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人物正文

薄膜太阳能,为何“汉能领先一把”? 颠覆者李河君

作者:福蒙蒙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7-29 12:10:52

摘要:​在汉能公司内部,员工们喜欢谈论李河君的“两个八年的传奇”,李河君也常常在演讲时提及。但李河君不知道的是,在很多人看来,他的一生都充满了传奇。

薄膜太阳能,为何“汉能领先一把”? 颠覆者李河君

在汉能公司内部,员工们喜欢谈论李河君的“两个八年的传奇”,李河君也常常在演讲时提及。但李河君不知道的是,在很多人看来,他的一生都充满了传奇。

   1988年研究生还没毕业就敢举债5万元下海经商,仅用三四年就积累了千万财富;克服种种困难,用8年时间建设一个规模超过葛洲坝的民营水电站;投资超过100亿美元,在一个光伏市场上被称为“非主流”的薄膜太阳能领域耕耘又一个8年……

   当过首富,也遭遇过重创的李河君,如今已年近五旬,但他仍不肯停下前进的脚步。如今,他正在试图引爆能源变革,彻底颠覆人类利用能源的方式。

高调的“两个传奇”

   在李河君的人生中,最值得津津乐道的就是他用两个8年打造的两个传奇:其一是早年开发建成了全球最大的民营水电站——金安桥水电站,其二是引领汉能成为全球薄膜太阳能行业的领导者。

   但是创造传奇并非那么容易,李河君的人生遭遇了多次低谷,低到很多人都以为他再也站不起来。但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最终他都成功了。

   位于金沙江中游的金安桥水电站,属于国家特大型水电站,总装机容量300万千瓦,比葛洲坝水电站还要大10%。当时,总装机容量271万千瓦的葛洲坝动用了5.5万人、历时16年才建成,而汉能从2002年筹建金安桥电站,直到2011年一期240万千瓦机组并网发电,仅用时不到十年。而其中涉及到的体制、移民、技术等各种难题,令李河君至今仍心有余悸。

   但最大的挑战还是来自巨额资金的压力。2008年底,汉能被多家银行停贷。在两年时间里,汉能集团倾全力保金安桥,竟然没有停过一天工。“为了应对高峰时每天1000万元的投入,汉能把前些年建设的效益好的优质电站一个一个地出售,最后我们甚至从汉能高管个人和家里借钱投资金安桥。”李河君说。

   如今,金安桥电站的装机容量占汉能水电站总装机容量的一半还不到。汉能控股或参股的14个水电站,权益装机容量高达620万千瓦,相当于2.3个葛洲坝。汉能也是全球民营企业中最大的水力发电公司,在印尼、欧洲均有水电项目。

   水电板块作为汉能的独立非上市业务,一直采取最稳健的发展策略,而根据相关行业分析师的研究,在目前电力体制改革的背景下,这一业务不乏上升空间。李河君说:“以后电力竞价上网对我们越来越好,电价高了,我们的现金流会大幅增加。”

   如果说做水电是汉能的看家本领,那么做薄膜太阳能则更多的是汉能的社会责任。从2009年至今,李河君在8年时间里投入了超过600亿元用于薄膜太阳能技术的研发。

   一开始李河君并不看好光伏。2006年,太阳能光伏发电的成本大约是每度电3元钱。在他看来,光伏发电的成本如此之高,不可能具有竞争力。此外,根据当时的一些预测,光伏度电成本从3元降到1元,大约需要30年;而从1元降到0.5元,则需要50年。

   但现实情况后来让李河君改变了看法。从2006年到2009年,仅3年时间,光伏度电成本便由3元降到了1元。2009年,李河君当机立断地进入光伏领域。

   他不走寻常路,并没有选择进入技术、市场都更成熟的晶硅领域,而是选择了进入技术难度更高、资金需求更大、更有市场未来的薄膜太阳能领域。要知道,当时光伏市场上,晶硅占比超过90%,而薄膜太阳能技术不管是成本还是转换率,当时都不太理想。

   从2012年到2014年两年内,李河君并购了四家世界领先的薄膜太阳能企业。时至今日,通过全球技术整合,汉能已经拥有硅锗、铜铟镓硒、砷化镓等多条产品技术路线,成为规模、技术上皆领先全球的薄膜太阳能企业。

   汉能一直在打破技术壁垒。2016年,汉能的薄膜太阳能组件转换率最高超过了30%,而晶硅转换率最高也不到20%。直到这时,业界才开始认可李河君的选择,认可薄膜太阳能的前景。

   2015年初,李河君以1600亿元的财富成为中国内地新晋首富。然而随后的2015年5月20日,汉能薄膜发电的H股遭遇恶意做空暴跌46.95%,惨遭腰斩,李河君的身价瞬间蒸发近千亿元。

   事后,李河君反思,此次危机暴露出汉能自身的问题:一是太专注技术,缺乏市场投入和市场意识,也缺乏引进市场人才;二是汉能对资本市场不熟悉;三是汉能没有自己的金融工具。

