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股东拟“撕票”阿德勒 金力泰反击求偿千万

作者:许金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6-29 11:02:04

摘要:金力泰近日收到法院传票,控股子公司阿德勒的两位小股东朱云川、潘能文已向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递交申请,请求解散阿德勒。这种极端的逃避业绩补偿方式似已激怒金力泰。作为反击,上市公司方面随即申请仲裁,计划求偿2720.18万元。

小股东拟“撕票”阿德勒 金力泰反击求偿千万

本报记者 许金民 成都报道

今年3月,《华夏时报》曾以《金力泰业绩承诺未兑现阿德勒连亏两年不补偿》为题,独家报道阿德勒连续两年未完成业绩承诺,原股东未对上市公司做出补偿一事。

该事件已有最新进展。金力泰(300225,SZ)近日在深交所披露,公司收到法院传票,阿德勒两位小股东朱云川、潘能文已向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递交申请,请求解散阿德勒。

这种极端的“逃票”方式似已激怒金力泰。作为反击,上市公司方面随即申请仲裁,计划求偿2720.18万元。

两股东请求解散公司

朱云川、潘能文申请解散阿德勒的理由非常简单。他们透露,目前阿德勒经营持续亏损,并陷入僵局。

为挽救股东的剩余利益,所以,请求法院判令该公司立即解散,本案的诉讼费用由“第三人”承担。

“第三人”便是金力泰、丁拥军;其中,丁拥军曾是阿德勒的唯一股东,在金力泰增资完成后,他已退居次席,持股比例降至37.24%。

金力泰则是阿德勒现在的大股东,持股比例为51%;与他们一同增资的正是朱云川、潘能文;目前,两人在阿德勒中分别占7.84%、3.92%。

这次增资于2014年12月筹划,三方计划出资金额分别为1,999.20万元、307.33万元、153.66万元,合计2460.19万元。

孰料,丁拥军却意外做出了5年、共计8400万元的业绩承诺。

他保证,2015年-2019年度阿德勒的扣非净利润将分别不低于800万元、1,400万元、2,000万元、2,600万元、3,000万元;若未完成,将逐年予以补偿。

上述增资事宜最终于2015年3月完成,当年5月,阿德勒正式投入生产。

然而,金力泰的2015年年报显示,当年阿德勒实现销售收入2071.43万元,实现净利润-1060.45万元。

纳入合并报表范围第一年,阿德勒实际完成的业绩便与承诺的业绩相差了1860.45万元。2016年更是越亏越深,当年实现净利润为-2158.66万元。

金力泰申请仲裁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阿德勒的业绩不尽如人意,主要源自去年这家企业的铝塑共挤门窗、铝板产销量出现大跌。

2015年,这两项产品的产销量分别为5.97万平米、4.87万平米;2016年仅1.20万平米、1.69万平米。公司是否遭遇停产?今年3月,董事会秘书杜晟华予以了否认,他仅表示:“产销量不理想主要是市场不好。”

对于朱云川、潘能文指阿德勒“陷入僵局”,6月28日记者再次致电公司询问,杜晟华仍坚称阿德勒的生产经营一切正常。

这难免让外界怀疑,两人递交的解散公司申请或许是受丁拥军指使,目的是为了逃避补偿;对此,杜晟华却不予表态。

不过,接到法院传票后,金力泰的反应又侧面印证了上述猜测。

这家上市公司很快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递交仲裁申请,要求丁拥军赔偿2720.18万元,其中包括2015、2016年度的业绩补偿款。

金力泰方面透露,从2015年起,阿德勒经营情况便与丁拥军承诺的情况相差甚远。公司曾多次向对方发出书面函件,商讨可行方案,并委托律师事务所发出《律师函》,要求履行相应承诺,支付约定的业绩补偿款,皆未获丁拥军理睬。

有意思的是,二级市场金力泰的股价似乎并未受事件影响,该股近期走势强劲。“这可能与他们已对阿德勒的长期股权投资计提了1641.34万元减值准备有关。”深圳龙腾资产研究员黄向阳解释道。

责任编辑:靳广瑞 主编:蒋宏晨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