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辽宁数据造假后遗症显现 七家城投集体降级

作者:吴丽华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7-15 00:12:31

摘要:辽宁省城投平台集中被调降评级,多少让业界大跌眼镜。6月17日至29日,辽宁先后有7家城投平台被评级机构给予负面评级,独占本轮跟踪评级季全国范围内被下调评级的11家城投平台的超六成。其余4家则分别来自黑龙江、广东、河北、河南。

辽宁数据造假后遗症显现 七家城投集体降级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 吴丽华 北京报道

辽宁省城投平台集中被调降评级,多少让业界大跌眼镜。

6月17日至29日,辽宁先后有7家城投平台被评级机构给予负面评级,独占本轮跟踪评级季全国范围内被下调评级的11家城投平台的超六成。其余4家则分别来自黑龙江、广东、河北、河南。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梳理被降级的11家城投公司资料发现,跟踪期内除了丰南建投所在地河北唐山经济财政良好、广东海业公司所在地海丰县因县内深汕合作区财政独立导致海丰县财政收入下滑的技术原因外,其余城投企业所在地经济和财政都明显下滑,尤其辽宁的7家城投公司无一幸免。

当地经济发展和财政收入的下滑导致财政背书的城投平台被降级,而辽宁省内城投平台被如此集中地调降评级,其背后原因更让人深思。

年初,辽宁省两会上,省长陈求发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对外确认,辽宁省所辖市、县,在2011年至2014年存在财政数据造假的问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挤水分”之后,辽宁省经济数据出现大幅下滑,2016年其GDP下降2.5%、固定资产投资下降63.5%,正增长的财政收入增速也只有3.4%,各项指标大幅低于全国水平和往年数据。

在数据造假被曝出后的首个跟踪评级季,辽宁省内的城投平台被以经济及财政收入下滑的名义下调评级也就不难理解,此前数据造假的后遗症以相对专业的面目显现出来。

7家平台被集中负面评级

统计显示6月份以来,辽宁省被给予负面评级的机构分别是黑山通和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新民市路鑫市政工程有限公司、沈阳南湖科技开发集团公司、开原市城乡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凤城市现代产业园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辽阳城市资本经营有限公司、北票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7家城投平台中,6家被调降了评级,1家评级展望从稳定调整为负面。

研读其评级报告则不难发现,平台所在地区经济数据断崖式下跌是各家平台被给予负面评级的共性原因。

以位于辽宁省朝阳市的北票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为例,年初以来这家城投公司已经被评级机构大公国际及上海新世纪两家机构调降评级,级别从AA+调整为A+。报告中,机构给出的首要原因即是,当地经济下滑,财政收入大幅缩减,直接影响到地方政府的财力和债务偿付能力。

沈阳南湖科技开发集团公司同样在6月底被调降了评级,6月26日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将这家省会城市沈阳浑南区最大的开发建设主体评级由AA调降为AA-。对此中诚信解释是,虽然作为浑南区最大的开发建设主体,仍保持着重要的区域地位,但是2016年以来,作为地方城投平台的南湖科技开发集团收到的以有轨电车运营补助为主的政府补贴大幅下滑,同时财政贴息减少致使公司财务成本大幅上升,公司当年亏损11.30亿元,达到当地一般预算收入的17%,相比2014年、2015年亏损5.29亿元及盈利0.01亿元,亏损大幅增加。

同时,当地财政收入则出现持续下滑,近3年来分别为78.7亿元、69.87亿元及65.90亿元,2015年、2016年分别同比下降11.2%和5.6%。以地方财政为依托的平台公司南科集团亏损额逐步扩大甚至接近财政收入的20%,在财政收入逐年减少的背景下,评级机构似乎也给不出其评级不下调的理由。

下调黑山通和资产经营有限公司评级的东方金诚则做出了更为明确的解释。他们在评级报告中指出,受东北地区整体经济环境不景气、支柱产业低迷及辽宁省政府对基层统计数据严格审核评估等因素影响,黑山县经济增速及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明显下滑。

