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未来,从雄安出发

作者:马维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7-29 03:19:16

摘要:套用围棋里的术语,雄安新区将成为改革开放的一只“眼”,一着占先,全盘皆活。

未来,从雄安出发

马维辉

7月6日8时8分,北京南站,D6655/6次动车缓缓驶出,开往雄安新区的白沟站和白洋淀站。这趟动车的开通结束了北京到雄安没有直达列车的历史,也使得两地间的通行时间缩短为80分钟。

3天后,就是雄安新区宣布设立一百天的日子。今年4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通知,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这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如果把雄安新区比作一个人,现在的他还处于襁褓之中,几乎很难想象10年后的模样。能够确定的是,雄安新区的起步区面积将是100平方公里,中期发展区面积约200平方公里,远期控制区面积则为2000平方公里,定位于“Ⅱ型大城市”。

按照国家发改委的标准,“Ⅱ型大城市”的城区人口为100万以上、300万以下,这在中国恐怕只是西部一个地级市的体量。这意味着,雄安新区拼的不是规模和数量,而是结构和质量。

雄安新区比肩深圳特区和浦东新区,后两者都是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深圳特区代表的是改革开放的破冰起步,浦东新区则代表着改革开放的深化和全面推开。

经过40年发展,改革开放与现代化建设又走到了一个关键时期,即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阶段。因此,通过深化改革以保障我国发展模式的成功转变和结构的成功转型,其意义不亚于前两个阶段。

“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雄安新区设立的意义,那就是‘创新转型的标志’,它要在新时期创新转型发展中发挥带动和示范作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军扩说。

套用围棋里的术语,雄安新区将成为改革开放的一只“眼”,一着占先,全盘皆活。可以想象,未来这里将成为许多新科技、新体制、新理念试验和落地的载体,人工智能、物联网、移动支付、无人驾驶、虚拟货币、太阳膜、基因医疗、新材料……一系列新技术将从这里诞生并走出,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引擎和火车头。新任河北省省长许勤则把雄安新区定位为:打造成人类发展史上的典范城市。

杨柳春风十万里,雄安天下意如何。中国能否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雄安,将承担起历史赋予它的使命。

智慧的城市

驱车行驶在连接雄县与安新的S334省道,道路两旁都是绿油油的农田。相比唐山、邯郸等地的道路两侧钢厂林立,路面坑坑洼洼,空气灰霾阴沉,这里的环境要优美得多。

在安新县大王镇大阳村,一进村就能看见禁止建材入村的牌子,几个年轻的村民开着车在村子里巡逻,见到陌生人就会询问。从3月3日开始,县政府开展了对城乡违法占地和违法违规建设的专项整治,严禁违法占用土地,擅自新建、翻建、改建、扩建房屋,抢栽抢种抢育苗木等。为防止运送建材进村,进村的路口都设了检查站,安排村民轮番把守。

距离这里约10公里远的三台镇,林立着大大小小数十个工业园区和交易市场,它们大多从事制鞋行业。宣布设立雄安新区后不久,政府部门的工作组就进驻了三台镇崔公堤村,与鞋厂老板们进行过两次座谈,还上门走访了一次,了解厂子有多大,工人和日产量有多少。随着雄安新区的设立,这些工厂搬迁的脚步也越来越近了。

这几天,安新县大王镇小王营村的村民突然发现,附近来了很多地质调查队员,每隔几十米就打一个孔,每个孔据说都要打上百米深。未来,这些农田、村庄和工厂的所在地,则有可能成为中国最“智慧城市”的地方。

这些调查队员来自中国地质调查局、河北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等单位,他们于6月14日入驻,投入200多台钻探、物探、试验等野外施工设备和1400多名施工技术人员,范围覆盖雄安新区全境。

这是一项规模浩大的“透明雄安”工程,在这里,国土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将从万米深处地质调查开始,打造国土空间立体开发示范区,来支撑服务雄安新区的规划和建设。

