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在尼罗河畔修大坝

作者:马晓霖 李靖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7-25 19:11:22

摘要: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中国水利电力对外公司联营体承建的上阿特巴拉水利枢纽项目,这是目前中国公司在苏丹承包的最大单项工程项目,也是中国公司在海外获得的第二大单项水利工程合同。

在尼罗河畔修大坝

2017年2月3日,苏丹上阿特巴拉水利枢纽正式发电,图为庆典现场。

马晓霖 李靖云

产品、品牌、生产标准之外,工程建设是中国企业在海外的重点。目前中国企业的工程承包总量位居世界前列,也带动了相关产品的贸易和生产标准。苏丹是中国工程承包最早进入的海外市场,其经历本身就是最好的范例。宁夏卫视《解码一带一路》在苏丹采访了由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中国水利电力对外公司联营体承建的上阿特巴拉水利枢纽项目,这是目前中国公司在苏丹承包的最大单项工程项目,也是中国公司在海外获得的第二大单项水利工程合同。本期“中国企业在海外”,国际问题专家、宁夏卫视《解码一带一路》主编马晓霖专访了上阿特巴拉水利枢纽项目总经理刘勇刚。

苏丹“三峡”工程 泽被全民

马晓霖:我了解到上阿特巴拉水利枢纽项目由鲁米拉和博达纳两座大坝组成,主要功能是灌溉、供水,还兼顾发电,大坝水库库容30亿立方米,灌溉面积50万公顷,未来将可以惠及苏丹三分之一的人口,您能不能给我们具体讲讲这个项目的规模、结构和特点?

刘勇刚:上阿特巴拉水利枢纽项目是中水电公司和三峡集团在苏丹牵头组织实施的第三个大型项目。2003年,我们公司牵头组织建设了麦洛维大坝,合同金额是6.5亿美元,这是当年中国公司在海外承建的最大项目。后面我们又在苏丹建设了罗塞雷斯大坝加高项目。上阿特巴拉水利枢纽项目是我们组织实施的第三个大项目,位于苏丹的东部,这里号称是苏丹的粮仓,是非常重要的农业区。整个项目建成了之后,可以为苏丹700万人口提供灌溉用水、300万人口解决生活饮用水,为超过100万人口提供电力供应。

马晓霖:中国企业在苏丹开发水利项目,为当地经济发展发挥了哪些作用?

刘勇刚:麦洛维大坝项目2003年开工建设的时候,当时号称是苏丹的三峡工程。麦洛维装机总容量是125万千瓦,比当时整个苏丹全国总装机容量的两倍还要多。在这个项目做成之前,苏丹整个发电主要是靠柴油发电机。有一件事我印象很深,我刚来苏丹的时候,首都喀土穆每到黄昏的时候各家各户都开始用发电机发电,满城轰鸣,而且到处冒黑烟。麦洛维投产之后,一下子改变了它用柴油发电机的现状。更重要的是麦洛维大坝建成之后,苏丹逐步形成了电网。之后,我们又相继建设了罗萨雷斯大坝加高项目和上阿特巴拉水利枢纽项目,这3个大项目做完之后,苏丹整个的电网现在形成了一个稳定的网络。苏丹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国家,建设这些水利项目对于苏丹社会经济建设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对经济发展也是非常有好处的。从2009年6月30日起,苏丹民用电和工业用电费用降低了25%,农业用电降低30%。麦洛维大坝也荣获了中国境外工程“鲁班奖”。

在非洲搞水电 潜力巨大

马晓霖:我知道你们在建设这几个大坝的过程中,苏丹正处于内战期间,部族冲突严重,治安环境也不是太好。你们当时都遇到过什么样的困难,又是怎么解决的?

刘勇刚:我们这个项目在建设过程中需要大量的设备,机械设备是需要大量耗油的,而我们在建设的高峰期,每天油的用量是3万升柴油。当时有1个月的时间,整个项目加在一块儿每一天高峰的用油量接近10万升,这导致对方的支付能力一下受到很大的影响。又因为南北苏丹分离,使得苏丹的油料供应一下子也变得很紧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三峡集团还有中水电母公司,对我们整个的人力物力进行了非常大的支持,实实在在地投入了将近1.7亿美元的货币资金,应该来说,这在当时对整个项目的顺利朝前推进,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马晓霖:那当时在安全方面有没有给你们保障?虽然施工地区离核心冲突区有一些距离,但是毕竟在苏丹国内发生动荡战乱的情况下,这个问题好不好应对?

