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却还在工作

作者:王晓慧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7-29 02:59:48

摘要:在黄文政看来,超低的生育率下,中国人口已经出现老龄化与少子化并存的结构特征,未来中国人口最大的挑战就是老年人口负担。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却还在工作

2027年的一天深夜,位于三里屯酒吧街一家具有年代感的匈牙利餐厅里,几位老年服务生正在忙碌,其中一位年近80岁的服务员拿着一本英文菜单,风趣地向客人介绍着店里的特色菜,并强烈推荐一款餐厅著名的煎烤鹅肝配焦糖淋水果,“味道非常nice。”他可爱而不失绅士地做了一个OK的手势。

等餐期间,一位老人弹着爵士钢琴,神情专注、如醉如痴,一曲《茉莉花》被演绎得悠扬清丽。

目前,以上情景可能只是一个幻想,但十年后,这个幻想很可能变为现实。由于劳动力短缺,老年人将被视为宝贵的劳动力资源,高龄老人就业将会成为常态。

老龄化与少子化并存

在大部分人的印象里,中国最不缺的就是人,要说中国面临人口坍塌的危机无异于天方夜谭,实际上,正是这种想当然的心态遮盖了已经发生、正在发生、将要发生的人口形势转变。

“老龄化与少子化并存的人口结构叠加将使得劳动年龄人口净减少。”人口问题专家、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生物统计学博士黄文政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10年,中国生育高峰期的女性数量将下降超过40%,而中国的生育率大概只有世界一半左右,这两个因素叠加在一起,有可能使得中国出生人口在未来一到两代人的时间里下降到只占世界的3%到4%。

这样的变化触目惊心,而且,影响已悄然渗透开来。

近几年来,中国经济增速持续下滑,究其原因,业内大致给出了两种观点:一种认为,中国经济应该进入中低速增长的阶段;另一种则认为,中国这次经济下行主要是受国际环境影响,由于国内城市化水平较低,其实还有非常大的空间,经济下行是暂时的。

对此,长期关注人口政策与经济发展关联问题的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有不同的看法,在他看来,人口政策才是经济下行的主要原因。

提及人口政策,时间还要回到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开始实行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直到2013年底,才实现了从双独二孩到单独二孩的转变。根据国家统计局历年的人口抽样调查,中国自上个世纪90年代就低于世代更替水平,到目前总和生育率稳定在1.4左右,也就是说,按照现在的生育水平,一个妇女一生只生1.4个孩子。

1.4个孩子是什么概念?这样的生育率还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

“从1982年到2014年,中国0-14岁人口占总人口比重从33.6%降到16.5%,远低于世界平均的27%,不到印度34.4%的一半,也低于美国的21%。同期,中国0-14岁人口总量也从3.4亿萎缩到2.2亿。除非鼓励生育能大幅提升生育率,否则0-14岁人口的数量和占总人口的比例还将进一步快速下滑。”黄文政表示,长期低生育率的另一个后果是严重的老龄化。目前中国60岁及以上老龄人口占人口比例为15.5%,并在未来数十年将直线上升至40%左右,这可能让中国成为全球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未来老龄化如此严重的根本原因是生育率的快速、大幅下降和持续的低水平。

在黄文政看来,超低的生育率下,中国人口已经出现老龄化与少子化并存的结构特征,未来中国人口最大的挑战就是老年人口负担。

80岁高龄老人就业新常态

“一位年近80岁的老人,从BURGER KING(汉堡王)的收银台下班后,杵着拐杖走出餐厅。”这是记者在新加坡快餐厅看到的场景,而在新加坡的机场、酒店、出租车等行业处处可见白发苍苍的职业老人。

新加坡是全世界快速老龄化的国家之一,目前,9个新加坡人里面就有1个在65岁或以上,这个比例到2030年会达到3∶1。

而与老年人增速相悖的是,新加坡的生育率全球排名倒数第一。为了寻求生育平衡,提高生育率,新加坡采取了鼓励生育政策,第一和第二个孩子可获6000新加坡元(约合人民币2.7万元)奖励,第三和第四个孩子则可获8000新加坡元。

之所以提及新加坡,首先,新加坡的社会保障模式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成功的保障模式之一,为此,我国的部分社保制度借鉴了新加坡的经验;其次,新加坡老龄化与少子化并存的情况先于并重于我国,同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在人口问题上,政策调整宜早不宜迟,宜果断不宜犹疑。

为此,在中国人口史上,相关部门在2016年留下了浓重的一笔:这一年,实行了三四十年的独生子女政策宣告终结,全面二孩政策在全国范围内实施。

而这样的放开,对未来能有多大的影响?

