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上合机制:化解中印边境冲突的新希望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7-19 11:10:25

摘要:上合成员特别与中印都保持最高战略合作关系的俄罗斯,既有斡旋的空间,也有撮合的必要。

上合机制:化解中印边境冲突的新希望

201706290102224142637.png中印两军边境对峙,双方爆发肢体冲突

马晓霖

7月中旬,中国与印度在洞朗地区的军事对峙已经超过一个月,形势未见好转。最新消息称,印度向洞朗地区增兵2500名山地战士兵,携带重装备和反坦克导弹,将印军使用的帐篷改建为半固定的建筑,从后方建设通往洞朗地区的补给线,还由印度南部抽调直升机部署到洞朗周边,而且不再与中国边防军进行旗帜交谈。

印度边防部队闯入中国境内阻止中方正常施工,引发了这场危机。洞朗危机无论是持续时间的长度、外交措辞的烈度、双方军演的指向,乃至合纵连横的外围布局,都呈现出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以来最严重的状况。各种媒体已甚嚣尘上,不仅进行各种战场推演,还将印巴边境冲突解读为中巴合谋,甚至借助外媒传播中国导弹袭击印度边境哨所并造成150多人死亡的假新闻。

笔者不相信中印会轻易再开战端。两国人口合计近30亿,都拥有核武器,都对那场边境战争记忆犹新,更都有太多理由远离战争,继续分享长达半个世纪的和平。但是,危机解决机制的缺乏,或者说原有解决机制的失效或勉强维持,不足以一劳永逸地拆除中印战争的触发器,印度今年刚刚加入的上海合作组织,也许是个近水楼台解决危机的多边平台。

201706290103196847838.jpg

中印对峙:紧张形势倒逼永久出路

中印此轮对峙的严重性毋庸回避,仅从中国外交部和权威媒体表态可见一斑。外交部反复说,印度军人非法进入中国一侧“性质非常严重”;人民日报评论称,“界限就是底线”;新华社公开警告说,“印度不要执迷不悟”。含蓄的中国一般避免用最露骨方式传达开战信号,此番示强示威言论的频次和烈度已相当罕见。印度官方态度和媒体立场也是强硬占主流,尽管对外也释放着和平解决问题的信号。

现实层面,中印军事对峙在一线剑拔弩张。印度快报等媒体称,印度从7月初起即开始向洞朗地区附近增派兵力。专家分析认为,印度因地理之便已在争议地区周边获得兵力和后勤优势,对中国构成巨大压力。印度在摆出不怕再同中国打一场陆战的同时,还联手美国、日本在印度洋举行大规模军演,意在借力打力,而美日利用印度向中国反威慑的用心也不言自明。

中国的军事应对也非常引人注目。中央电视台等报道,兰州军区组织规模超过万人的高原机动作战演习;成都军区所属西藏军区更是调动重炮部队,投入适合高原作战的山地轻型坦克,真枪实弹演习如何在海拔超过5000米的高原地区投送兵力和成建制地机动。同时,14艘包括核动力潜艇在内的中国战舰在印度洋国际水域游弋,其数量与规模也前所未有。这种水陆夹击、双向用兵的演习,很直白地向印度传递出军事威慑和助力外交的意图。

诚然,对比中印两国经济总量、军事实力、装备水平、作战经验和训练质量,诉诸战端中国无所畏惧,何况还有1962年战争收获的自信。当然,有人担心印度有备而来并占有地理之便,中国未必会再次赢得先手。但是,战争有自身的逻辑和规律,战争一旦爆发,追求胜利才是终极目标,因此,中国不战则已,战则必求速胜。

然而,政治家的考量要复杂的多,全面的多,也慎重的多。笔者不认为印度决策层打算中断发展进程而转入一场与中国的军事摊牌,为了眼前利益而将半壁江山置于炮火之下,这种因小失大的蠢事,印度应该不会重蹈覆辙。同样,中国决策层也不会因为边界争端而终结维持半个多世纪的和平局面,伤害睦邻友邻和平政策,妨碍正在依托“一带一路”倡议而深化与拓展的融入全球发展进程。

