上这个问题存续已经很久了,只不过民众以前不知道,大气环境检测每年不达标天数最多的就是臭氧,而不是PM2.5。

“大气问题的根源主要还在产业结构,只要产业结构调整了,能源结构升级了,再辅之以一些施治,就能比较快地解决。因为大气没有存量的问题,一阵风就刮没了。”他说。

水的问题则更加复杂,不光有地表水污染,还有地下水污染,土壤污染其实也是水污染带来的。在这方面,中国污水处理能力的提升速度也超过了城镇化和人口增长速度,总的来说也是在进步。

此外,赵笠钧认为在环境管理方面也在逐步改善。一是政策趋严,只要排放不达标,就会“真处罚”;二是从“政府管”变成了“企业管”,更加规范了;三是环境技术也在进步和提升,如污水处理厂提标改造等。

“过去更多的是点源治理,如城市污水处理;现在则是系统施治,如河道流域治理。项目规模越来越大,要求解决的问题也跟以前不一样,以前光施治就行,现在则是效果付费,治理过程更加复杂,对环境的改善效果也明显加速。”赵笠钧说,“我们在海南做的河道流域治理项目,连源头的工业点源、城镇污水,以及养殖场、化肥农药等的排放都考虑进去了,非常系统。”

“博天做了22年环境治理,如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过去,政府可能把污水处理费支付放在最不重要的角度考虑,现在则放在比较优先的方面。民众的重视程度也不一样了,以前只是关心‘看得见的’污染,现在连臭氧这种‘看不见的’也开始关心了。”他表示,这都是从产业角度感受到的变化。

与“大块头”合作

在赵笠钧看来,现在整个环保产业还处于“无序经营”的阶段,原有企业已经不少,又不断地有新进入者。

赵笠钧同时指出:“现在这些PPP项目普遍都没有进入运营期,只有到了运营的时候才会显现出问题,如断面质量考核是否能够达标?因为汇入河道的问题很复杂,这方面那些工程公司并不是很有经验,到那时,一些企业就会面临问题。”现阶段的项目大多是河道清淤等工程类施治,对环保施治的要求不高,反而是那些工程公司的特长。

他表示,现在很多的PPP项目都是“毒资产”,企业低价竞标,又没有引入真正的专业化公司运营,早晚有一天问题会爆发,到时候“谁有解毒良药,谁就会占尽先机”。

“要么是政府调价,要么是资产跌价,资产跌价后那些专业公司就可以去接盘,用跌价以后的资产价值来运营,这个帐是可以算赢的。”赵笠钧说。

如今,新进入者很多都是“块头很大”的央企。

这是因为,现阶段环保产业的机会更符合央企的优势。如河道PPP项目,首先要在城市里作业,这正是那些大型工程公司的主战场,而环保企业过去都是些点源治理,如建设运营污水处理厂等;其次,PPP项目规模都比较大,需要资本的力量,而环保公司资产规模大多有限。

因此,博天环境现阶段的策略就是跟央企合作,自己也会拿一些项目,然后通过系统性技术去建立示范。

环保产业“四部曲”

“‘水十条’首先要求的是消除黑臭水体,这一波行情可以持续到2020年,大量的工程会在这个阶段完成。‘消黑’之后是‘消劣’,到那时才是真正的环保公司、技术型公司登场的时候。”赵笠钧表示。

在他看来,现在还是环保市场的初期,下一阶段开始有淘汰,工程施治阶段完成后,那些不擅长运营的大企业可能会通过资产证券化或并购重组等方式逐渐退出市场,交由一些专业的公司来运营。

第三阶段则是环保大企业之间的并购整合,行业秩序会逐渐得到规范。到了第四阶段,大规模的行业并购整合基本完成,每个细分领域只剩下5-7家“寡头”垄断,他们都有不同的定位,竞争不像之前那么惨烈,这时候环境治理才会进入到更精细化、健康有序的阶段。

“国家发改委提出,到2020年要培育50家以上产值过百亿的环保企业,这些企业将成为未来市场整合的核心力量。到那时如果还没做起来的企业,再想做起来也不容易了。”赵笠钧说,“到2020年以前,大家还都是在野蛮成长,希望能够奠定在市场中的重要竞争地位。”

到了2030年,中国可能会出现千亿级收入的环保公司,不光是在规模上,还要有研发和技术实力,能够输出管理和文化,到世界各地去扩张并购。

“现在我们的市场下来得太快了,不用那么精细地去提升技术,企业也能有机会,所以大家对技术还不够重视,可下一步就要靠技术进步来驱动整个产业的发展了。”赵笠钧说。

他预测,随着供给侧改革的推进,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转型升级,污染源会逐渐减少,同时随着环境成本的提高,那些高能耗、高污染、附加值低的产业也会转移到环境成本更低的国家去,届时环保产业将更多地向源头解决、清洁生产、资源循环利用等方向发展。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