针对不同地下空间、资源利用目标层位,中国地质调查局将调查地下0至10000米范围内土壤层、工程建设层、主要含水层、地热储层、深部探测层的地质结构和地质参数,建立不同空间尺度四维地质模型,打造“透明雄安”基础平台。

“雄安新区将成为我国‘空间、资源、环境、灾害’多要素城市地质调查试点的第一个示范区。”中国地质调查局水环部负责人郝爱兵说。

截至6月30日,地质调查队已验收钻孔237个,正在施工钻孔183个,累计完成钻探进尺33282.75米,完成总工程量61.35%。调查结果显示,雄安区域地质构造稳定,地面沉降和地裂缝较轻,没有制约城市规划建设的重大地质安全问题。

在这些地质调查的基础上,未来,雄安新区将建设起一个规模庞大的“地下雄安”。参照国际经验,在土地资源约束条件下,我国城市要向地下要空间。而“地下雄安”的前途则非常广阔,区内地下100米深度内以黏性土为主,仅在地下26至40米深度分布连续含水层。总体上土体结构较均匀、颗粒较细,沙层分布较少,工程施工条件好,十分适宜地下空间开发利用。

为保护地下26至40米深度的连续含水层,中国地质调查局建议:雄安新区的地下空间要分浅层(埋深0至26米)和中深层(埋深40米以下)两个层位规划开发,浅层地下空间上部可作为仓储购物、生活娱乐、停车场和民防工程等建设空间,下部可作为综合管道、地下交通等建设空间;中深层地下空间上部可作为地下交通、物流通道等建设空间,下部可作为储水管廊、特种工程等战略基础设施建设空间。

“雄安新区规划的一大亮点是将建设地下管廊式基础设施,城市交通、水电气供应、城市灾害防护系统,甚至包括铁路线和高铁站都建于地下。地面部分留给绿化和行人。相隔500米左右即设置地下入口,便于市民换乘交通工具。”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组长徐匡迪称。

创新的载体

4月20日,谷雨,80岁高龄的中科院院士于渌从北京中关村出发,驱车100多公里,来到雄安新区参加“新科技革命与雄安的未来”高端论坛,这是中央宣布成立雄安新区以来举办的第一个高端学术论坛。

“科技创新将成为雄安新区的鲜明特征,我们将用最先进的理念进行城市设计,引进优质创新资源在新区落地,吸引一流科研人才在新区汇聚,推动创新成果在这里实现转化,形成新的增长点,为新区创新发展开辟捷径。”河北省政协副主席、党组成员许宁在论坛上透露。

4月4日,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也曾经说过,要把创新驱动作为雄安新区发展的根本动力,引导创新要素向新区集聚。支持新区从创新载体、运行机制、发展环境等方面营造良好创新氛围,吸引高端创新人才和团队,努力打造创新高地和科技新城。

具体路径上,中科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院长潘教峰已经想好了,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将是雄安新区建设最大的变量和增量。因此,要把握新科技革命的突破口,发展最具引领性的人机物融合的智能技术,瞄准颠覆性、开创性、先导性技术进行前瞻性布局。同时还要坚持产业高端定位,布局发展“绿色+”、“智能+”、“健康+”等高端产业。

在他看来,雄安新区建设犹如在一张白纸上作画,没有现成管理模式可搬。这就需要打破现行体制的诸多制约,在产业经济、社会发展、政府服务、文化环境等方面取得根本性突破,建立新型治理体系。

“年轻人选择去哪里发展,主要看当地有没有施展才能的机会。”于渌表示,“雄安新区能不能吸引人才,关键在于规划布局。”

作为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的重要载体和综合集成平台,早在前期论证过程中,中科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就参与了雄安新区的谋划。2016年下半年以来,他们着眼面向未来的新型城市形态,系统调研分析了国内外有关情况,就雄安新区的定位、未来城市形态、未来社会发展模式、未来高端产业发展方向等进行了深入研究,形成了若干研究报告,提出了一系列的建议。

