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收购二次失败 宗馥莉“自立门户”仍需等待新机会

作者:金晓岩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7-19 19:43:56

摘要:7月14日,随着娃哈哈帝国公主宗馥莉的一则微博,让持续讨论了2个月的收购上市公司中国糖果一事戛然而止,很少公开露面的宗馥莉通过微博宣告收购中国糖果失败。

收购二次失败 宗馥莉“自立门户”仍需等待新机会

本报记者 金晓岩 北京报道

7月14日,随着娃哈哈帝国公主宗馥莉的一则微博,让持续讨论了2个月的收购上市公司中国糖果一事戛然而止,很少公开露面的宗馥莉通过微博宣告收购中国糖果失败。

宗馥莉在业界被看作是最勤奋的企业女性二代,除了此次收购,2016年外媒报道,宗馥莉控制的公司,就有意收购在纽约上市的美国知名乳制品公司迪安食品,可惜消息传出后再无音信。

不过正如宗馥莉在微博所说“这是一场积极,有建设性意义的实践经验。”35岁的宗馥莉还有很多时间去考虑下一个或未来很多个并购目标。

股价从上涨400%到大跌65%

由于宗馥莉是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之女,不管成败与否,向来与资本市场保持距离的娃哈哈,这一次与收购联系在了一起,事件受到行业内和资本市场关注。

在宗馥莉公布此次收购要约失效后,当天中国糖果的股价最大跌幅超过60%。值得注意的是,两个月前,中国糖果公布潜在买家是宗馥莉控制的恒枫资本时,其股价应声大涨400%。前后的明显差距,也验证了资本市场的冷漠。

资料显示,截止7月18日收盘,中国糖果的市价为0.165港元/股,而当时购买的要约价格为0.3565港元/股。按照恒枫控股持股26.03%(4.19亿股)来算,宗馥莉此番资本市场首战不仅没有成功,还使得恒枫控股亏损了8000万港元。

今年的5月12日,中国糖果发布公告,新百利融资代表要约人恒枫香精香料控股有限公司提呈自愿性有条件现金要约,以收购中国糖果全部已发行股本中的所有股份。据了解,上述要约人唯一最终实益拥有人就是宗馥莉。

数据显示,中国糖果每股要约价为0.3565港元,预计花费5.73亿港元(约合5.07亿元人民币)。但7月13日晚间,中国糖果宣布,当天下午4点,在要约项下收到涉及4.19亿股股份的有效接纳,占中国糖果26.03%的已发行股本。这一比例并没有达到要约收购可以达成的50%的股份比例,因此此次要约未能成行。

据了解,中国糖果是一家总部位于福建的糖果制造商,主要生产的糖果包括凝胶糖果、充气糖果、硬质糖果及巧克力,公司于2015年11月11日在香港创业板上市。

直到7月14日下午,宗馥莉对外发布了关于“与中国糖果控股有限公司现金要约失效”的声明,对收购失败深感遗憾。而这也意味着宗庆后之女宗馥莉,欲通过收购中国糖果股权实现“自立”的梦想被打破。

被用来收拾烂摊子?

据悉,2015年11月中国糖果在港交所上市时,两大股东嘉庆发展和Noble Core持股比例分别为51.99%和 20.01%,而从2016年6月份开始,大股东分三次对中国糖果减持40%。

此外,因为大股东减持的买方持股比例都在5%以下,因此没有被公开披露,不过中央结算及交收系统的记录(CCASS)显示,当中15%股权由两间券商所持有。即实际上,大股东减持的股票集中在少数券商手中,很值得怀疑。

“大股东在一年前就开始通过减持布局,因为其减持并未流入二级市场而是掌握在“友军”手中,之后又在宗馥莉宣布收购前,以满足日常经营的名义低价配股增加筹码,这都说明可能大股东事先布了局。”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大股东在低价时将股份减持给友军,且友军持股比例都在公告线以下,再卖不需要公告,然后大股东又配股,低价增加筹码,等宗馥莉公告一出,友军就可以高价在市场卖出,同时大股东持股也可以不可撤销地高价卖给宗馥莉。现在大股东已经不持股,友军也应该高位套现,只把烂摊子留给了宗馥莉。沈萌分析道。

被指未来还有新动作

上市带来的好处是不言自喻的,宗馥莉无疑对资本市场有着自己的判断。

娃哈哈集团之前对外回应称,此次收购只是宗馥莉的个人行为,与集团无关。有业内人士称,此次收购更像是宗馥莉要自立门户。宗庆后与宗馥莉之间因为理念差异、在对企业经营上有分歧,所以不排除宗馥莉希望在娃哈哈现有体系外开辟一个属于自己可以掌控的平台来经营她旗下的业务。

事实也有所说明。关于此次收购失败,令宗馥莉“深表遗憾”。不过,上述宗馥莉的声明还提到,“这是一次积极的、具有建设性意义的探索,为公司将来在相关领域布局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在业内看来这暗示着宗馥莉未来似乎将有新的动作。

业内认为,娃哈哈作为实体企业,拥有资本层面的依靠必然是有益的。宗馥莉收购糖果必然是为了娃哈哈潜在的利益而做出的决定,她将会继续寻找下一个收购对象。只不过本次收购失败的事实证明,未来宗馥莉的收购之路可能会更加的艰难。

同时,食品行业研究员徐雄俊认为,收购中国糖果,能够与宗馥莉执掌的业务板块产生协同和整合效果。而这一目的随着收购的失败而告终。另外,从该事件也能够从看出,宗馥莉只是单纯依靠现金而不是杠杆资金去收购,说明其品牌输出能力还不成熟。

不愿意走父辈的老路,闯出一片新天地,是不少富二代的理想,宗馥莉也不例外。

值得注意的是,宗馥莉欲收购上市公司,中国糖果不是第一例。2016年年外电报道,宗馥莉控制的公司,就有意收购在纽约上市的美国知名乳制品公司迪安食品,消息传出来,外界颇为关注,可惜后来再无音信。

自己选择的路多难也要走下去,宗馥莉下次何时涉足资本市场备受期待。

责任编辑:于玉金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