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央企“抢食”环保工程 文一波:专业环保公司日子更难过了

作者:马维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7-24 17:05:02

摘要:目前环保工程的投资主体已经变成央企的基建队伍。面对变化,文一波把目光投向了新的领域,借助垃圾分类、互联网环卫、再生资源回收利用等,他未来打算编制一张大“网”。到那时,桑德集团可能会变成一个最大的社区服务商,或者最大的主干物流运营商,不再是今天这样的环保公司。

央企“抢食”环保工程 文一波:专业环保公司日子更难过了

本报记者 马维辉 北京报道

“中国没有什么‘蓝海’,如果存在也是阶段性的,任何一个行业在中国‘蓝海’顶多两年,因为中国人太聪明、太勤奋了。”6月15日,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荣誉会长、桑德集团董事长文一波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在环保产业,文一波自认是“比较先知先觉的”。“当大家还在‘打城市’的时候,我们2010年就开始‘打乡镇’,拿了一批很好的项目,积累了足够的能力,包括产业链、设备、技术、团队、业绩等。在水处理打得比较激烈时,我们又看到了固废的市场、再生资源的市场、环卫的市场……基本上每个板块桑德都会提前布局,做得早,项目质量也都比较好。”

在他看来,目前环保工程的投资主体已经变成央企的基建队伍。面对变化,文一波把目光投向了新的领域,借助垃圾分类、互联网环卫、再生资源回收利用等,他未来打算编制一张大“网”。到那时,桑德集团可能会变成一个最大的社区服务商,或者最大的主干物流运营商,不再是今天这样的环保公司。

有人认为,文一波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家”,但他表示,自己并不是故意求变、求新,而是要找到新的生存机会,找到跟其他产业差异化的服务和商业模式,不能简单地跟别人打价格战。

“环保企业的日子更难过了”

在文一波看来,目前环保工程的投资主体已经变成央企的基建队伍,都是一些体量比较大的上市公司,民营企业基本没什么机会,PPP也参与不进去。

大量的非专业公司投资,加上项目投资额普遍巨大,种种原因造成了PPP项目开工率偏低,有专家估计只有20%-30%。对此,文一波表示,“开工率比较低确实是事实”。

“很多PPP项目拿出来的时候都比较粗糙,企业签的是框架协议,真正签约的时候就需要细节谈判,3-5个月都算是快的。”文一波说,“很多PPP的基础条件,如土地手续、环评、拆迁等,量都特别大,短时间内弄不下来。例如,黑臭水体治理、海绵城市等都涉及大量拆迁,拆不动的时候,就需要调整方案。”

不过,在他看来这些都是阶段性问题,下一步市场自己会纠偏,现在有些建筑企业也已经发现了问题,主动来找桑德这样的专业环保公司,一起解决问题;第二政府也会纠偏,现在选的都是建筑施工企业,未来更多的将是政府购买服务,按效果付费。

“这一纠偏过程时间不会太长,也许只需要2-3年。”他表示。

而在市场转变之前,环保企业可能要过一段时间“苦日子”。文一波表示,虽然现在环保市场扩张非常快,但绝大部分中小企业的日子反而更难过了。

他说,未来环保企业会向两方面发展,一类是平台型公司,做综合,最后只会剩下10-20家;另一类则是专业型公司,不断地“合并同类项”,例如做阀门的,原来可能有1000家,以后只剩下100家,同时又会不断产生新的细分领域。

“环保产业一直是红海,以新能源为例,每年企业的‘死亡率’是60%,连续十几年都是这样,但总体行业发展速度很快,每年都有30-50%的增长,所以企业压力很大。”他表示,“能做好环保企业的,做别的肯定没问题,我们的污水处理厂多复杂啊,每个地方水质都不一样,地质情况也不一样,相比来讲其他行业就简单多了。”

未来环保企业长啥样?

文一波预测,未来的生活方式可能与过去完全不同。例如,现在是城市化,将来大家则都往农村跑,城市的污水处理厂将由不足变为过剩,垃圾发电厂也从“不够”变为“吃不饱”。

面对变化,文一波把目光投向了新的领域。2016年12月2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主持中央财经工作领导小组会议时提出,要普遍推行垃圾分类制度。在文一波看来,推行垃圾分类,依靠居民提高意识或政府强制都不可行,必须通过市场化的方式。例如,桑德集团在安徽进行过试点,每个社区设立一个垃圾分类亭,由2名专门的工作人员来做垃圾分类,他们同时兼职负责这个社区的快递收发,垃圾分类亭还有大屏幕广告,每年的广告费收入有10万元,用这些钱就能养活这两名工人。通过这种市场化的方式,能够让垃圾分类“运行起来”。

垃圾分类之后是互联网环卫。目前,桑德集团已有百余家环卫公司、6万名环卫人员,通过互联网和物联网的手段,任何人,在任何时间地点,占有任何物理资源都能被监控,管理上不用做调度和考勤了,而且还可以按时计费、线上支付。把所有数据连起来之后,什么地方有什么资源,什么时候去车拉走最合适,都能够计算出来,不用再“空车满城跑”了,物流成本能降低60-70%。

第三个环节是再生资源回收利用,2015年10月,桑德成立了独立平台公司——桑德再生,注册资本5亿元,运营资本50亿元,专注于再生资源项目的投资和运营管理。文一波表示,有了互联网环卫那些数据,全国哪个地方有废品,具体是什么类型的资源,我在地图上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然后合理布局建厂,这种决策管理是与以往完全不一样的。

最终的目标,则是做一张“网”,越大越好。它要足够海量,文一波现在要求他们所有的环卫链、再生资源链、社区链、水处理链、垃圾链等都要“链”起来,所有设备、工程、技术、操作等的数据全部上传。“等到数据真正‘海量’的时候,就开始有一个质变。亚马逊的云服务一年能有200亿美元的收入,靠的就是大数据的积累,我们把‘网’做完之后,就不再是简单的环卫、废品回收、快递物流了,慢慢它会变成一个内在有联系,不断产生新价值的东西,这个东西就是未来。”

“结合我们的新能源电池,我们做的车,我们的垃圾分类进社区,可能有一天桑德就变成一个最大的社区服务商、最大的主干物流运营商,根本不是一个环保公司了。”文一波表示,“我相信最后的环保公司不一定像今天这样,京东、阿里、腾讯也不是当初他自己认为的那样。我们现在的业务,如污水处理、垃圾处理等是一些核心点,利用这些环保机会,拓展自身业务,再建立一个门槛。”

在他看来,所谓门槛就是在某一领域、某一业务模式上,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进来”。譬如现在阿里、腾讯做的事,基本上就没人去做了,而PPP随便谁都能进来,也就谈不上什么门槛了。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