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减税深水区还有多少硬骨头?

作者:张智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7-29 00:42:53

摘要:时至年中。当有目标的人们开始检查这半年的“钱袋子”的时候,国家也开始审视这半年的成果。

减税深水区还有多少硬骨头?

张智

时至年中。当有目标的人们开始检查这半年的“钱袋子”的时候,国家也开始审视这半年的成果。

中央政治局7月24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此次会议要求,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继续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但和以往不同,新的要求是,要紧紧抓住处置“僵尸企业”这个牛鼻子,更多运用市场机制实现优胜劣汰。

上半年,“三去一降一补”的效果无疑是明显的。

国家税务总局的数据显示,上半年,仅落实“双创”税收优惠政策,就累计减税2169亿元,同比增长29.6%,其中,落实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税收优惠政策减税828亿元,同比增长44.4%,惠及纳税人3000万户。税收数据反映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亮点突出、新动能茁壮成长,成为拉动经济税收增长的重要力量。

国家税务总局收入规划核算司副司长郑小英介绍,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推进,以及营改增等政策效应的不断释放,利好明显,其中,第二产业税收收入由降转升,反映出实体经济好转;第三产业税收收入占比不断升高,反映出我国经济结构继续优化。

“我们的法定税负水平还是有一定的下降空间。中共中央政治局降低宏观税负的决议完全符合实际的税制改革战略,目前仍未完全落实到位,应继续坚定不移地深化税制改革,进一步降低宏观税负。”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许善达表示。

减税主线

按照政府工作报告的要求,2017年将进一步减税降费,要让企业有切身感受。

在减税方面,2017年将扩大小微企业享受减半征收所得税优惠的范围,年应纳税所得额上限由30万元提高到50万元;科技型中小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由50%提高到75%。

在降费方面,2017年将全面清理规范政府性基金,取消或停征中央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35项,减少政府定价的涉企经营性收费,继续适当降低“五险一金”的有关缴费比例,降低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用能成本、物流成本等。

在企业看来,在最希望国家出台的政策中,70% 以上的企业建议出台相关“结构性减税”、“降低融资成本和拓展融资渠道”等方面政策,60%以上的企业希望“降低企业用能、用地成本”、 “取消不必要的审批手续、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

“当前我国的税费征收管理仍不规范,涉企减税清费尚有较大空间。应按新版《立法法》税收法定原则,加快与企业有关税收的立法,取消不合理税种。结构性减税的重点应该是大幅降低非税收入,尤其是清理整顿各种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在宏观形势的压力下,尤其需要对中小企业采取临时性的税收减免措施。”业内人士表示。

改革进行中

事实上,从2013年11月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来,本轮财税体制改革已经进行3年多。

随着减税降费力度的加大,税制改革也在不断加速。

“国务院出台的六项减税政策有‘三个特点’,组合发力,做到了货物和劳务税、所得税、财产行为税三大类税种的全覆盖;涉及面广,不仅涉及企业,还涉及个人;形式多样,不仅有前期改革政策的完善,也有新增的改革,不仅有前期试点后全面推广的政策,也有新的试点政策,不仅有前期‘到点’政策的延续,也有新政策的首次推行。”税务总局所得税司副司长刘宝柱表示。

目前,六项减税政策文件已全部出台。

对于税改红利,企业的感受是实实在在的。据奇瑞汽车税务部部长江澜介绍,从最初的6+1服务,到后来的7+3行业,再到如今营改增的全面推开,5年中奇瑞累计增加的进项税金超过1.7亿元。对金融服务注意区分直接收费服务与贷款服务,不仅提高了经济效益,而且规范了财务管理。

当前,我国税收改革步入攻坚期、深水区。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王军指出,随着营改增深入实施,中国直接税体系改革提速,地方税体系构建加快,税收征管体制改革稳步推进,预算管理体制也相应做出重大调整,与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相匹配的财税体制改革驶入快车道。

2017年,党的十九大将召开,这也是实施“十三五”规划的重要一年和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在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下,税制改革的顶层设计也将逐渐明晰。

据悉,在税制改革方面,今年将研究提出健全地方税体系方案。研究推进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改革。继续深化资源税改革,扩大水资源税试点范围。贯彻税收法定原则,配合做好烟叶税等税收立法工作。起草环境保护税法实施条例、政府非税收入管理条例。研究制订个人收入和财产信息系统建设总体方案。

在财税体制改革的三大任务中,改进预算管理制度和深化税制改革都有了一定进展,理顺央地财政关系则被认为是改革中最难啃的“硬骨头”,进展缓慢。

业内人士认为,在我国哪些事情该由政府承担,不同级次之间政府应如何分工,可能尚缺乏严密的论证,包括教育、社会保障等,目前仍未明确。政府与市场的分工、政府与社会的分工、政府与政府间的分工,仍然是重要的研究课题。

事实上,土地财政低迷不振、营改增后地方税收收入锐减、费用收入的增加,都是央地财政关系没有解决带来的衍生物。我国的税收制度确实需要不断完善,按照目前的规划,2020年要实现税收法定,为企业健康发展提供一个好的环境,是当务之急,也是最终目标。

同时,要在2020年基本建立现代财政制度,对于财税改革来说,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