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0逾期”数据真实性待考 互金平台的盈利之谜

作者:朱丹丹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8-4 19:38:25

摘要:关于行业的逾期和不良情况,并不好衡量,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各个企业面对的情况有很大的差距,大家对于逾期和不良的判定有不同标准。

“0逾期”数据真实性待考 互金平台的盈利之谜

本报记者 朱丹丹 北京报道

一边是去年亏损高达1.83亿元的国内一线P2P平台红岭创投宣布“告别”网贷业务,一边是不少互联网金融平台进入盈利期。

8月3日,《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目前接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信披系统的互金平台已达到62家,其中60家披露的2016年财务数据显示,包括团贷网、有利网、人人贷等32家平台已经盈利,而微贷网、宜信惠民、爱钱进更是盈利过亿,净利润分别为3.25亿、1.3亿、1.06亿。

“通常P2P网贷平台在成交量和投资人数达到一定规模后,会适当降低营销成本,加之风控技术逐渐成熟后实现盈利。” 盈灿咨询高级研究员张叶霞分析指出。

多家盈利的互金平台表示,除了不断降低成本和严把风控之外,盈利主要是因为其平台坚持做小额分散业务。

除了盈利之外,上述62家平台中有多达36家称自身在项目和金额方面的逾期率均为0,比如博金贷、首金网、民贷天下等。对此,有业内人士坦言,可能一些平台采用第三方担保等模式,一旦借款人无法按时还款,则会启用这些资金,这样就没有了逾期。

不过,融360网贷评级课题组分析师刘亚丰向《华夏时报》记者称,0逾期不符合行业现状,各家平台对逾期的统计口径不一样,有的平台统计的是投资端的逾期,真正评价一家平台的逾期率应该从借款端来统计。目前行业实际的逾期水平应该远高于披露的逾期率。

盈利平台多耕小额分散资产

7月底,运营了8年多的网贷行业“大佬”红岭创投宣布将网贷相关业务清盘,引起整个行业的震动。对于清盘原因,其董事长周世平直言,“网贷有规模,有不良资产,没有利润。”红岭创投2016年财务数据显示,全年营收达到2.15亿,但亏损达到1.83亿。“平台做了2700多亿的交易量,到现在红岭创投不仅没有赚钱,还有8亿的坏账。”周世平称。

与红岭不同的是,不少互金平台迈入“盈利期”。

“我们一直坚持做小额分散业务,积极合规。这几年以来虽然监管趋严,但对我们的影响并不大,反而因为监管肃清了行业,一开始就合规化发展的我们获得了更好的发展空间。” 爱钱进CEO杨帆表示,“我们也十分注重风险管理,比如所依托的智能风控系统FinUp 云图,也是不断在进行技术升级的。”

团贷网新闻中心总监李先全也分析指出,监管强调的“小额分散”原则,也一直是该平台坚持的,不管是个人业务还是企业业务,都基本符合监管要求。且目前平台小微电商客群增速明显,每天申请贷款的小微企业有几百家。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团贷网已为1万多名小微电商累计放贷34亿多元。

刘亚丰亦坦言,“这些平台深耕符合监管要求的小额分散资产,面临的转型压力小,严把风控,在细分领域已经建立壁垒,形成了规模效益,盈利也是水到渠成。”

实际上,《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这两年来,网贷行业的监管政策不断收紧,严格限制“大标”,强调“小额分散”,这的确使得诸如红岭创投这类大额标的模式的平台面临不小的转型压力。不过,周世平在7月31日的战略转型交流会上表示,大额现在不好做,做小微企业贷款比大单更难做。

互金盈利仍存诸多难点

本报记者还注意到,虽说不少互金平台宣布自己盈利,不过,在上述60家平台中也有28家处于亏损状况。民贷天下2016年亏损近8557万元,邦邦堂亏损772万等。

“运营成本、合规成本、对历史坏账的代偿是阻碍平台盈利的难点。” 刘亚丰表示。

李先全分析指出,难点包括以下几点:首先,合规成本。合规运营是盈利甚至存活下来的基本前提。假如平台离监管要求较远的,整改的难度、增加的成本会更大。其次,获客成本。获客成本跟平台公信力和知名度相关,随着行业发展趋向成熟,一些中小平台在市场竞争中,获客成本会越来越高。第三,资产端质量。平台之间优质资产端的竞争非常激烈,能否获取更多优质资产端,是平台要走向盈利面临的重要考题。然后,风控水平。严格、高效的风控,才能降低逾期和不良,获得利润。最后,是企业管理水平。所有优秀的企业都是管理出来的,精细化管理、内部高效协作,成本控制得当,才能产生利润。

那么,未来整个互金行业的盈利空间如何?

“目前实现盈利的平台数量还比较少,未来短期内可能也不会太多,还有不少无法达到监管要求或经营不善的平台继续退出行业。”李先全称,长期来看,通过优胜劣汰,行业的前景是非常好的。

张叶霞亦坦言,“从整个行业来看,竞争加剧,大平台竞争优势凸显,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虽然在监管趋严的情况下,平台退出数量增加,但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平台实现盈利。”

“0逾期”数据真实性待考

这两年来,伴随着监管趋严,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日子愈发艰难,逾期或不良的问题更是成为不少互金平台转型的障碍。以红岭创投为例,据悉,该平台不良处置的规模是50亿元左右,去年到现在已处置80%,预计全部处理完还需要两年左右的时间。

“红岭创投自身的不良资产和坏账问题是我们目前转型最大的障碍。” 周世平曾坦言,平台差不多还有8亿的坏账,虽说在风险可控的范围以内,但这8亿的坏账估计是收不回来的。

不过,一直以来,“0逾期”似乎成为众多互联网金融平台投资宣传的“标签”。

《华夏时报》记者统计的62家平台中,项目和金额方面的逾期率均为0的高达36家(包括抱财网、银湖网、首金网等),占比58%,其中,金额逾期率最高的为德众金融9.39%。

“具体的数据因民间借贷灵活,统计口径跟传统金融机构有差异,各家民间借贷机构统计使用的方式也不同,根据各家的具体业务情况找到最适合自己的统计方式,前提是这种统计方式不会造成平台流动性风险被美化或被低估。”李先全表示。

杨帆分析指出,关于行业的逾期和不良情况,并不好衡量,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各个企业面对的情况有很大的差距,大家对于逾期和不良的判定有不同标准。当一家公司对外公布相关的数据,可以对它的相关情况有一个大致的估量,但也要考虑到这背后的复杂情况,不能轻易地下定论。未来要想对行业逾期和不良情况有一个好的了解和判断,需要大家在同一个基准线上进行披露,保持透明,同时利用第三方监管也是一个很好的方式。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