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中信银行全年信用卡交易额突破万亿大关 信用卡业务公司化改制积极推进中

作者:朱丹丹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7-24 10:31:38

摘要:近年来,中信银行信用卡业务保持了较快的发展速度,全年信用卡交易额10742亿元,突破1万亿大关。

中信银行全年信用卡交易额突破万亿大关  信用卡业务公司化改制积极推进中

华夏时报记者朱丹丹 深圳报道

信用卡业务俨然成为了各大银行零售业务增长的重要发力点。

近日,《华夏时报》记者在走访过程中了解到,近年来,中信银行信用卡业务保持了较快的发展速度,全年信用卡交易额10742亿元,突破1万亿大关。

“我们信用卡在跨界合作领域先行,主动联结行内外多方力量挖掘客户共生渠道,不断丰富产品与服务内涵,以满足客户多元化需求,持续为客户提供高价值服务。”中信银行方面人士介绍。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这两年来,银行分拆信用卡业务已成趋势。

早在2015年7月中信银行就曾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开展信用卡业务公司化改制的议案》,同意开展信用卡业务公司化改制,拟由中信银行和中信银行子公司出资共同设立中信信用卡公司。

对此,中信银行信用卡中心副总裁张薇表示,“关于我们公司化的问题,应该说我们还是在积极的推进当中,从行内讲,我们的态度还是非常的积极,一直跟监管部门也在保持密切的沟通。我们的正式申请也已经递交到相关部门,这个进程还在持续推进中。”

此外,她还进一步坦言,信用卡行业最大的风险仍然还是信用风险;而与同行业发卡规模的银行相比,从不良率和不良水平来看,该行仍处于中等偏低的水平。

全面深化和互联网行业的跨界合作

在商业银行整体利润有所下滑的背景之下,信用卡业务却一直维持着高增长态势。

近日,《华夏时报》记者在走访的过程中获悉,2017年中信银行信用卡的发卡总量预计将超过4000万张。

“信用卡的发放如今已经不再是粗放式的发卡,而是精准定位客户的营销。信用卡中心追求发卡量的前提是做好风控。”中信银行方面人士则坦言,实际上,中信信用卡在行业中获批量和申请量的比例在行业中处于偏低水平,其筛选客户的条件并不低。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信用卡业务前期的投入较大,客户积累周期很长,所以,要在该业务领域实现盈利,通常周期在8年至10年。

而中信银行信用卡中心自2002年筹建至今已经稳步发展15年。

“信用卡实际是一个需要有数年的经济周期和经营才能够盈利的商业模式。” 张薇表示,“2006年12月,我们发卡三年实现盈亏平衡,是中国以最短的时间和最少的资本投入实现盈利的信用卡中心。”

数据亦显示,2016年,中信银行的信用卡净利润增长77%,非利息净收入达到168.86亿元,占零售银行非利息收入的72.82%,占全行非息收入的35.4%。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中信银行信用卡一直在全面深化和互联网行业的跨界合作。

比如与百度合作推出“中信百度金融联名卡”;联合京东金融业内首发中信京东白条联名卡,打通了信用卡与京东白条的双账户、双额度,日常刷卡消费亦可抵扣京东消费;又与腾讯不同的事业群都有合作产品等等。

“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信用卡产业发展环境也发生着显著变化。一是金融脱媒化和利率市场化加速推进,信用卡产业面临组织变革、转型升级、提质增效的挑战;二是‘互联网+’催生新业态,多元化支付需求升级,信用卡产业急需加快产品迭代创新,以满足客户复杂多变的消费需求;三是金融科技公司异军突起,抢占线下场景,争夺零售市场,倒逼信用卡产业审慎思索跨界竞合关系。”中信银行方面人士分析指出。

对于信用卡业务模式,上述人士进一步表示,该行一直在尝试构建无界生态,以信用卡为端口,通过跨界合作拓展客户资源,并导入各式场景应用,搭建金融生态平台以满足客户更多的需求。

张薇亦坦言,“经过几年的发展,我们互联网获客已经占到了整体获客权重的50%以上。“目前该行信用卡中心的产品主要有三块产品线,除了大家最了解的信用卡产品,还包括增值产品和消费金融产品(比如现金分期)。

信用卡行业最大风险仍是信用风险

虽然信用卡依旧保持较快发展,但大家对其信用和欺诈等风险的讨论也从未停过。

“其实信用卡行业最大的风险仍然还是信用风险” 张薇坦言,持卡人因为经济状况恶化或各种各样原因还不上钱,这样的风险仍然是目前最大、最突出的风险。这几年该行在信用风险上越来越精准的从人群和客户识别方面去完善其流程风险控制体系。

她还进一步透露,“从我们银行的不良率和不良水平来看,与同行业发卡规模的银行相比,我们仍处于中等偏低的水平。那么在用卡环节的风险,现在大家都知道人民银行在推EMV芯片卡,芯片卡上了之后,伪冒风险会大大降低。”

值得注意的是,提及信用卡客户的筛选,难免不让人想起关注度较高的校园贷。早在2008年前中信信用卡曾经介入过该市场,其后因监管规定退出。

不过,今年6月28日,银监会、教育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表示将鼓励商业银行积极研究探索校园贷可持续经营模式,通过发展正规金融“正门打开”。

“目前青岛银行和青岛农商行均推出了校园贷专项产品。”青岛银监局副局长李继明此前表示。

而且之前建行、工行等国有大行也相继在部分区域进行校园信用卡业务试点,其授信额度均在3000元至5000元,部分业务需要父母来担保。

对此,张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亦表示,“校园贷市场前几年信用卡这块已被叫停,我们觉得至少从消费需求来看它是存在的,是有市场的,也是有需求在的,这一块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我们还是希望正规军能够进入校园市场,现在监管也开始落实还款来源,落实到还款来源之后就可以发贷记卡。”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