长期研究人口与生育问题、自主生育倡导者何亚福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国家卫计委的数据,2013-2015年,我国育龄妇女总量和一孩出生数都逐年减少,这意味着,二孩的增加量难以弥补一孩的减少量。

“即便全面放开生育政策,生育率也只会在头两三年因生育堆积的释放达到或接近更替水平。”黄文政预测,如果生育状况在最近一二十年内无法改观,出生人数在经历短暂的反弹之后依然会下滑,未来人口将极度老化和急剧萎缩。

众所周知,日本是世界上少子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以至于每每谈及人口形势,很多专家都习惯将中国与日本进行对比,认为日本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但是,人口与未来网站的联合创始人、平和英语学校的创办人和校长洪秀平亲历日本后发现,无论是生育意愿,还是实际生育率,中国都比严重低生育率中的日本还要低。

而就在去年,《东京时报》还曾刊登了一组照片,摄影师查普曼记录了许多日本高龄工作者的身影。尽管老人佝偻工作的影像观之令人不忍,但由于劳动力短缺,年近80岁但仍坚守在工作岗位的老人十分常见。

当年,日本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年龄超过80岁的日本老人数量已经突破1千万大关,而据估计,到2060年,日本超过65岁的人口将达到总人口的40%。

“中国的生育率下降比日本要晚30年左右,虽然中国人均寿命仅在全球处于中等水平,但低生育率导致劳动人口数量相对于需要抚养的老人数量迅速减少,让中国30年内将成为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同时,由于劳动力供给受人口结构变化影响比消费需求更直接,短期内劳动力可能趋于短缺。”黄文政表示。

黄文政认为,人口危机制约社会经济发展,给实现现代化带来重大隐患,我国劳动力供给短缺目前已经拉开序幕,2020年之后,20岁到34岁的青年劳动力将面临减少,2030年将比2010年减少1.04亿人、下降32%。

护理你的或许是个机器人

老龄化与少子化并存的人口结构叠加劳动年龄人口净减少,直接给未来养老带来挑战,同样给养老产业带来机遇。

中国有句俗话:“养儿防老”,但是,未来照顾老人的角色有可能会被机器人替代。

午后的阳光温暖怡人,洒进某福利院7楼的玻璃房里。83岁的老人和舞伴“大白”在歌曲《甜蜜蜜》的伴奏下,缓慢地移动着舞步,曲毕,大白的提醒目录显示,老人吃药的时间到了。

看护完老人吃药,大白的传感器告知,为同屋的另外一个失能老人翻身的时间到了,常年躺在床上,病人很容易生褥疮。此后,大白还帮助了该老人完成了排便的工作,而这也是人工护工最不爱做、失能老人最羞于别人帮忙的事情。

晚上,同样拥有着导盲功能的大白,从无人驾驶汽车上扶着一位失明老人从超市购物归来,安顿好老人、归置好购买回来的商品、重新调整了屋内的温度后,大白悄然地离开。

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大白的传感器将所有护理过的老人的心跳、血压、吃药、翻身、出行等数据及时传到了福利院的数据库以及家属的手机中,随后,走到了充电设备前自行充电。

随着人口老龄化的问题日趋严重,人工智能机器人全面介入老年护理领域。

据记者了解,日本在全球产业机器人市场中所占份额已经超过50%。同时有机构预计,2020年日本机器人市场规模将超越工业机器人,达到100亿美元左右,到了2035年将达到500亿美元,服务机器人将是未来日本机器人产业的制高点。

反观我国,老龄产业市场巨大,服务机器人行业发展有望迎来黄金期,服务机器人发展的增速将更快,在未来将具有比工业机器人更大的市场空间和发展前景。

而人工智能的介入,仅是养老产业市场的冰山一角。

有数据表明,到2030年,我国老年人口将首次超过少年人口;到2050年老年人口将达到4亿人,并长期保持4亿人的规模。同时,由于我国出生率的持续下降以及民众预期寿命的持续上升,老龄化进程将会进一步加速,这无疑催生了对养老产业的巨大需求。

就此,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在发表主题演讲《中国社会养老现状》时指出,13-15年后养老产业将会替代房地产业成为中国第一大行业,成为中国新的超过10万亿级的超级大产业。

未来十年,养老产业将全面进入爆发期。

责任编辑:李明徽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