因此,无论边境摩擦引发的外溢效应有多大,都不会导致中印再战。洞朗危机一定会过去,但是,如何彻底解决中印边境历史纠纷,依然需要答案。没有答案的中印边境就像难以愈合的伤口,总是能引发整个身体的发热、不适乃至危机。办法总比问题多。笔者认为,印度刚刚加入上合组织,中印完全可以尝试变换思路,在上合框架内寻求边界冲突的永久解决。

上合机制:解决中印边境纠纷的新希望

6月9日,上合组织阿斯塔纳峰会正式接受印度和巴基斯坦作为成员,完成了两年前在俄罗斯乌法启动的加入程序。这是上合成立16年来首次扩员,也是一次将深刻影响世界地缘结构的事件。因为上合由此一跃成为世界上幅员最辽阔、人口最多、潜力最大的区域性国际组织,包括全球43%的人口及24%的GDP。但是,很遗憾的是,印度加入上合与洞朗危机几乎接踵而至,这对因解决边境问题而建立的上合是个莫大讽刺与嘲弄。

1989年11月,随着中国与苏联关系正常化,双方开始边境地区相互裁减军事力量和加强军事领域互信问题的谈判。1991年苏联解体,中苏原来共有的7000多公里边界,断裂为中国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四国共有。此后延续的边界划分谈判与边境维稳进程,随着六国互信与合作的加深,终于在2001年6月催生出永久性区域组织——上海合作组织。虽然印度加入上合带来了边境对峙的负资产,但危机总是孕育希望,坏事往往变成好事。

上合对于中印解决边境危机出路的价值,首先在于历史记忆和启发。理论上说,既然中国能同时与前苏联五国顺利解决边界纷争,则同样可以与印度解决边界问题。当然,问题存在个体差异,差异也许还大于共性,但是,只要双方有化干戈为玉帛的诚意,只要本着互谅互让与合作双赢的原则,没有解不开的扣。

其次,“上海精神”可以转化为解决中印纷争的核心共识。上合已打造出被成员国广泛接受的20字“上海精神”,即“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中印作为近邻,应该认识到边界纠纷已成为制约双方全面深化关系并携手对外发展的心理和安全瓶颈,即使不能马上打通这一瓶颈,也应该本着立足各自发展,放眼亚太合作和胸怀携手走向世界的大眼界、大格局来遏制纠纷的升温和扩大。

其三,上合内在机制可以用来帮助解决中印边界纠纷。加入上合,中印实际上已成为区域安全框架内的亲密伙伴,是可以关起门来商量内部分歧与摩擦的“上合家人”,而不应该动辄将矛盾与分歧公布于众,彼此公开相互指责,或借助媒体渲染气氛,制造紧张态势施加压力,更不应该借助组织外的力量向成员国施加军事和外交压力。

其四,上合的丰富实践可以用来指导中印解决边界纠纷。上合建立后,成员国随着政治、安全和军事互信的增强,尽管承担着反对“三股势力”的艰巨任务,边界地区相互军力却大幅度减少,内部边境变成和平纽带、友好区域、信任桥梁。同为上合成员,中印完全可以继承其宝贵资产,大幅度削减边境驻军数量,降低装备水平,维持最低程度的军事存在,为平息事态创造条件。

最后,上合的内部斡旋存在空间和迫切性。上合是个荣辱与共的利益和命运共同体,印巴加盟后不仅打破了16年上合内部基本无纷争的大好局面,而且使整个平台面临印巴、中印“三国双边”的领土摩擦与危机,如果不能切除这两块地缘恶性肿块,这次扩容将可能成为撕裂乃至摧毁上合的转折点而不是增益点。因此,上合成员特别与中印都保持最高战略合作关系的俄罗斯,既有斡旋的空间,也有撮合的必要。只要上合内部存在裂隙和纷争,美国、日本等域外力量就会轻易介入,最终可能成就美日主导的亚太版北约,却毁掉上合16年的积累和大好前程。(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专家、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学院教授、博联社总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4)收藏(0)

评论

  • 黄山李明-江南牧雨2017-7-22 05:29:15

    这是大国崛起的绝好机会,一场局部战争的胜利,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的周边环境和国际地位,将使美国的遏华战略和亚洲小跟班的军演变成毫无意义的儿童游戏。

    回复(0)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