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即将逝去的万通:北京商业业态再定位

作者:刘诗萌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7-7 22:45:43

摘要:万通新世界在1995年成立之初是一个购物中心,1999年转型为小商品零售批发市场,后成为全国第一家五星级批发、零售市场,是北京乃至全国小商品批零行业的旗舰,6月25日正式发布疏解公告后,一周内“万通商城”的大牌子已经撤下。往西几百米,号称北京“小义乌”的天意市场也将于9月16日停止营业。

即将逝去的万通:北京商业业态再定位

见习记者 刘诗萌 北京报道

“甩了,甩了,十块一个!”7月4日,走进位于阜成门地铁站附近的万通新世界商品批发市场,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个杂乱堆放着不同种类商品的摊位,全都在醒目的位置贴上黄底黑字“撤店甩卖”或直截了当的几个并排的大字“甩甩甩”。周围三三两两的人群,在摊位前挑挑拣拣,还不时在还价。

万通新世界在1995年成立之初是一个购物中心,1999年转型为小商品零售批发市场,后成为全国第一家五星级批发、零售市场,是北京乃至全国小商品批零行业的旗舰,6月25日正式发布疏解公告后,一周内“万通商城”的大牌子已经撤下。往西几百米,号称北京“小义乌”的天意市场也将于9月16日停止营业。

随着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工作逐步推进,这些承载了一代北京人童年记忆的小商品市场都已经开始了撤离倒计时,随之展开的,是北京城商业业态的再次定位。

小商贩“居京城,大不易”

“我就喜欢逛自由市场,现在都拆了。”在尚未进入清仓阶段的天意市场,记者听到一位男顾客跟布店店主聊天。同样的感受,在“大众点评”网站上能看到更多。在 “万通商城”条目的页面下,有网友感叹,这里曾是许多人初入北京时的“购物天堂”,和对面的华联商厦一样,如今也风光不再。

“我十几年前就在万通了,”一名云南籍的花店店主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在一层卖了好多年,空调风太大吹得胳膊酸痛,今年4月份刚搬到4层,结果没装修完就通知要撤了。”而当记者问他撤店之后是否还要继续经营时,他摇了摇头,“北京不好待啊。不干了,早该退休啦。”而3层的万通家电超市,也已经将新店面定在南面的万明园小区,店主印了一大盒名片,分发给前来购物的顾客。

对于外地商贩,北京“居大不易”这一点令他们中的不少人感慨颇多。2013年底,北京开始了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工作,包括一些金属材料市场、鞋帽服装等小商品市场、家居建材市场和农副产品批发市场在内的经营业态落后的市场都在清退之列。过去3年里,动物园批发市场、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等老牌批零场所都被动员搬迁。据北京市商委公开信息,2016年北京疏解清退市场、菜市场117个,拆除建筑面积160万平方米,清退商户2.8万户。2017年第一季度,全市累计完成28个市场和2个物流中心的疏解提升工作,全年预期疏解提升市场120个。

疏解后的市场如何处理?现任北京市委书记蔡奇表示,北京将根据原疏解地周边环境情况,把腾出来的空间变成服务群众的公共服务设施,适时、适地建设城市绿地,为北京老百姓提供更加安静、舒适的生活环境,相关的腾退空间使用管理意见有望在今年出台。一些已经清退改造完毕的小商品市场也迎来了新的业态,大红门的集美家具城完成30万平方米空间的疏解转型,开始引进“文化创意产业孵化器”和新能源产业入驻。

规划更迭为解“城市病”

之所以痛下决心疏散市场,背后是北京这座城市的“不可承受之重”。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城市与竞争力中心主任倪鹏飞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严格来说,疏散产业应该用市场的办法,提高成本之后,附加值低、占地面积大的产业会先行离开。目前这方面措施也在采取,但是效果不明显,因此先用了行政的手段。

究其原因,他指出北京的人口过多聚集在中心城区,常住人口已经达到1200万,加上流动人口和未登记的人口可能达到1500万,然而对城市来讲最适宜的人口数量是300万-500万,超过了3-5倍,因此城市病非常严重。

为了根治“城市病”,北京早在2004年就提出了新的规划方向“两轴两带多中心”。“两轴”即沿长安街的东西轴和传统中轴线的南北轴,两带指包括通州、顺义、亦庄、怀柔、密云、平谷的“东部发展带”和包括大兴、房山、昌平、延庆、门头沟的“西部发展带”,多中心包括中关村高科技园区核心区、奥林匹克中心区、中央商务区(CBD)、海淀山后地区科技创新中心、顺义现代制造业基地、通州综合服务中心、亦庄高新技术产业发展中心和石景山综合服务中心等多个服务全国、面向世界的城市职能中心。

“但是由于行政和财税等方面的原因,这个规划并没有非常顺利地推行,一个中心独大的局面越来越严重。”倪鹏飞说。在他看来,财税体制是导致北京中心城区和周边差距较大的一个原因。财税体制不统一,各区分片包干,中心区挣了钱都在自己区域内搞公共服务,提升教育和科技资源,但环境污染和交通拥堵难以避免;周围的区域没有钱,又发展不起来。“最后就变成好的也有城市病,差的也有城市病。”

6月9日,在疏解非首都功能成果新闻发布会上, “一核两翼”的新格局又浮现了。其中一“翼”是北京城市副中心,另一翼是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的集中承载地雄安新区。北京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说,北京正剥掉“白菜帮”,集中发展“白菜心”,探索走出一条减量发展、瘦身健体、提质增效的新路。

首都功能重新定向

无论北京市如何定向,其围绕的中心始终是“首都功能”。2015年8月23日印发的《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将北京定位为“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北京市代市长陈吉宁在6月的党代会上也强调了从国家发展全局角度理解、认识和把握“四个中心”战略定位,推进以科技创新为引领的发展转型,形成创新驱动的经济体系和发展模式。

北京大学首都发展研究院院长李国平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北京要围绕“四个中心”来发展,打造高精尖的经济结构,要以金融、科技服务业为主导,配套符合需求的第三产业。“像义乌主要就是发展小商品,一切都要以它为主导,围绕它来,北京不是这样,”他说,“但理发、餐饮这类的生活服务也不会消失。”

记者注意到,在一些没有涉及到清退的文化特色街区,也都进行了相应的店面升级改造。如前门大街,日前已经完成了新一轮改造。除了街面翻新了百余盏灯饰,增加三十多个主街铜缸喷泉外,原先许多售卖纪念品、老北京布鞋、景泰蓝的零售店面都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安徽非遗馆”、“唐人坊”等主打非遗文化的店铺。

至于如何实施重新定向,倪鹏飞提出可以让部分中心形成一个组团,如怀柔、密云和平谷,把它们之间的交通网络建得更密集一些;以通州为中心,东面的大兴和顺义也可以组团,“这样才能形成‘反磁力’,对 ‘核心’有抗拒,单对单根本不行。”他说。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