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筹备第二家上市公司 新希望均衡“账本”?

作者:金晓岩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7-7 21:48:31

摘要:近日,四川新希望集团正在酝酿第二家上市公司的准备工作,即其旗下运作快节奏的新希望乳业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新希望乳业)。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新希望乳业已经完成辅导备案,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将在A股上市。

筹备第二家上市公司  新希望均衡“账本”?

本报记者 金晓岩 北京报道

近日,四川新希望集团正在酝酿第二家上市公司的准备工作,即其旗下运作快节奏的新希望乳业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新希望乳业)。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新希望乳业已经完成辅导备案,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将在A股上市。

其实二代刘畅上任新希望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希望六和)掌门人后,其业绩发展一直不温不火,反倒是其兄弟公司新希望乳业成为了区域乳企中的一匹黑马。但由于其属于非上市公司,新希望乳业的具体业绩指标无迹可寻,其官方层面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不能透露。然而,这恰恰是外界所关注的新希望乳业上市能否顺利或是成功的关键点所在。

多年来,新希望乳业快速扩张不外乎凭靠年轻化管理营销以及并购全国化区域乳企等路径。只是令人仍然捉摸不透的是,对于新希望乳业的上市,其母公司新希望正在下一步怎样的棋,平衡业绩还是另有打算?

再次酝酿A股上市

继打造新希望六和(000876.SZ)这家农牧巨头后,新希望集团正推动新希望乳业重新上市。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新希望乳业正通过中金公司的上市辅导,准备在A股上市。

5月26日,中金公司公布《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新希望乳业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上市辅导工作进展报告》,称辅导计划和《辅导协议》均得到了良好执行,达到了预期目的。

直到6月19日,四川证监局在官网披露《关于新希望乳业股份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之辅导工作总结报告》(下称报告),该报告指出,通过中金公司的辅导,新希望乳业已经基本符合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中小板上市的条件,并显示,中金公司指导新希望乳业股份公司解决了现金池计划等问题。

对于最新上市进展,新希望乳业董事长席刚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的确在准备A股上市,目前已完成辅导备案,后续进展会按规定披露相关信息。

但对于具体的上市时间和上市可能性等细节问题,新希望乳业方面则表示还不能透露。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新希望乳业首次提及上市问题。

在2010年被剥离上市公司之后,新希望乳业多次被传要重启IPO。2014年时,市场上便传出新希望乳业上市的消息,称新希望集团拟计划将新希望乳业拆分上市。

当时,席刚针对这一市场消息表示,“女儿要等最美的时候嫁,新希望乳业2016年营收过百亿元之后再谈上市。”

因为新希望乳业不是上市公司,销售数据并不公开,而新希望乳业方面也表示无法透露。所以新希望乳业的业绩无迹可寻。但从席刚曾经讲过的“承诺”话语中则能感受到很大的想象空间。

平衡同门子公司业绩下滑

据了解,新希望集团2002年开始通过并购方式高调进入乳业板块,虽然亏损多年但从未放弃,市场上有消息称新希望乳业2011年扭亏,此后几年至今,营收和利润逐年增长。在业内眼中,乳业板块是新希望集团增长最快的板块。

而新希望乳业的兄弟公司新希望六和日子则并不那么好过。

今年4月,本报记者曾经报道,据新希望六和发布的2016年年报显示,相比2014年营收突破700亿元的好成绩,2016年新希望六和的营收在经历2015年的大幅下降后持续下滑。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608.79亿元,较上年的615.20亿元下降1.04%。

据了解,2016年是刘畅接管上市公司新希望六和后独挑大梁的一年,连续两年的营收下滑让外界为这位年轻的女掌门人捏了一把汗。

当初刘永好将唯一的女儿刘畅推向前台,并请来了善于公司管理的陈春花辅佐,可见集团层面对新希望六和寄予很大期望。但大环境或是管理等多层面因素影响,新希望六和与预期的业绩发展轨迹有些距离。

而此次业绩快速增长的新希望乳业的上市,自然被外界看作是新希望集团对新希望六和业绩下滑的补充。但上市成功与否,上市后业绩能否继续保持高增长,仍然未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新希望乳业一心向好的改革决心。

无独有偶,新希望乳业也同样面对管理层年轻化的现象。一位业内人士认为,新希望乳业正是凭借这样的互联网式的新型经营模式闯荡至今并在乳业行业中获得一席之地。

连续并购扩大地盘

同门师兄弟的发展路径也大有相同之处。据了解,自刘畅主导新希望六和以来,新希望六和2016年发起行业并购,而新希望乳业也同样如此。

其实,区域乳企全国化布局一直难破局,新希望乳业整合区域乳企,或将成为区域乳企全国化的另一样本。

2002年至今的十几年时间内,新希望乳业先后收购四川华西、苏州双喜等十余家地方性乳企,并参股重庆天友乳业等。

至此,在业内眼中,新希望乳业形成了分布于西南、东北、华东、华北市场的“乳业联合体”。

业内认为其显然有着更加成熟的考虑和深远的意义,例如试图通过与苏州双喜合作布局长江三角区,通过与南山合作进入华南的桥头堡,通过与西昌三牧合作,实现对攀西走廊的覆盖,无缝连接四川和云南市场,在西南地区形成绝对优势。从而,从区域型鲜奶供应商,逐步演变为全国型的鲜奶供应商。

可是,收购后,整合工作难度也不可小觑。席刚2010年就任总裁一职之前,换过三任总裁,分别是张力斌、秦民和曾勇。

为何整合难度大?原因是新希望是民营公司,而整合进来的乳企都是国企。两种体制、机制,不同公司文化,新希望收购进来后,与原来公司文化融合很棘手。直到2008年7月,席刚接任新希望乳业副总裁,去云南兼任片区总经理,到2010年7月,上任新希望总裁,新希望乳业才成为集团内成长最快的子公司。

按照当初的愿景,新希望集团考虑向下一个高利润行业进军时,渴求新希望乳业快速成规模。目前看来近5年左右时间新希望乳业做到了,那么未来的5年、10年甚至更长时间里它还能跑得更快吗?



责任编辑:于玉金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