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互金与金交所违规合作被叫停 波及万亿交易规模

作者:金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7-14 18:38:45

摘要:《通知》提出,与金交所合作的相关平台须于2017年7月15日前,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涉嫌突破政策红线的违法违规业务的增量,并妥善化解存量违法违规业务。

互金与金交所违规合作被叫停 波及万亿交易规模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 金微 北京报道

“这次叫停金交所合作对互联网金融的影响非常大。”一位互金人士表示。日前,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小组下发《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通知》(简称“64号文”),深圳市金融办7月12日也下发《关于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所合作金融业务相关情况的通知》(下称《通知》)。

《通知》提出,与金交所合作的相关平台须于2017年7月15日前,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涉嫌突破政策红线的违法违规业务的增量,并妥善化解存量违法违规业务。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了解到,目前多家互金平台已下架相关金交所产品。团贷网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将按照64号文的要求,在7月14日正式下线与交易所合作的“安盈宝”计划,存量业务的收益和回款计划等均不受影响。真融宝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的产品不存在违规的问题。7月15日前配合监管,公司会暂停相关产品的发售。

京东金融回复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为配合监管,目前京东金融已下架所有金交所产品,平台已无金交所产品,之前发售的金交所产品回款等不受影响。

双方合作规模达万亿级

近一年来,互金平台与金交所的联姻模式大跃进式推进,金交所已经成为新金融布局的“标配”,但P2P大额借款拆分、私募产品拆分、银行不良资产包装理财,底层资产在经过金交所的层层包装之后,变得越来越复杂,这背离了监管层穿透式监管底层资产的思路。

此前,北京互联网金融整改办法均要求停止与金交所的合作。而这次64号文的出台,进一步明确互金与金交所合作收紧的信号。64号文依据的仍是国发[2011]38号和国办发[2012]37号文,其指出的互联网平台变相违规内容包括: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将权益拆分面向不特定对象发行,或以“大拆小”、“团购”、“分期”等各种方式变相突破200人限制;一些产品无固定期限、资金和资产无法对应,存在资金池问题;一些产品未向投资者披露信息和提示风险,甚至将高风险资产进行包装粉饰,向不具备风险承受能力的中小投资者出售,一旦信用风险爆发,可能影响社会稳定。

64号文对下架金交所产品设定期限:对于2017年7月16日以后仍继续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违法违规业务的互联网平台,请各地整治办会同人民银行分支机构及其他相关部门对相关互联网平台开展现场检查。

由于该通知不再仅仅针对“网贷机构”,而是面向所有“互联网平台”,意味着不仅仅相关网贷平台将遭受巨大冲击,包括蚂蚁金服、腾讯、百度金融、京东金融、苏宁金融等一众互联网巨头的金融条线产品也将受到波及。

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7月6日,全国共有46家互联网金融平台与金交所合作,并仍在发布金交所产品,另外有9家此前与金交所合作的互金平台已经停止发布新的金交所产品或下架金交所产品。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估测,目前传统网贷平台与金交所合作的累计规模约在1000亿-2000亿元,全部互金公司与金交所合作的累计规模将在万亿元以上。

目前,互联网金融平台与金交所合作,大多涉及到债权转让、债权收益权转让、定向融资计划等业务类型。在互联网平台上这些常见的理财产品则有理财计划、资产/资产收益权转让、定向融资计划和定向委托投资计划等。

以百度金融目前在线的“活期盈”为例,其产品类型定义为“开放型现金管理产品”,对接深圳招银前海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申购起点为1000元人民币,产品投资范围包括流动性资产、固收类资产、非标准化债权资产以及权益类资产等。

以真融宝为例,以其发行的“固定期限系列”产品为例,其合作对象为南京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其产品认购额度为1000元起投,期限有30天、180天等,收益率按期限不同有所不同,像180天的产品收益率为7.8%。从其产品说明书可以看到,包括银行大额存单、货币基金、债券基金、消费金融债权、沪深300指数、上海期货市场黄金价格衍生类产品等,可谓产品种类繁多,甚至还有金融衍生品。

一名行业人士表示,金交所合作产品模式主要面临的合规风险是收益权的拆分转让。“由于底层资产的金额较大不利于募集,互联网平台往往与金交所合作通过分期募集、金额拆分等形式将收益权分拆,以实现底层资产的化整为零降低投资门槛。此外,底层资产为私募、券商、信托等资管计划的产品需要满足合格投资者的要求,但不少互联网平台产品设置的门槛远低于监管要求。”

部分产品已下架

当然,网贷与金交所合作,主要出于网贷限额新政的考虑,从去年8·24新政以来,一些金交所变得炙手可热。一大型互金平台相关负责人表示,P2P加金交所这种模式更多只是为了规避限额,或者是延续原有大额业务的手段,P2P平台的标的拿到金交所进行拆分,通过拆分后,再回到P2P平台,这个环节就是“嵌套合同”环节。

从网贷机构穿透式监管原则来看,交易所与网贷平台的业务合作和交易结构设计上已经突破了“网贷平台不能做大额交易”的监管规则,此次64号文意味着监管层的容忍度已经很低,而且明确政策落地时间,违规的互联网理财产品将面临下线的可能。

另有行业人士表示,由于目前融资收紧,城商行融资也比较困难,像房地产企业融资都走非标渠道,而互金平台与金交所模式可以契合他们的融资需求。

在监管收紧之下,目前不少互金平台已经有整改动作。《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了解到,目前博金贷、理财范、前海航交所等已下架了相关产品,另外团贷网也表示,7月14日下架相关产品。不过,对于体量较大的互金平台而言,下架相关产品则显得不那么现实。

一不具名的金交所人士向《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表示,目前像京东金融、百度金融等平台上有体量非常大的金交所产品,下架对于整个平台冲击比较大,互联网金融平台上的交易量大幅下滑。“像金交所由于归地方金融办管,政策挪腾的空间较大,而这次整改直接针对互金平台,可以直接掐住平台的脖子。”

该金交所人士表示,目前地方金交中心是各头监管的局面,没有统一的监管,“我希望监管部门与证监、银监给我们金交所一个稍微规范一点的管理办法,如果有可能就金交中心与互金平台投资人适当性、产品适当性、风险适当性的管理办法,出台一个指导意见下放到各金融办,由各金融办督促、执行,可以规范互金与金交中心市场,也可以解决金交中心目前的困惑。”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
金微
金微

金微,华夏时报记者,报道领域:宏观经济、农业、PPP、互联网金融等;江西人,曾供职于新华社导报、每日经济新闻,代表作品:转基因动物异常事件、铁路资产低估案、城镇化变形记、三大主粮全线下跌等。微信公众号:记者金微(jinway2020)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