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全球养老金缺口400万亿美元? 提高私人养老金储蓄迫在眉睫

作者:王晓慧 张智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6-30 22:30:10

摘要:6月27日, 2017夏季达沃斯论坛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如果人口老龄化以目前的速度继续推进,到2050年,全球六大养老金储蓄国面临的养老金缺口高达224万亿美元。计入中国和印度两个人口超级大国,养老金缺口预计达到400万亿美元,相当于目前全球经济总量的5倍。

全球养老金缺口400万亿美元? 提高私人养老金储蓄迫在眉睫

本报记者 王晓慧 张智 大连报道

全球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迈向老龄化,对于世界经济而言,这可能是个坏消息。

6月27日, 2017夏季达沃斯论坛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如果人口老龄化以目前的速度继续推进,到2050年,全球六大养老金储蓄国面临的养老金缺口高达224万亿美元。计入中国和印度两个人口超级大国,养老金缺口预计达到400万亿美元,相当于目前全球经济总量的5倍。

就此报告,世界经济论坛退休投资系统改革项目指导委员会成员罗伯特·普林斯(Robert Prince)表示:“由于退休问题的影响将在数十年后才缓慢呈现,潜在问题还难以看出,但一旦发生,对社会和经济所造成的沉重负担几乎不可改变。”

报告认为,养老金制度普及度不足和人口老龄化加速是造成资金缺口扩大的主要因素。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全球“老龄化”规模迅速膨胀,世界各国都在不断地完善社会保障制度,以期构建更加安全、高效而可持续的养老金体系。

快速老龄化拉低经济增长

在很多人的认识里,发达国家拥有充足的养老金和完备的养老金体系,其实,不尽然,总体来看,发达国家的老龄化程度要高于发展中国家。

据记者了解,此份报告选择了美国、英国、日本、荷兰、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六个全球最大的养老金市场进行研究,报告称六国人均缺口可达30万美元。

此前,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发布的报告曾称,到2020年,全球将有13个国家和地区进入超老龄化阶段,大多数国家人口的快速老龄化将显著拉低经济增长。

以英国为例,英国是一个典型的人口高度老龄化的国家,是最早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国家之一。早在1929年,65岁以上人口即达到总人口的7%,迈入了老年型社会,同时,根据英国国家统计局(ONS)最新数据预显示,在未来十年内,英格兰所有区域人口将继续增长,同时,65岁以上人数增加且超过年轻人数。

人口老龄化加剧给英国政府财政和养老金体系带来了严重挑战,近几十年来,人口老龄化的冲击和日益沉重的财政负担给英国养老金体系带来了巨大压力和挑战,2010年,英国第一支柱国家基本养老金首次出现了收不抵支的情况。

同样有数据表明,目前欧洲所有国家的65岁以上人口比例均超过20%,2050年在日本、意大利、德国、加拿大、法国和英国的人口中,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比例将超过30%。

此外,报告还特别关注了中国与印度的指标,在2015-2050年间,中国与印度的养老金缺口年增速最快,分别为7%与10%, 主要原因被归纳为两国快速的老龄化进程,在非组织化行业的劳动人数比例较高,以及中产阶层对退休收入期待值增加。

而抛开这个冰冷的数据还有更令人担忧的是,在过去50年时间里面,世界的出生率急剧下降。65%的国家的人口出生率低于替代率,导致人口不断缩减,老龄化不断增加。据联合国统计,截至2050年,全世界65岁以上人口将增长181个百分点,而15至65岁的人口仅仅上升33个百分点。

“人口平均预期寿命延长,以及总和生育率下降,其结果必然造成‘少子高龄化’问题更加严重,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不断攀升,人口老龄化给各国经济和社会带来诸多不良影响。”董登新表示,“少子高龄化”的直接后果是劳动力供给不足,劳动力价格上涨,雇主用工成本将会大幅上升,将导致经济潜在增长力降低。

就此,世界经济论坛金融与基础设施系统负责人迈克尔·莱克斯勒(Michael Drexler)表示:“预期寿命延长与随之而来的人口老龄化问题是与气候变化影响程度相当的财政问题。我们需要格外重视这一挑战,它会为我们的子孙后代带来难以估量的负担。”

提高私人养老金储蓄能力

老龄化趋势日益加剧导致养老金体系不可持续,是世界各国面临的共同挑战,随着全球老龄化规模的迅速膨胀,各国也在积极采取包括加大养老金投资力度、为老年人提供就业机会、提高退休年龄等多种措施,力争解决维持老年人生存的养老金短缺的严重问题。

同时,由于劳动年龄人口的减少,国内的生产和服务也随之减少,导致投资和消费低迷,企业和家庭收入也将随之降低。此外,人口老龄化将导致老年人口比重不断上升,养老金给付的财务负担及老年贫困压力日益加大,而且人口老龄化将会直接影响现收现付的养老金筹资方式,即使是缴费确定型计划也会受到较大冲击。

根据经合组织给出的指导原则,退休后,如果来自政府、雇主和个人的储蓄可达到其退休前收入的70%,则基本可以维持其退休前的生活水平。但对于低收入者而言,70%的养老金替代率是不够的,除非在退休后储蓄依然增加,否则他们的生活将陷入贫困。由于退休人数的增加,预期寿命不断延长,退休金缺口目前正以高于经济增长的速度提高,年均增速在4%-5%左右。

就此,美世公司健康与财富业务总裁雅克·古莱特(Jacques Goulet)表示:“我们必须马上采取行动应对退休金危机,但对此我们并没有万灵的方案,但是,对于个人来说,我们需要提高个人储蓄和金融素养;对于政府和企业来说,必须提供有效的支持计划。”

依然以英国为例,近年来,英国一直致力于养老金的改革,主张大力发展职业年金和个人养老金计划,从而减轻公共养老金负担,旨在提升养老金体系运转的可持续性。改革之前英国养老金的发展并不均衡,第一支柱养老金基本覆盖了全部国民,但是保障水平较低。同时,第二支柱的职业养老金对中低收入者覆盖面不足。因此,英国养老金改革强调第二支柱与第一支柱养老金均衡发展,加上第三支柱的个人养老金计划,目标是建立一个覆盖面广、保障有力的市场化养老金支柱体系,如今,成效显著。

“反观我国,我国的人口基数大,积累总量大,老龄人口的数量也大,正因为如此,我国更应加大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储备,这是做大我国养老金储备的最重要支撑。”董登新表示,基本养老保险的主要积累应在个人账户,个人账户做实后,与企业年金、职业年金一起作为一种长期净积累,应该会有更快增长,总规模也会快速扩张,前提是将住房公积金、企业年金及职业年金合并,并强制或准强制推行。

董登新预测,养老金的第二和第三支柱一旦加强,2050年,中国养老金的储蓄规模可能仅次于美国。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