在接到《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通知》后,中科院党组又在第一时间讨论了参与雄安新区建设的工作安排,并制订了参与雄安新区建设的工作方案,还成立了“中国科学院参与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发展领导小组”,由中科院党组书记、院长白春礼任组长,党组副书记、副院长刘伟平任副组长,负责组织推进全院参与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发展等各项工作。

在张军扩看来,中国已经步入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阶段,而雄安新区则是“创新转型的标志”,要在新时期创新转型发展中发挥带动和示范作用,意义重大。

以韩国为例,它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用了16年时间,其中最大的转变就是创新驱动模式取代了要素驱动模式。在中等收入发展阶段,韩国经济表现出GDP增速高、工业比重和投资比重高、要素驱动为主的特征;而在到达高收入阶段后,韩国的GDP增速则显著回落,第三产业取代第二产业占据主导地位,同时效率驱动和创新驱动模式取代要素驱动模式。

城市典范

5月11日下午,北京大学党委书记郝平率团访问河北,就加强校省战略合作与河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赵克志,省委副书记、省长许勤进行了交流。

“北京大学高度重视服务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把参与雄安新区规划建设作为学校服务国家大局的重要选择。今后北大将结合自身优势和雄安新区建设需要,拓宽合作领域,创新合作方式,努力为雄安新区建设作出贡献。”郝平说。

截至目前,已有多所高校提出要与雄安进行深度合作,北京体育大学计划以优质体育资源助力雄安新区建设,清华大学部分专家学者则参与了雄安新区的规划工作,北京理工大学、北京林业大学等也曾公开表示,将积极参与雄安新区建设,加强与当地教育资源合作。

“高校、医院等是集中承载地的配套要求,所以相关的产业、机构甚至部门都可能疏解到雄安新区。”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陈耀说。

央企的态度更加积极,4月9日,雄安新区宣布设立刚刚8天,就已经有中核集团、航天科技、航天科工、中船重工、中国电科、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海油、南方电网、中国大唐、中国华电、中国国电、中国三峡集团、神华集团、中国联通、中国电子、国机集团、中铝公司、东航、中国建筑、国投公司、中国节能、中粮集团、招商局、中国五矿(中冶)、中国中铁、中国铁建、中国交建、新兴际华、中国能建、中国广核集团等31家央企集体发声,“雄安新区建设不缺席,与发展政策同频共振”。

不过,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曾经说过,雄安新区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新区,其定位包括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的创新发展示范区,因此不会无序发展、一概承载。

“不是说把国资委管理的所有央企在京总部全部搬过去就行了,疏解作为大方向是没错的,但具体执行也会充分考虑到市场的发展。简单搬过去,如果企业不能很好地经营发展,也是国家的损失。”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委员会副组长邬贺铨院士认为。

在陈耀看来,北京是高端产业、新兴产业、创新型要素和资源集聚程度最高的地方,因此,走在国际前沿的新产业可能会优先在雄安新区落地。

北京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也已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北京将全面支持雄安新区的建设。6月19日,在北京市第十二次党代会开幕式上,北京市委书记蔡奇表示,建设河北雄安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将与北京城市副中心共同成为北京新的两翼。因此,要把支持河北雄安新区建设作为北京自己的事情。

“要主动加强规划对接、政策对接、项目对接,全方面加强合作,雄安新区需要什么就支持什么,做到有求必应,积极配合,毫不含糊。”蔡奇说。

目前,北京医疗、教育、企业等多个领域都在为雄安各方面的支持做前期准备,西城区四所优质中小学及幼儿园已明确将输送至雄安,友谊等医院正与雄安开展医联体合作,北京总部经济也已有部分企业主动申请迁至雄安。

“京津冀区域汇集了众多的研发机构,光北京就拥有中央和地方各类科研院所400多个,整个京津冀区域科研机构达到513家,占整个东部地区总数的36%,比长三角地区多了128家;人才方面,2012年京津冀地区研发人员达到11.9万人,占全国的接近1/3,相当于长三角的2倍。”张军扩表示,在科技资源方面,雄安新区有着先天的优势。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雄安像一幅长卷正徐徐打开。

责任编辑:李明徽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