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摩苏尔战役后,被拔除旗帜的ISIS将如何“绝地重生”?

作者:丛培影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7-21 10:17:31

摘要:“伊斯兰国”的旗帜在拉卡和摩苏尔被拔除了,但是它施加的恐惧,借助无政府空间利用族群教派之间矛盾的能力,却没有消失。

摩苏尔战役后,被拔除旗帜的ISIS将如何“绝地重生”?


丛培影

3年之前,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简称ISIS)”领导人巴格达迪在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宣布建国。此后,“伊斯兰国”以拉卡和摩苏尔为核心阵地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迅速崛起,不断向外扩张。“伊斯兰国”曾一度控制了相当于英国国土面积的势力范围。去年以来,随着各方力量加大了对“伊斯兰国”的打击力度,其控制范围不断缩小。如今,经过8个多月的攻坚战,伊拉克安全部队终于将“伊斯兰国”武装分子赶出摩苏尔。

摩苏尔战役的胜利具有里程碑意义,它可以被看做是打击“伊斯兰国”行动的重要转折点,但这是否意味着“伊斯兰国”逐渐走向穷途末路?“伊斯兰国”未来能否再度崛起?关于“伊斯兰国”的崛起和衰亡,各方力量应该进行哪些反思?

ISIS武装人员和追随者,将继续末日之战

目前,在“伊斯兰国”的“首都”拉卡,美国支持的反政府武装力量也在不断压缩“伊斯兰国”的战略空间。连续不断的空袭和军事进攻使“伊斯兰国”的收入大大减少,它组织进攻和招募的能力也在下降,这也意味着“伊斯兰国”将退回到防守状态。全球数据监控公司IHS Markit收集的数据显示,“伊斯兰国”在2015年第二季度每月的平均收入是8100万美元,但到2017年同期月收入已经降到1600万美元,总收入减少80%。《华盛顿邮报》做出的评估显示,“伊斯兰国”招募的外国武装人员从高峰时期的每月2000人左右到摩苏尔战役结束前夕的每月50人左右。

“伊斯兰国”作为一个实体存在的时间不会太长。《大西洋月刊》网站刊文就指出,专家的共识是,“伊斯兰国”作为一个存在的实体,将会退守沙漠,在那里他们可能进行重组或者以新的形式出现。

“伊斯兰国”领导高层已经预计到这一天迟早会到来,并一直在筹划依靠无国的“伊斯兰国”继续战斗。去年,“伊斯兰国”的发言人阿德纳尼就表示,在摩苏尔--哈拉卡的失利并不意味着“伊斯兰国”的终结。他认为真正的战败是失去了斗争的意愿。控制的领土范围在不断缩小,依赖于资金支持的官僚体系逐渐崩溃,但是它的意识形态还在发挥作用。“伊斯兰国”武装人员和追随者经常引用的信条是“我们追随者的胜利之师将会完成我们未竟的追求真理事业”。有分析人士就认为,参加过“伊斯兰国”训练并获得实战经验的武装分子,不会感受到任何恐惧,他们依然充满斗争热情。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逊尼派穆斯林,只要他们继续将什叶派和“十字军”(指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作为其敌人,那么斗争就将继续。

与其他极端组织融合,回流欧洲发动“独狼”袭击

“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逊尼派之中已经有很深的根基。在过去的10年间,“伊斯兰国”在该地区筹措资金、发展组织、获取武器。不久前发生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的恐怖袭击事件已经表明,“伊斯兰国”武装力量有能力穿透巴格达的安全防御系统实施自杀式爆炸袭击。“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武装人员并没有确切的数字,却有确切的死亡人数。据美国媒体报导,到目前为止至少有980名武装分子死亡,6000名武装分子受伤,现在依然活跃的武装分子人数在几百人左右。

“伊斯兰国”的衰落对于其他组织而言将是一个重要的机会。有恐怖主义专家就认为,“基地”组织及其分支是“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继续实现其价值的重要去处。武装分子未来也可能就近加入到其他极端组织中,比如在叙利亚活跃的胜利阵线。另外,在世界范围内,“伊斯兰国”从俄罗斯的北高加索地区到尼日利亚都建立了分支机构。很多组织都隐藏在高山和丛林中,还有一些组织作战经验丰富,有稳定的资金支持,还有组织的军事进攻能力,不容小觑。比如西奈分支就能够对本国军队实施武装进攻,很多的“伊斯兰国”武装分子会选择加入西奈分支或者进入到阿富汗。