数据显示,黑山县所属的辽宁锦州地区,2016年GDP增速在前两年增速6.2%、3.0%的基础上下滑至-6.7%,固定资产投资总额下降51.4%,增速比上年同期下降31.9%。黑山县经济指标则下滑更为明显,2016年GDP增速则同比下降8.1%、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降67.1%、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同比下降1483 元。

记者翻阅其他几家被降级平台的评级报告,所在地区经济增长和财政收入下滑无一例外成为其评级下调的原因。

数据造假后遗症

相对于一般的债券主体,城投债由地方政府通过财政补贴、土地注入及政府基建项目建设等方式支持其运营及信用融资,而备受各类资本的青睐。此次,辽宁省内城投平台被如此集中地调降评级,其背后原因则不由让人深思。

辽宁,多年来因地处经济失速的东北地区,没少吸引外界的目光,但是全省范围内出现普遍的经济数据断崖式下跌,并波及到城投主体评级,仍然存在非正常因素。对此,华创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屈庆在其报告中就指出,这一现象与东北地区财力与经济下滑和挤水分有关。

在年初的辽宁省两会上,陈求发公开表示,2011年至2014年辽宁省所辖市、县存在财政数据造假的问题,并指出其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严重高估。随之而来的挤水分则让辽宁各地的经济数据出现前述各城投平台所在地区类似的断崖式下跌。

以固定资产投资数据为例,2015年辽宁省固定资产投资数据同比增速为-27.8%,是全国唯一一个固定资产投资负增长的省份,2016年这一数据下降到-63.5%,同期全国其他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固定资产投资比2015年平均回落1.8%。而此前2010-2014年的几年时间,辽宁省的资产投资增速在全国的排名分别是第7、21、17、28、30位,从未垫底。

有媒体报道,一些县区过去经济数据至少有20%-30%的水分。沈阳周边一个县,2013年统计的财政收入是24亿元,审计署审计后“修改为”不到11亿元。开原市是前几年的明星县、百强县,可随着担任过开原市委书记的省政府副秘书长魏俊星落马,开原的财政收入也拦腰斩。开原市城投平台同样在评级下调之列,评级机构给出的报告中经济指标下滑则被列为主要原因。

一位债券行业人士则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辽宁数据造假被爆出后出现的经济数据断崖式下跌和地方财政困难局面,让评级机构不得不在跟踪评级过程中下调相应主体的评级,毕竟他们要维护自身的专业性及前瞻性。

事实上,由于今年4月中证登质押新规限制了新增低等级公司债质押功能,今年4-6月跟踪评级季则出现了行政级别不高的城投上调评级明显增多的现象,有分析认为,这是源于评级机构希望更多平台能够满足新规质押要求。这种情况下辽宁城投平台仍被集中调降评级,不难看出即使评级机构希望维持和调高其评级仍不可得的尴尬现实。

加大平台短期压力

城投平台被下调评级理论上会造成相应平台债券发行成本及利率增高,甚至债券发行困难。今年以来,财政部多次发文严格规范地方融资的背景下,辽宁这种财政困难的特殊地区债券发行短期内被重点关注肯定不可避免。屈庆表示,近期发文对城投企业,尤其是财力较弱和自身实力较弱的城投企业而言,短期压力更大。

事实上,由于87号文严格要求规范地方融资,近期地方政府和城投企业对如何找到新的融资渠道一筹莫展,都在等待中央政策,不少银行也暂停了城投平台的融资项目,等待政策的进一步明确。

但长期来看,地方政府对基建的诉求和如何化解前期违规形成的隐性地方政府债务依然是大问题,如果不妥善解决这些问题,经济显著回落和地区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危害都将给国内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因此长期影响的判断取决于后续政府配套文件的出台。

上述债券行业人士表示,虽然近年来地方财政困难的局面不断被提及,但是并没有出现城投平台债务违约现象,城投平台降级对其债券发行有一定的影响,但对其银行融资影响并不明显,由于看重其政府背景的安全性,相比其他企业城投平台仍然更受各类资金欢迎。

事实上,即使是目前监管空前严格的背景下,银行等投资机构依然看好城投平台的项目,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即使相关平台出现偿还困难的情况,起码有财政兜底,不会出现呆坏账,相比之下如果民营企业出现债务风险,银行则需要承担损失。

如此,地方政府信用对城投平台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