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观点正文

吉利会不会成为一家伟大的企业?

作者:程凯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6-22 14:10:48

摘要:一家有可能变得伟大的企业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伟大的呢?也许伟大是有基因的,一家土生土长的汽车企业,当它拿下一家历史悠久的欧洲汽车企业时,当他的掌门人清楚定义了“吉利是吉利,沃尔沃是沃尔沃”时,伟大的基因其实已经显而易见了。

吉利会不会成为一家伟大的企业?

程凯

知乎上最近热闹了一个新话题,腾讯和阿里巴巴,哪一个更伟大?当然答案各有说法,两家公司都很伟大,只不过非要分出一个胜负来的话,似乎阿里一手打造出来的电商和互联网金融更具社会价值,对于中国经济的基本面贡献更大。

其实,这样一个提问引发出来的是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在改革开放近40年时,我们终于有底气讨论,哪一个中国公司算得上真正的伟大?宇宙行和中石油算吗?它们体量够大,但是普通人似乎更愿意把伟大这个词给予在市场中自己摸爬滚打出来的,能在中国市场做到行业第一,并且在世界市场上也不输于人的民营企业。

阿里巴巴、腾讯、华为,当然都算是伟大的企业,尤其是,对它们三家是否称得上伟大两个字,市场几乎不会有太多质疑。当然,值得我们期待的是,这样的伟大中国企业名单也许会在将来越来越长。

如果要问这样的企业更容易在哪个行业出现?我想大概还是在互联网和高端制造业上吧。对于高端制造业中的重头,我们的民族汽车制造业里会不会也出现一家像华为一样伟大的企业呢?至少现在我知道的是,吉利汽车正在把目标对准华为,希望成为一家像华为一样业绩和口碑都很伟大的民族企业。

吉利会不会成为一家伟大的企业?从某一个角度来说,答案几乎是肯定的。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很多,大手笔也很多,最后成功者却不多,至少目前算成功的还不多,但是,吉利收购沃尔沃,绝对算得上是一笔成功之作,而这种成功绝不是一时的,很可能是一种长远的质变,让一个土生土长的民营汽车企业走上伟大之路。

就在前不久重庆举办的2017全球汽车论坛上,吉利控股的副总裁、销售公司副总杨学良说了这样一番话,“(中国)未来自主品牌汽车的市场占有率会接近60%,而吉利将占到自主品牌的主导地位。”吉利的这种底气从何而来呢?

底气足,当然是来自好的销售业绩,今年前5月份吉利汽车总销量44万辆,同比增长约89%,已经完成全年销量目标的44%。而今年年内,吉利品牌和领克品牌还将推出多款SUV车型进一步助推销量。好的销售带来的是好的市值,港股吉利控股的股价目前已经到了近15港元,市值超过1300亿港元,和一年前相比,已经变成了5倍。

吉利最值得关注的是均衡发展,从架构上来说,目前吉利控股集团有三大块业务,一个是吉利汽车集团,下面有两个品牌,一是吉利,一是今年推出的高端品牌领克,还有一块业务是沃尔沃集团,另外,还有新能源商务车,就是伦敦出租车,现在已经是使用新能源技术打造新一代的出租汽车,另外,还有远程品牌的巴士和卡车,都是新能源车。

目前,吉利控股集团到2020年的销量目标是300万辆,吉利汽车提出2020年200万辆,沃尔沃提到的目标是80万辆,但是,这些也许还都不是最重要的,一两款爆款车,一时的销售成绩,一时的股价,都不是最值得吉利人骄傲的,就像杨学良说的,“吉利从沃尔沃学到了很多豪华车的理念和管理知识,而不是拿来技术,因为技术会过时。”

到底要怎样理解“技术会过时,管理理念更难得”这样一番话,在随后吉利博越100℃温差挑战活动海南收官之战上,我终于有机会当面把这个问题向杨学良提出来,而他又是怎么回答的呢?

“很多人问吉利这么快的质变,是不是收购了沃尔沃,从沃尔沃拿到很多技术运用到吉利汽车上来?”杨学良的答案是否定的,“我们收购了沃尔沃秉承了一个原则,就是吉利是吉利,沃尔沃是沃尔沃。这个是李书福董事长提出来的,大家也能够耳熟能详的。”

沃尔沃原来就是一个体系非常强的公司,尤其是技术原创能力和品牌积淀。吉利并购沃尔沃之后,运用的是“放虎归山”战略。在李书福眼里,沃尔沃本身就是一个老虎,只是它原来在福特的体系下能量被限制了,所以收购之后要把它放回丛林,就是要让它恢复上个世纪60、70年代的势头。吉利并购沃尔沃的目的,是一个战略性投资,不是财务性投资,对于吉利来说,则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杨学良介绍说,“我们并购沃尔沃之后,肯定希望帮助吉利去提升,包括技术的质量。但是这个提升不是说去拿技术,因为技术会过时,更多的是在技术秉承、人才交流方面上跟沃尔沃学习,把它当做老师。”

“吉利在哥德堡设立欧洲研发中心,由沃尔沃提供指导,开发全新的中级车技术,这个就是让大家的协同效应和学习达到一个更高层次,开发同时也是双方共用的技术架构。吉利在CMA架构上打造领克品牌,沃尔沃在CMA架构上打造40系列产品。这次李克强总理去看的,就是这个架构和双方要开发的车型。”

“这个基础架构开发,可以说使吉利真正在开发流程上面深入向沃尔沃学习了,因为这是全球最领先的一个架构。双方现在协同效应可以说达到了更高的程度,而这也是因为吉利和沃尔沃同时都在吉利控股集团的框架下才可以实现。跟原来的合资企业不太一样,合资企业外方的合作伙伴对核心技术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保留的。”

以上的这些,才是杨学良所理解的吉利发生的质变,“不是因为拿了沃尔沃某项技术才这样,我们是学习了沃尔沃的管理理念。从CMA开始就不一样了,开始了是全新的篇章”。

一家有可能变得伟大的企业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伟大的呢?也许伟大是有基因的,一家土生土长的汽车企业,当它拿下一家历史悠久的欧洲汽车企业时,当他的掌门人清楚定义了“吉利是吉利,沃尔沃是沃尔沃”时,伟大的基因其实已经显而易见了。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评论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