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沙特换储:保守王国呈现双重改革势头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6-22 01:12:53

摘要:这个长久以高龄统治者驾驭而著称的石油王国,正在发出进行王位继承与国家发展双重改革的信号。

沙特换储:保守王国呈现双重改革势头

新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小萨勒曼)

马晓霖

6月21日,近期在中东大动作不断的沙特阿拉伯又爆出世界级头条新闻。82岁的国王发布敕令,废黜58岁的正王储,擢升31岁的副王储直接上位。这不是三组年龄的数字游戏,而是明晃晃的废侄立子的权力洗牌,也是这个长久以高龄统治者驾驭而著称的石油王国,正在发出进行王位继承与国家发展双重改革的信号。

连续换储:萨勒曼破旧立新为子铺路

沙特官方通讯社当天援引宫廷发布的敕令称,萨勒曼国王决定任命其子、第二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小萨勒曼)为第一王位继承人,取代穆罕默德﹒本﹒纳伊夫(小纳伊夫)肩负的王储兼大臣会议(内阁)副首相两职,同时保留小萨勒曼的国防大臣职位。小纳伊夫担任的另一关键职务内政大臣也被其前顾问接替。沙通社发布的照片显示,小纳伊夫当天已以行吻手礼的方式,在麦加萨法宫向堂弟小萨勒曼表示效忠。

敕令称,这一职务变动获得王室效忠委员会的支持,34位家族成员组成的委员会有31人投票赞成。王室效忠委员会是根据2006年《王位继承效忠法》设立的顶层制衡与选贤机制,由沙特开国君主阿卜杜勒﹒阿齐兹﹒沙特后代组成代表,根据1992年颁布的基本法,确认国王指定的家族“最睿智者”担任王储,或在产生争议时推举王储候选人供国王批准,或在与国王产生分歧时票决储君。

王室效忠委员会不仅有义务向新王储宣誓效忠,而且有权力要求罢免不称职的王储,乃至有权更换不能正常履职的国王,以维护王室整体和长远利益。有了这个家族民意集团的拥戴,萨勒曼的这个决定符合相关法律程序,但也打破了权力过去只在兄弟间传递的传统。换言之,从1932年开国君主沙特过世后,这个王国的最高权力相继被六位兄弟过手,从来没有被后辈所染指。

萨勒曼显然是位狠角色,短短几年,他不仅快速走上权力巅峰,而且对王室继承规则进行了两次革命:2011年他接任去世的哥哥苏尔坦担任国防大臣,转年接替被国王阿卜杜拉熬走的另一位哥哥纳伊夫,担任王储、副首相和国防大臣。2015年1月,仅仅等待3年的萨勒曼坐上阿卜杜拉留下的王座,成为又一位而且肯定是最后一位高龄国王——80岁君临天下。

不能不说萨勒曼虎老雄心在,敢破敢立,气魄非凡。担任国王仅仅百日,萨勒曼便亲手埋葬了他直接受益的“兄终弟即”传统,废除弟弟穆克林的王储资格,将侄子小纳伊夫提拔为第一王储,同时将自己的儿子穆罕默德列为第二王储,名正言顺地开启向下一代传递权力的新时代。但是,明眼人都发现,小纳伊夫只是个幌子与过客,站在他身后的那位年轻人才可能是真正的王位继承者,萨勒曼还要遵循沙特国王留下的“父权子承”。果不其然,第二只靴子竟然如此之快地落下,足见年事已高且健康状况不佳的萨勒曼想急切完成权力传递的历史性改革。

小纳伊夫被无端中途拿下,何过之有?从公开的材料无法得知。但是,他的保守早已名声在外,他在最近王国对卡塔尔发起的“断交风暴”中竟敢与萨勒曼唱反调。也许,小纳伊夫最大的过错在于他只是萨勒曼的侄子而不是亲儿子。因为单论年龄,他有比萨勒曼国王年轻24岁的优势,但是对照比自己年轻27岁的堂弟,年龄优势并不明显。也许,萨勒曼不想让侄子和儿子之间发生权力争夺之战,也许想让更年轻的国王来领导沙特,使政策更有稳定性和连贯性。

新储上位:能否开启沙特深改大幕?

