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未上市中小银行的危与机

作者:朱丹丹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7-29 00:11:18

摘要:来自银监会公布的数据也显示,2017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74%,比上季末下降0.01个百分点,但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上升幅度仍明显高于其他类型机构,达到2.55%。

未上市中小银行的危与机

朱丹丹

“现在日子是越来越难过,上班压力大得很。” 一位中小银行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坦言。

虽然上半年整体业绩呈现出回暖态势,但部分中小银行的日子似乎并不那么好过。

近日,《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一些城商行、农商行等中小银行资产质量问题严重,比如逾期贷款快速增加,甚至逾期贷款余额与不良贷款率双升等。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末,不良贷款率方面,淮海农商行和彭城农商行均高达4.99%;城商行中的枣庄银行也达2.84%;逾期贷款方面,2016年末广东四会农商银行逾期贷款余额15.94亿元,占贷款总额的19.33%,其中逾期90天以上贷款相当于不良贷款的3.39倍等。

“受经营区域集中、客户结构单一、风险管理水平落后等因素影响,中小银行不良贷款率偏高具有一定的必然性。” 评级机构东方金诚首席分析师徐承远分析指出。

至于逾期快速增加,多位人士坦言,2016年受宏观经济增速放缓影响,企业经营压力上升,偿债能力明显下降。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除了不良贷款率偏高之外,这两年来,不少中小银行由于资产质量问题导致外部评级被下调。比如今年1月东方金诚将柳州银行的评级从展望调整为负面等。

对此,徐承远也分析指出,这反映部分中小银行资产质量仍不容乐观。部分中小银行不良贷款率仍存在大幅攀升可能,信用风险或将继续上行。

关注类贷款和逾期贷款增长快

“我们工资降了不少,日子越来越难过。”上述中小银行人士诉苦称,“天天让我们宣传产品和拉存款,业绩完不成,如果在所有分支行中排名倒数的,直接撤行长,压力太大。”

不难看出,在监管趋严的背景下,中小银行压力更增。

而《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一些中小银行这两年的逾期贷款或者关注类贷款快速增加。

汉口银行2016年末逾期贷款余额103.37亿元,占贷款总额的10.44%,其中逾期90天以上贷款余额相当于不良贷款的4.68倍;关注类贷款余额153.19亿元,占贷款总额的15.48%;截至2016年末,贵州乌当农商银行逾期贷款和关注类贷款占比分别为15.72%和20.80%,均较上年末显著上升;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例为733.16%……

中国东方资产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报告更是指出,关注类、次级类贷款水分依然最多,但不同之处在于,2017年关注类贷款的水分更为集中,这说明银行潜在风险压力在加大,在监管趋严、货币趋紧的情况下,这些掩饰的风险最容易暴露。

《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部分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高达4.99%。比如2016年徐州淮海农商行、徐州彭城农商行、江苏睢宁农商行以及贵阳农商行不良率均高于4%,分别为4.99%、4.99%、4.61%、4.13%。

来自银监会公布的数据也显示,2017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74%,比上季末下降0.01个百分点,但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上升幅度仍明显高于其他类型机构,达到2.55%。

“农商行和城商行等中小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明显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主要源于以下原因:农商行等中小银行经营区域受限,贷款客户集中度高;资本实力弱,客户群体质量一般;风险管理水平不高以及相比于大型银行,农商行等中小银行不良贷款处置手段较为单一。”徐承远分析指出。

信用风险或将继续上行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一些中小银行被评级机构降级。

相关数据显示,2016年有2家农商行评级从展望被下调为负面,2017年已至少有1家农商行主体级别被下调,3家农商行评级从展望被下调至负面。比如东方金诚今年1月决定将柳州银行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6月联合资信将四会农商银行主体评级展望由稳定调为负面等等。

“这反映出部分中小银行资产质量仍不容乐观。”徐承远分析指出,资产质量继续分化,部分中小银行不良贷款率仍存在大幅攀升可能,经营业绩明显承压,信用风险或将继续上行。

他认为,由于中小银行的贷款资产质量与地方经济相关性较高,对于经营区域分布于过剩产能集中,产业结构落后地区的中小银行,随着产业结构调整政策的持续推进,此类银行不良贷款率仍面临着大幅攀升可能。同时,中小银行普遍存在着信贷资产五级分类偏差问题,部分中小银行真实资产质量可能还要差于表现出来的数据。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年来,监管层也加大了对银行同业、表外理财等业务的监管。而且同业存单有可能纳入同业负债的消息也不时传出。这种情况之下,受冲击最大的无疑是中小银行。以同业存单为例,数据显示,同业存单已经成为大量中小银行进行负债扩张的主要工具。在同业存单存量的发行结构中,城商行占比高达50%。对应的,城商行应付债券类负债占比达到13.1%。

“在去杠杆和严监管的双重威慑下,银行业表外驱动的盈利模式以及中小银行靠同业存单驱动的主动负债模式未来或难以维系,将面临发展模式重塑的挑战。” 恒丰银行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负责人蔡浩坦言。

徐承远分析指出,“部分中小银行前些年为了追求规模扩张和经营业绩,同业负债、表外理财、委外投资等业务规模大幅增加,杠杆水平也由此上升。”伴随着金融去杠杆和MPA考核的推进,此类银行受到冲击最大,信用风险或将继续上行。

那么中小银行未来转型路在何方?

“未来的转型之路主要应在完善公司治理架构、补齐短板后,从以下两个方向突破:一个是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本源,强化中小银行的区域性银行定位,充分发挥扎根所在区域的优势,依托对区域内经济特征、行业特征和风险特征的深入了解,充分利用绿色金融和普惠金融相关政策,从服务中小微企业中挖掘增长机会,借鉴投行思维,实现与企业共同成长。”徐承远分析指出,“另一个方向则是将风险管理能力作为实现业务增长和防范系统性风险的看家本领。中小银行应与所在区域的信用体系建设深度结合,综合运用工商、税务、海关、公共收费等大数据挖掘细分领域的优质中小微企业客户和个人客户,发展特色零售银行业务,实现精准信贷投放,提高客户黏性,扩大收益来源。”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