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钮文新:为什么金融发展必须遵循“四项基本原则”?

作者:钮文新

来源:新浪博客

发布时间:2017-7-21 14:18:14

摘要:“灰犀牛”一词告诉我们的是“防微杜渐”,而文章内涵是要告诉我们“防范金融风险必须防微杜渐”。实际上,中国金融风险的不断积累,恰如“灰犀牛过程”——看着它老老实实、行为舒缓、憨态可掬、无关痛痒,但只要一到“临界点”,它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和力量扑向目标,破坏力非常大。

钮文新:为什么金融发展必须遵循“四项基本原则”?

全球金融工作会议之后的舆论演变,让我感到不适。对金融改革发展必须坚持的“四项基本原则”的解读只有会议公报发出次日主流媒体的声音,而之后开始逐级递减,现在好像只剩下对“金稳会”的关注,而且更多地是在关注金稳会办公室的职能。

我认为,“金稳会”的成立仅仅是实现金融有效管理、金融稳定发展的手段,而绝不是目的,核心是要实现中央给定的、中国金融改革发展的根本目标——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所以,在这个原则问题上,决不允许避重就轻,更不允许偷梁换柱。而整个金融业都应当在此历史性的转折时刻,摆正自己的态度,自觉从已经严重跑偏的——金融“脱实向虚”的道路上“回归本源”。

研读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公告,我认为,其最突出的亮点就在于:给金融未来的改革发展设定了明确的、始终不渝的目标——为实体经济服务。为此,过去一切导致金融“脱实向虚”的改革都必须加以修正。我们注意到,在全球金融工作会议召开前夕,2017年6月26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专门召开会议提出“改革需要协同”的问题,而且“改革成效要靠实践检验,既要看单项改革的成效,也要看改革的综合成效。各有关方面要对已经出台的改革方案经常“回头看”,既要看相关联的改革方案配套出台和落实情况,又要评估改革总体成效,对拖了后腿的要用力拽上去,对偏离目标的要赶紧拉回来”。

其实,我们需要认识到:改革存在阻力,而往正确的方向推进改革恐怕恐怕同样存在阻力。我认为,有些现象,尤其是一些人的言论避重就轻、偷梁换柱、断章取义的解读特别值得注意。7月17日,《人民日报》头版一篇《有效防范金融风险》的评论员文章中提到:“既防‘黑天鹅’,也防‘灰犀牛’,对各类风险苗头既不能掉以轻心,也不能置若罔闻”。于是,“灰犀牛”一词变成经济“热词”。

很重要的一点,“灰犀牛”一词告诉我们的是“防微杜渐”,而文章内涵是要告诉我们“防范金融风险必须防微杜渐”。实际上,中国金融风险的不断积累,恰如“灰犀牛过程”——看着它老老实实、行为舒缓、憨态可掬、无关痛痒,但只要一到“临界点”,它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和力量扑向目标,破坏力非常大。我认为,货币金融膨胀、资本金融萎缩——中国金融“脱实向虚”就是“灰犀牛过程”,它不仅已经发展到“临界点”,而且是一切金融风险的源头。

中央看到了,所以强力扭转。这正是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为什么说“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也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措施”,强调要“促进经济和金融良性循环、健康发展”的关键原因。不错,金融要改革、要开放,这也是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中提出的要点,但更重要是“先纠偏”。如果金融失去服务实体经济的根本目标,那改革、开放的意义何在?所以,会议提出的金融改革发展的“四项基本原则”不能颠倒次序,解读也好,表态也罢必须全面准确,不能避重就轻,更不能断章取义。

四项基本原则的次序是:第一,回归本源——把服务实体经济当做始终不渝的目标;第二,结构优化——要讲求金融质量,不允许货币套利攫取金融营养,抬高实体经济金融成本;第三,加强监管——坚决整治严重干扰金融市场秩序的行为;第四,市场导向——需要“发挥市场在金融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但必须“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完善市场约束机制,提高金融资源配置效率”。

这样的次序要求不能变,因为它坚定地排斥了“为改革而改革、为市场化而市场化”——盲目的改革方式,同时也揭示了金融市场化改革的前提:坚守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本源,向实体经济输送更有营养的金融资源,有效而良性的金融市场秩序,然后才是市场化,而且必须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方向。这同样也是金融改革、开放的前提条件。

所以,央行也好,其他金融监管部门也罢,应当认真领会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精神。同样,舆论也该注意“灰犀牛过程”。不是吗?有些文章标题已经从最初的“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渐渐演变成“会议强调金融改革开放”。并不是说“金融改革开放”不对,而是跑偏——没有抓住会议的精神实质。这样发展的结果很可能就是“灰犀牛过程”。当然,“灰犀牛”概念本身也在被不断解读,而且越来越歪。

(主编 张学光)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
钮文新
钮文新

中央电视台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兼首席评论员;1985年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数学系,1990年进入《中华工商时报》,1996年至2001年担任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栏目编导,2001年担任《财经》金融首席编辑;主要代表作《股票市场的前世今生》;财经大V频道创始成员。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