   不过在李河君看来,被做空带来的不全是坏消息,“汉能的知名度变得更高了,也让薄膜太阳能被更多人知道,更重要的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成长和历练。”李河君调侃道。低调的“首席产品官”

   在汉能被做空后的两年,李河君一改之前的高调,很少出现在大众视野,开始了“埋头苦干”。据汉能内部人士透露,他被员工称为汉能的“首席产品官”和“首席人才官”,将产品研发和人才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上。

   这两年,汉能也确实推出了很多产品。

   今年上海SNEC(国际太阳能产业及光伏工程展览会)展上,汉能携旗下事业部展出包括薄膜太阳能建筑一体化(BIPV)光伏组件、Solibro建筑幕墙、隔音障薄膜太阳能发电系统GSE PowerFlex、太阳能公路、农业大棚透光组件、太阳能汽车Hanergy Solar R、GSE户用系统、薄膜太阳能发电纸、Alta Devices等全系产品亮相。

   汉能将薄膜太阳能技术应用在了帐篷、背包、衣服上,还将薄膜太阳能电池板用到了多个品牌的共享单车上。5月初,汉能控股集团旗下汉能移动能源控股有限公司还与摩拜单车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将在移动能源领域进行全方位深度合作。

   薄膜太阳能技术还应用到了更大更多的东西上。

   去年7月,汉能召开发布会正式发布了四款全太阳能动力汽车,这四款车可以实现“边开边充”,颠覆了传统电动力汽车“续航里程”的概念,让汽车中短途“不插电无限行驶”成为可能。

   2016年底,汉能美洲公司与厄瓜多尔KARA SOLAR公司共同研制制造了全太阳能动力船,并且成功下水。

   今年3月27日,汉能的薄膜太阳能建筑一体化解决方案的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总部大楼在北京金融街正式竣工,并于5月底实现验收。这个大楼外面看起来科技感十足的玻璃幕墙,不仅美观,还能发电。

   今年,汉能还与福耀玻璃合作,共同研发薄膜太阳能全景汽车天窗等产品。

   近日,汉能还在多个场合展示了新产品汉瓦,据说这款产品颠覆了传统的“屋顶+太阳能板”的分布式产品,可以完全取代传统的瓦片,直接用在建筑的屋顶。

   李河君用两年时间证明,“移动能源”不仅仅是一种概念和设想。汉能的薄膜太阳能系列产品正在逐步推向市场,将薄膜太阳能技术应用于电子产品、可穿戴设备、全太阳能动力汽车、特种装备等,使人们获取能源的方式变得更便捷、更经济、更环保、更智能。

“颠覆者”李河君

   似乎,李河君一直在被质疑,但他却从未改变过自己的想法。当初没人相信民营企业能够操盘比葛洲坝更大的水电站,后来汉能做薄膜太阳能同样面临不少非议。但李河君对此却很坦然:“汉能在前进的道路上,我知道很多人,他们先是嘲笑我们,慢慢地他们开始怀疑我们!然后他们开始相信我们!最后加入我们!共同为改变世界而努力!”

   很多人以为,企业转型或者涉足新的领域,都是为了挣更多的钱。但是李河君的经历却证实了这种想法的狭隘:8年来,李河君将金安河水电站这个“印钞机”挣来的钱全部投入到薄膜太阳能领域。

   8年不挣钱光投钱,李河君图什么呢?其实李河君有着更多的“野心”。

   从他打造出全球最大的民营水电站,再到成为全球薄膜太阳能行业的领导者,李河君的“野心”不断放大,他不满足于仅仅创造了这两个传奇,他希望可以创造一个更大的奇迹:引爆能源变革、开启移动能源时代,彻底颠覆人类利用能源的方式。

   李河君深信,薄膜太阳能正在掀起一场不亚于互联网终极的人类能源利用的革命:“薄膜太阳能带来的移动能源,将最终替代传统供电方式,实现真正的能源自由。”

   李河君写过一本书,《中国领先一把:第三次工业革命在中国》,在几个月内销量就突破了五万册。他说,每一次工业革命都会催生一个大国的崛起,第一次工业革命受益的是英国,第二次是美国,而第三次机会该轮到中国了。

   继第一次工业革命用煤炭替代木柴、第二次工业革命用石油替代煤炭之后,在已经降临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中,必然会有一种新能源来替代石油。

   李河君说,太阳能是可再生能源中最具有优势的选择。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是新能源革命,新能源革命的核心是太阳能革命,而薄膜化、柔性化是光伏产业发展的未来和总趋势。

   而汉能目前掌握的技术,已经足以成为这个行业领导者的唯一候选人。“每个国家都有一个代表性的企业和产品,到2020年,中国汉能要做到韩国的三星,美国的苹果、微软那样的高度。”李河君对于汉能的未来和中国的未来都充满了信心。

   一个颠覆者的设想,在结果出来之前,从来没有人知道他提出来的事情是否可以成真,但是他美好的梦想却让我们对未来充满了希望。至于是否会成真,交给时间去验证吧!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