刘勇刚:我们开发的项目位于苏丹政府的传统控制区,相对来说还比较稳定;第二这个项目都是非常重要的民生工程,所以上到总统,下到平头老百姓,各级人员都非常关注和关心。他们也对这个项目本身设置了专门的安全部队,进行外围的保护。我们内部之间再有一些当地的专业保安公司,再加上自己内部的一些保安措施,总体来说还是很安全的。

马晓霖:电力合作是最难的技术合作,不同国家基础电力的标准不一样,那咱们在苏丹开发水利项目,在这个方面都有过哪些问题,又是怎么解决的?

刘勇刚:我们进来的时候,几乎是从一无所有起步的:没有任何设施,没有道路,也没有我们现在看到的所有这些东西。苏丹这个地方应该说它的基础设施比较薄弱,它以前都是依赖西方的一些标准,对他们自己来说,标准方面几乎是一张白纸。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反倒是对我们做技术输出、规范输出比较有利。在这个过程中,因为中国这些年在修建电站方面积累了很多经验,取得了很多成绩,业主对我们的信任度也越来越高。

马晓霖:那这个信用度具体是怎么建立起来的,是听你们口头说还是他们实地去考察?

刘勇刚:我们是用两种方式。第一个是碰到具体问题的时候,我们会把国内的专家请到现场,针对现场出现的问题,进行类似会诊的方法来解读问题;如果采用这种方法,他们还没有直观的感觉,很难理解或者是理解得不透彻,这个时候我们就把他们请到中国去实地考察。我们三峡集团、中水电公司在国内也有很多大型数据,甚至有一些具体的项目正在建设中。所以,把他们请到国内去看一看,这就非常直观了,这两种方式一结合,我觉得就有一个非常好的效果。

马晓霖:一般来讲,大型水利枢纽建设牵扯到生态移民,我不知道咱们项目系统动迁移民的相关工作规模如何,都是怎么处理的?

刘勇刚:咱们这个项目一共是有将近20万左右的移民。因为苏丹地广人稀,所以它的移民绝对数相对来讲比较少,但是20万对它这个人口只有3000万的国家来讲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了。在移民方面他们也借鉴了中国的经验:我们选一块地方建一个移民村,然后让移民搬到新的移民村安居乐业,这对他们的生活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改善。我们刚来的时候,即使是现在我们也能看到,很多当地的居民住在很简陋的茅草屋里。可现在在大坝的下游,有几个很大的移民村,里面有非常现代化的设施,配套建设也做得非常好。

马晓霖:在您看来,整个非洲大陆未来5年、10年水利电力系统的市场有多大?

刘勇刚:据我了解这应该是很大的一个市场。在整个非洲市场上,苏丹、埃塞俄比亚、几内亚等几个国家都基本处于刚刚启动开发的阶段。我觉得非洲非常适合发展水电,它不像火电或者其他的能源结构,会消耗资源,会污染空气,水电作为可再生的、可重复利用的清洁能源,非常适合非洲这片大地。目前来讲,非洲很多地方的发展还很落后,而水电是一个非常好的发展能源方向。我们有成熟的技术,有成熟的经验,然后有配套很好的装备,应该说,在整个非洲大地水电开发这一块儿,咱们中国企业有非常大一个机会。

(《解码一带一路》是宁夏卫视创办的一档高端访谈节目,节目以“一带一路”倡议为核心内容,就“一带一路”建设中所涉及的热点尤其是经济与贸易投资热点问题,与世界各国、不同行业的嘉宾进行深入探讨,通过各种讯息的组合、不同观点的交锋,为人们呈现全球化背景下最真实、客观、全面的“一带一路”图景。作者马晓霖为博联社总裁、国际问题专家、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解码一带一路》栏目主编兼主持人;李靖云为《解码一带一路》栏目执行主编,资深媒体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