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钢铁去产能的得与失

作者:杨仕省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7-29 01:53:11

摘要:在夹缝中野蛮生长了几十年的“地条钢”,在今年被下了最后通牒——6月30日之前在国内全部清除。不负众望,官方称1.2亿吨的“地条钢”在6月30日大限之期基本被清理完毕。

钢铁去产能的得与失

杨仕省

又有“地条钢”死灰复燃了?

没错,“地条钢”又简单粗暴地“死灰复燃”了,有几个省的中频炉偷偷开启,连夜运作。诱惑是致命的,“地条钢”最大的诱惑就是丰厚的利润,而唯利是图的钢企就算是拼死一搏也要偷偷生产一回。

不过,想复产?没门!国务院督查组闻声而至,彻底取缔“地条钢”后复查验收行动又马不停蹄地来啦。国务院在7月16日派出了18个督查组,分赴18个省市,对“地条钢”企业进行复查,确保不再“死灰复燃”。

在夹缝中野蛮生长了几十年的“地条钢”,在今年被下了最后通牒——6月30日之前在国内全部清除。不负众望,官方称1.2亿吨的“地条钢”在6月30日大限之期基本被清理完毕。

效果立竿见影

近日,在市场传出钢铁断货声之际,“地条钢”复产的小春天似乎又来了,不料严打也随之而来。

国务院近日第四次派出督查组,分赴天津、内蒙古、湖北等18个省份实地督查,对各地进行全面对标对表,核查调查。

相比之下,政府对去产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去年11月发布的钢铁业“十三五”规划,对去产能的表述已从国发6号文中的“压减”改为“净减少”;去年12月9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更是提出去产能要有“实质性”进展。可以说,要求相当清晰。

去产能的效果在上半年是立竿见影的。据国家发改委消息称,截至6月30日,全国共取缔600多家“地条钢”企业,涉及产能1.2亿吨,涉及企业均已停产、断水断电。接下来,相关部门8月份将开展抽查验收,确保“地条钢”不再死灰复燃。

“这消除了市场的不公平竞争,替钢铁行业的健康发展夯实了基础。”7月25日,“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徐向春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此次去产能一举解决了20多年困扰钢铁业的顽疾——去不掉的“地条钢”。

这其中,做得较严格的要算河北和江苏。就河北来说,今年5月该省在钢铁煤炭去产能攻坚战动员会上立下“压减1726万吨钢铁、1422万吨炼钢产能”的军令状后,7月该省进行了史上最大规模化解过剩产能集中行动,共压减炼铁产能312万吨、炼钢产能486万吨。

截至目前,今年全国共退出钢铁产能3170万吨,完成年度任务的63.4%。这虽然与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再压减钢铁产能5000万吨左右”的要求还有一段距离,但任务完成已过半。

“此次整治,要严防‘换个马甲’的‘地条钢’重回人间。”原国家冶金局副局长赵喜子提醒。

技术提升的新机遇

在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看来,钢铁业此次整治最突出的亮点就是“不能新增产能”。李新创表示,要坚决彻底去除那些游离于国家统计范畴以外无序竞争的工频炉、中频炉生产的“地条钢”产能,扶优去劣。

“地条钢的彻底退出是好事,同时也暴露出大量的废钢资源弃而不用,甚为可惜。”徐向春举例说,6月份废钢出口暴增至20万吨。

就此,中国电炉钢冶炼专家朱荣认为,以废钢为原料的电炉钢冶炼生产是国际钢铁行业发展大趋势,如美国电炉钢比例达到70%,日本达到40%以上,而中国仅6%左右,可见中国还有巨大的发展潜力。

“发展电炉钢冶炼,必须坚决取缔‘地条钢’,去除与规范企业抢资源、抢市场的工频炉、中频炉‘地条钢’产能。”据赵喜子估计,目前“地条钢”产能不少于1.2亿吨,产量不少于7000万吨,如果把7000万吨“地条钢”产量全部砍掉,每年可以减少1.2亿吨铁矿石进口,腾出7000万吨废钢给优势企业,既节能又环保。

十年前的钢厂只要埋头扩产就能赚钱,建得越快,赚得越多,而今这样的机会早就一去不复返了,那些曾经风光无限的钢企却陷入负债累累的窘境中。

从2003年开始,中国钢铁业经过数十年的合纵连横,成就了一批钢铁大佬,但也将更多的中小钢企置于了生死边缘。过去钢铁行业的“野蛮生长”,注定了当前的阵痛是无法避免的。

到今年上半年,去产能超过了2亿吨,其表现是行业的经营状况大幅好转,如吨钢的利润可达600-700元,有的钢厂接近一千块钱。

与供给侧改革相互呼应,目前的钢铁业也处于历史上罕见的景气状况,带动相关行业价格出现轮番上涨。更重要的还是,银行等金融机构对煤炭、钢铁等过剩产能行业的债务风险,似乎也得以缓冲。

企业的疑虑

去产能虽然取得了显著成绩,但需解决的问题仍在。

“去产能是全国性的,不应只由河北承担。”近日有河北钢企发出了“不公平”的抱怨,当河北不折不扣地去产能时,东部某省的钢铁产能反而增加了1500万吨。除此之外,部分钢企还对环保方面的公平性表示不满。有报道援引河北国有钢厂负责人的话称,合规企业生产一吨钢的环保成本约为150-200元,但环保执行较差的企业成本则仅为40-50元/吨。

公平性之外,资金问题也成为钢企的心病之一,包括不到位的补偿资金和企业因缩减产能面临的资金难题,钢企因此过上了如履薄冰的日子。在采访中,一些钢企负责人抱怨说,有关部门制定钢铁去产能目标时,将50吨以上的大电炉一概判定为去产能对象,不可取。

徐向春说,一些负债过重的企业,不仅债务没有得到重组,反而还要“负重前行”。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风口浪尖内容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