小萨勒曼的上位开创诸多先河:他是最接近王权的85后王储,他将是沙特第三代国王的头一号,还可能是现代沙特最年轻的国王,甚至有可能成为父王扶持下提前秉持权杖的君主。对于由5000多王子组成的庞大家族利益集团而言,拥戴一个能维持王权巩固并推动王国持续繁荣昌盛的年富力强的君主更重要,也许这是萨勒曼说服家族乃至小纳伊夫臣服的核心理由。

更换王储不是这次沙特权力变更的全部,将权力向萨勒曼父子集中才是重心所在。根据萨勒曼的决定,小萨勒曼不仅掌握内阁与国防大权,而且没有副王储觊觎和掣肘,实际上赋予他绝对且别人难以挑战的权力。萨勒曼还对内政部和宫廷事务部等关键部门的一把手职位做了调整,这既确保了国王及王储父子对核心权力的绝对控制,也照顾了家族其他派系的利益,以便平衡或缓冲权力调整引发的内部震荡。

小萨勒曼此前负责沙特领导的10国对也门军事干涉,作为国防大臣已显示父王对其熟悉军务和掌控兵权的历练安排。作为父王的未来接班人,小萨勒曼是沙特式改革的高参和决策者之一,一直主导规模宏大的“2030发展远景”的规划和实施,以及对国营巨头阿美石油公司私有化的进程。今年3月,他还访问美国并与特朗普总统共进午餐。这表明,小萨勒曼正在父亲的培养和调教下,逐步全面介入和接手王国的内政和外交大计、军事和民生建设,接班只是时间问题,小纳伊夫的出局并不令人意外。

小萨勒曼是个具有开放眼光和改革思维的王子,也是乐意向现代价值观看齐的储君。2016年他曾向《经济学人》杂志称,他决心建设“人人都能参与决策”的国家;今年4月他又对《华盛顿邮报》感谢美沙关系的存在,并称如果没有美国的影响,“沙特也许现在和朝鲜一样完蛋了”;而且他经常把“言论自由”和“人权”挂在嘴上。可以想象,被某国际人权组织最近评为人权状况位居世界倒数第九的沙特而言,这样一位储君的横空出世,无疑意味着一场可以期待的重大变革正在路上。

小纳伊夫出局和小萨勒曼上位,据悉,美国这个战略盟友的因素很关键。奥巴马一直培养和看好小纳伊夫,不赞成中途换马,这个局面直到特朗普执政才改变。其实,美国一直向沙特王室施加压力,希望能实现权力向年轻王子集团的移交,进而推动这个国家加快现代化改革,与保守的宗教阶层拉开距离,成为世俗、开放、包容和引领阿拉伯改革风潮的风向标。随着西方舆论对沙特人权状况的各种挑剔,以及“9﹒11”后遗症的影响,包括瓦哈比主义被妖魔化,保守的沙特日益成为美国和西方的战略负资产。

对萨勒曼而言,王位传递到他的手上,王国也经历着世界与中东的格局大变,以及内外社会思潮的交互涌动。见证甚至积极干预“阿拉伯之春”的这个百年王国,不可能永远也从来不是一方净土,不可能持久而单一地靠地租经济和石油美元支撑发展并维持内部安全稳定,以及确保地区大国地位和一定层面的世界影响力。改革必然是最终出路,而选择、培养可靠的新一代王国掌舵者,就成为萨勒曼任内必须考虑的千秋大计。

不妨乐观地设想一下,扫除权力移交障碍,将更多实权收拢在儿子手中,萨勒曼其实已启动了沙特“穆罕默德号”改革方舟启航的准备,而他后续发挥的更多作用也许是保驾护航,给经验不足且毕竟年轻的储君以更多尝试甚至试错的平台和机会,让其积累丰厚业绩和政治资本,以便赢得王室一众的持续支持和举国百姓的拥戴。届时,萨勒曼才可以放心地把祖宗打下的基业交给儿子,也许,还可以提前禅让权力,为自己留下可以传世的政治遗产。(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专家、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学院教授、博联社总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9)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