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房地产入冬后,燕郊留下一地鸡毛

作者:刘诗萌 孙越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7-22 13:32:46

摘要:两次限购令后,今日的燕郊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沉睡之城”。《华夏时报》记者看到,与2017年初如火如荼的购房大潮相比,现在的“中介一条街”燕灵路口冷清了太多。

房地产入冬后,燕郊留下一地鸡毛

见习记者 刘诗萌 实习记者 孙越 燕郊报道

7月18日下午,刚刚下过雨的燕郊并不炎热,街上却还是少有行人。位于河北三河市的燕郊,被称为北漂们的“睡城”,每天有30万人早上跨省去北京上班,晚上返回燕郊休息。也正是因此,这里早早成为炒房客投资的重仓,无论是中介还是地产商,都以“燕郊肯定会划入北京”为噱头,为一个个面对高房价有些退缩的购房者打上一针“兴奋剂”。

然而,两次限购令后,今日的燕郊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沉睡之城”。《华夏时报》记者看到,与2017年初如火如荼的购房大潮相比,现在的“中介一条街”燕灵路口冷清了太多。虽然街上仍然都是楼盘销售中心和中介店面,但走近一看,很多中介已经闭门谢客,个别仍在营业的售楼中心或中介,里面的销售人员三五成群地玩手机、聊天,或者各自对着电脑,店内并无前来咨询的客户。

中介“闲着”背材料

“上个月就三千多块钱。”走访环京楼市时,一位不愿具名的中介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他表示,中介的工资由底薪和销售业绩提成组成,我们店里员工的基本工资只有两三千元,业绩好的时候过万都不是事儿。而上个月,他的工资却经历了滑铁卢。另一位兴达置地的工作人员提起业绩则长长地叹了口气,说房价都降了七八千了,日子实在不好过。

记者走进京榆大街富力广场的售楼中心时,装饰富丽堂皇、三四百平米的大厅里只有一名工作人员姜华(化名),他告诉记者,“你看这条街上卖房的都少了,都失业了”。

2007年就来到燕郊的山西人姜华并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景。2008、2014年燕郊房价的暴跌他都经历过。他告诉记者:“2008年金融危机,2014年需求降低,燕郊都冷清了四五个月,就像现在一样,大厅里都没有人。”交谈之间,另一名销售人员揉着惺忪的睡眼从休息室走出来。

旁边的一中介公司的屋里并没有空余的桌子,但每个桌旁坐的都是销售人员,并没有一个顾客,见到记者进来,一位工作人员主动把座位让了出来,自己靠在了一侧的墙上。接待的中介人员李某开始介绍楼盘,与此同时,对面桌的一位穿着制服的年轻男子正声音洪亮地背着房产销售的相关材料,同时还不停挥舞着手臂,向墙上挂着的地图指指点点。他的声音甚至盖过了正在工作的李某,旁边的一位男士则在认真听他的背诵,时不时给他提醒。同桌还有一位扎着马尾辫的年轻女销售,手持一份厚厚的销售材料小声背着。另外一桌中介人员则在小声聊天,评论彼此手机的型号和功能。

饭馆也跟着倒闭了

不仅仅在燕郊,中介关门的情况在环京热潮楼市的区域都有发生。涿州市范阳西路,曾经是新闻报道上售楼中心和中介林立,楼盘小广告满天飞的繁忙地带,如今已经很难看见中介的身影。记者遍寻只找到一两家中介和一家规模较大的金隅地质嘉园售楼中心。该售楼中心的一销售人员告诉记者,之前有很多不正规、五证不齐的小中介被关停了。

而在固安,我爱我家房产公司的中介人员告诉记者,固安许多小中介都已经要出租或关门了,只有几家大中介还有生意。

不过,在以“房”为主要产业的燕郊,其他行业也受到了波及。姜华告诉记者,在燕郊最热闹,房子卖得最火的时候,这边饭馆卖的菜价都涨了,“现在燕郊饭馆都少了。” 记者看到,午后一点左右时,街上也鲜有外卖送餐的摩托车,到5点记者离开燕郊之前只见过两辆。除此以外,京榆大街上的一些建材五金小店、家居装饰公司也有不少已经关张。

自从燕郊楼市受到政策限制以来,来燕郊看房、买房的人流量大大减少,对小商贩生意的影响也很大。“行宫市场”是京榆大街上有名的低价购物市场,水果蔬菜价格亲民,现在白天也少有人光顾,只有偶尔几个年轻的中介走进去,找地方吃顿午饭。

“顾客太少了,我一天一份儿都卖不出去,就自己吃了两份。”一位在路口卖烤冷面的中年小贩很是无奈地说道。但他对路边房产中介雇来拉客的推销人员仍然嗤之以鼻:“别听他们的,现在燕郊已经没房了,说有房的都是骗你的。”

然而也有不少人对未来仍然持乐观态度。在燕郊落户十年,已经购买了两套房子的姜华对记者表示,如果手里有闲钱,肯定还会趁着现在低价再买一套。“等政策一松动,肯定还会涨回去。”他说,“我在这儿那么多年了,每次都是这样,房价一涨,人就回来了。”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