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全面二孩”一年半迎生育高峰: 2017年新生二孩或超900万

作者:王晓慧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6-23 21:40:16

摘要: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6年我国新出生人口达到1786万人,其中,二孩占到了45%左右,大概有800万到830万人。

“全面二孩”一年半迎生育高峰: 2017年新生二孩或超900万

本报记者 王晓慧 北京报道

距离实施“全面二孩”政策已有一年半的时间,我国也迎来了新一轮的生育高峰。

“2016年,中国实施了‘全面二孩’政策,这是继‘单独二孩’之后生育政策的进一步调整完善,不过,孕期需要9个月同时需要有备孕期,所以,生育高峰会在今年到来。目前看,2017年新生儿的数量会比2016年多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人,但2018年之后,新生儿数量将会有所下降。”6月22日,人口学家、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特邀高级研究员黄文政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不及时采取鼓励生育政策,2018年之后,每年新生儿数量将会减少几十万人。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6年我国新出生人口达到1786万人,其中,二孩占到了45%左右,大概有800万到830万人。

新一轮生育高峰

2015年10月,中国决定结束长期实行的 “独生子女”政策,“单独二孩”政策应运而生,但结果却不如预期,最直接的原因被认为是政策窗口较小。随后,2016年1月的“全面二孩”政策出台,直接将可生二孩夫妇的范围扩大了9倍。

按照卫计委的说法,“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新增可生育二孩的目标人群约9000多万,占目前约1.4亿已育一孩的已婚育龄妇女的63%。同时预测,未来几年出生人口有一定程度的增长,最高年份预计超过2000万人。那么,效果如何?

官方统计的出生人口数据显示:2016年末,全国大陆总人口138271万人,比上年末增加809万人,全年出生人口1786万人,其中二孩占比超过45%,出生率为12.95‰;死亡人口977万人,死亡率为7.09‰;自然增长率为5.86‰。

对此,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称,2016年出生人口相当于2000年前后的人口出生规模,与“全面二孩”政策出台时的预判基本吻合,加上政策累积的生育势能释放还需要时间,预计“十三五”期间总和生育率将在1.8上下波动。

如此来看,2016年人口出生数为近16年最高,“全面二孩”政策实施有效,甚至有些省份超出预期。

记者获得了一张“各地二孩申请月平均数排名表”,此表为“单独二孩”政策放开时的统计申请数据,前三名为山东、广东和四川,后三名则为海南、宁夏、青海;其中,山东当年的“单独二孩”累计受理“两孩再生育申请”22.3万份,约占全国总量的1/4。

“全面二孩”政策开始实施之后,山东的生育意愿再次被瞬间点燃:2016年,山东人口出生数量达到177万人,相当于全国的1/10,同比增加53万人,增幅为42.7%,其中二孩出生占比63.3%,增幅为69.9%。根据山东省统计年鉴,2016年人口出生率已经达到了1991年以来最高,为此,山东也被称为了“最敢生”二孩的省份。

“山东、广东、四川都是人口大省,申请数量较多并不为奇,而青海、宁夏等地人口则少得多,并且独生子女的比例也较低。”6月22日,长期研究人口与生育问题、自主生育倡导者何亚福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6年二孩及以上占出生人口比重超45%,比2015年提高了十几个百分点,这说明“全面二孩”政策效果初显,对改善中国人口结构有一定作用。

不过,对于申请数据的区域分布,黄文政则认为,这与长期累积的生育意愿集中释放有关,“申请二孩排名靠前的省份明显表现出了强烈的生育意愿,其中的主要原因是,这几个省份此前的生育政策比较严厉,强烈压抑了生育意愿,政策一旦放开,意愿被充分释放”。

生育意愿暂难持续太久

尽管“全面二孩”政策有助于促进我国出生人口增长,尽管2016年的中国生育率较上一年大幅提升,但仍然没有达到世界标准。

根据卫计委的生育意愿调查的结果,因为经济负担、太费精力和无人看护而不愿生育第二个子女的分别占到74.5%、61.1%、60.5%。另外,腾讯一份主要面向80后、90后生育高峰人群的“二孩生育意愿调查问卷”也显示了相似的结果:照料压力、养育成本、女性的职业发展,以及追求生活质量等因素,对生育意愿和约束越发明显。

特别是近年来,大中城市房价攀升,教育费用逐年升高等情况,越来越多地影响到家庭的生育决策。

对此,王培安曾表示,第一要解决生得起的问题,特别是在大城市,有经济负担和精力的问题;第二,新增可生育二孩的目标人群中40-49岁的占50%,因此要解决生得出的问题;第三,要解决生得好的问题,做好优生优育的相关服务。

即便如此,按照目前的生育政策来看,众多专家依然认为这样的生育意愿不会持续多久。

“第一,生育堆积效应只在头一两年比较明显,此后便很快衰减;第二,‘十三五’期间,我国育龄妇女总量每年减少约500万人,5年就减少2500万人左右;第三,尽管近几年我国二孩数量增多了,但同时一孩数量却减少了。”何亚福表示,根据国家卫计委的数据,2013-2015年我国一孩出生数量分别为1056万人、972万人、886万人,育龄妇女总量和一孩出生数都逐年减少,这意味着二孩增加量很快就难以弥补一孩减少量。

中国素来被认为是人口大国。改革开放之后,中国依靠人口红利,经济迅速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市场之一,如今,我国正值生育高峰期,但出生人口只有世界的12%。

“在未来10年,中国的生育高峰期的女性数量将下降超过40%,而中国的生育率只有世界大概一半左右,这两个因素叠加在一起,有可能使得中国出生人口在未来一到两代人的时间里面下降到只占世界的3%到4%。”黄文政表示,即使“全面二孩”和鼓励生育政策把中国生育率提升50%,那中国出生人口在未来50年可能降到世界5%以下,而把中国生育率恢复到世界平均水平,可能需要两三代人的时间,在这之前,我国人口可能会下降到世界的3%左右。

何亚福建议,应该尽快全面放开生育,并出台鼓励生育的措施,“虽然有些地区出台了一些鼓励生育二孩的措施,但生育政策仍然没有完全放开,一些地方仍然对‘抢生二孩’的夫妇征收社会抚养费,仍然处罚生三孩的夫妇。”

而从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各国在鼓励生育上,主要采取经济支持、提供托幼服务等措施,还在女性就业方面提供一些便利和促进政策。但政策实施的效果一般有5年到10年的滞后,这也提示我国需要在政策制定落实方面,加紧做、加快做。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5)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