摩苏尔战役后,西方社会最为担心的问题是,武装分子会借助移民身份回流到欧洲发动“独狼”式恐怖袭击,形成地下组织招募新成员。在外界看来,只要几个武装分子成功穿越地中海,他们就可以进入到欧洲的城市发动恐怖袭击。从目前事态发展形势看,通过东地中海进入到欧洲的移民数量在减少,但利比亚进入到欧洲移民的数量在增加。在今年前半年进入到意大利的移民的数量就达到85000人,比2016年同期增长了20%。现在没有任何确切的数字说明,到底有多少武装人员已经回流到欧洲。有分析人士认为,由于地缘上的接壤,土耳其可能成为武装分子进入欧洲的中转站。

此外,外界也有预测,2.0版的“伊斯兰国”可能会在互联网上出现,即极端化的个人和内心充满仇恨的个体无目标、无目的地发动恐怖袭击。事实上,在美国的奥兰多酒吧和圣伯纳迪诺的恐怖袭击以及尼斯卡车袭击事件中,袭击者都受到了“伊斯兰国”极端思想的影响。这些人对“伊斯兰国”的理念了解并不多,也没有和“伊斯兰国”的组织机构发生任何的联系,他们主要是为了发泄个人不满,但这不妨碍“伊斯兰国”宣布其为圣战者。阅读和聆听极端理念的个人,会成为未来潜在的危险。他们主要从社交媒体中接触到极端理念和一些极端人士的演讲,而后,他们会亲自实践,付诸行动。

族群教派矛盾及政府治理欠缺,致ISIS迅速崛起

众所周知,“伊斯兰国”攻城拔地、迅速崛起并不是最大挑战。最根本性的挑战是,伊拉克和叙利亚国内长期存在的难以化解的教派和族群冲突。“伊斯兰国”已经展现出了它利用教派矛盾的能力,并将当地的团体收纳到麾下的能力。有分析人士指出,如果没有教派和族群之间的和解和共同构建和平的努力,对于极端思想和理念的认同,会使“伊斯兰国”和其同盟者为未来储备更多的武装人员。目前不同的教派和族群能够表面上实现合作,是因为他们有共同的敌人,一旦这个敌人被打败,他们将再次陷入到冲突和矛盾中。

另外,难民流也为“伊斯兰国”武装人员提供了栖身之所。他们躲避在流离失所的难民中,很难对其真实身份做出明确区分,而他们将伺机发动恐怖袭击。因此,“伊斯兰国”带来的信任危机,将是中东地区反恐行动面临的最大现实挑战。

也有分析认为,教派冲突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驱动“伊斯兰国”崛起的最主要原因是,中央政府有效治理能力的崩溃。“伊斯兰国”在很多国家都有追随者,但真正能够形成大规模叛乱的原因是政府无力管辖,形成了严重的权力真空。未来,伊拉克政府面临的第一个挑战是,如何安置在摩苏尔争夺战中流离失所的超过40万的难民。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反恐问题专家就推测,重建老城区需要的资金将达10亿美元。需要安置如此多的难民,又要耗费巨资启动重建,还要防范极端组织的东山再起,外界一直质疑伊拉克现政府是否具备这样的能力和决心。

目前,人们最为关心的问题依然是,“伊斯兰国”是否能够再生?目前,“伊斯兰国”武装力量已经受到了严重削弱,内无补给,外无援助,短时间内不可能再次成为进攻能力的武装组织。然而,即使“伊斯兰国”在摩尔斯不会再生,那也意味着教派和族群和解问题上需要取得更多进步,治理能力的提升和大规模的恢复重建工作是极为迫切的。然而,对于城市的管辖还没有最终的协议,逊尼派穆斯林对什叶派民兵组织的印象并没有改观。这也意味着,“伊斯兰国”的旗帜在拉卡和摩苏尔被拔除了,但是它施加的恐惧,借助无政府空间利用族群教派之间矛盾的能力,却没有消失。(作者为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政治学与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国际关系学博士)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