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牛根生回归公众视野 蛰伏5年没闲着 铺垫重返蒙牛

作者:金晓岩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8-4 20:03:00

摘要:“牛根生跨界卖水”的消息近日在业内迅速传开。一位知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其在西藏水资源与和合之佳的战略合作会议上见到的牛根生。内蒙古蒙牛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蒙牛”)创始人,老牛慈善基金会(下称“老牛基金会”)创始人、名誉会长牛根生荣任西藏水资源首席战略顾问。

牛根生回归公众视野 蛰伏5年没闲着 铺垫重返蒙牛

本报记者 金晓岩 北京报道

“牛根生跨界卖水”的消息近日在业内迅速传开。一位知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其在西藏水资源与和合之佳的战略合作会议上见到的牛根生。内蒙古蒙牛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蒙牛”)创始人,老牛慈善基金会(下称“老牛基金会”)创始人、名誉会长牛根生荣任西藏水资源首席战略顾问。

回溯到2009年,当时牛根生创立的蒙牛接受了中粮集团原董事长宁高宁的“表白”联姻,在乳业低谷期,中粮入主蒙牛,获得控股权,牛根生辞去蒙牛董事长职位,仅仅保留非执行董事一职。两年后即2011年,牛根生捐出了持有的蒙牛集团所有股份,这也意味着成为巨富之后,资金还没有拿到,牛根生却放弃了。这样的选择和决定,在中国难觅第二人。

此次牛根生担任西藏水资源的首席战略顾问是去年回归蒙牛担任战略顾问“出山”后的第二次公开露面,但与之不同的是,这次跨度有点大,被尊称为乳业教父级人物的牛根生跨界做水了。离开蒙牛专心做公益五年时间后,牛根生将这次跨界称之为“最大的公益”。

挥别蒙牛去向成谜

1999年,牛根生从伊利离职,带领十几个兄弟一起创办了蒙牛。在牛根生的带领下,蒙牛经过8年时间,紧追伊利,最终坐稳和伊利齐肩的国内两大乳业巨头,让其他乳企望尘莫及。

然而,蒙牛成立10年后,即2009年,中粮集团斥资近36亿港元再次购入蒙牛乳业1.42亿股,持股比例上升至28.04%,从而继续巩固了其作为蒙牛乳业单一最大股东的地位。而昔日呼风唤雨、获得无数荣誉的创业偶像牛根生也于2011年6月10日正式辞去蒙牛集团董事会主席一职,仅保留非执行董事的职务。

从1999年创立蒙牛,到2004年在港交所上市;从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危机,再到2011年全身退出蒙牛,牛根生如同坐过山车一般,经历着巅峰与谷底。

一位乳业人士称,蒙牛的国有化并不是牛根生所能左右的,是时代的产物。中粮集团掌门人宁高宁要打造的是从田间到餐桌的全产业链模式。在食品行业都有中粮的影子,惟独乳制品中粮没有掺和进来。中粮要想进入乳制品行业,要么依托蒙牛发展,要么另辟蹊径。如果单干,中粮没有任何优势。收购就成为中粮进入乳制品行业的最佳选择。

至此,牛根生挥别蒙牛,而去向如何在当时是个谜。

重回视野跨界卖水

牛根生离开蒙牛后,乳业圈内少有听到他的动态,留下的只是关于他的传说。直到2016年,蛰伏五年后的牛根生重新归来,并且首选蒙牛,牛根生复出的故事上演。

2016年9月,本报记者曾经报道,蒙牛管理层发生变动:原蒙牛总裁孙伊萍辞职,职务由雅士利总裁卢敏放接任;牛根生则出现在战略及发展委员会名单中。

这在当时被外界看作是牛根生重新出山的第一弹。然而,格外低调的牛根生从未公开露面于蒙牛的任何活动上。

有分析认为,此次邀请牛根生重返董事会,是为了“充分整合各方的力量,确保蒙牛制定出更好的发展战略”,称其“非常了解蒙牛的发展,对行业也非常熟悉”。当时,乳业分析师宋亮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毕竟牛根生在蒙牛内部还是有一定威望的,他可以协调老蒙牛人和新蒙牛人之间的关系。”

如果说出任蒙牛的战略顾问是出于对蒙牛的“怀旧情结”,那么此次再度担任从未涉及过的矿泉水领域的西藏水资源的首席战略顾问,并且还大方地在香港出席发布会显得意味深长。

众所周知,牛根生擅长的领域是乳业,对于牛根生加入西藏水资源具体负责的工作内容,西藏水资源相关负责人表示接下来牛根生将负责哪些工作目前还不明确。

不过,《华夏时报》记者从上述知情人士处获悉,此次牛根生加入西藏水资源,主要是源于优质的西藏水资源的吸引,想把优质的产品做出品牌,为西藏发展做贡献,致力于做大公益和产业扶贫。其还透露,牛根生在该受聘战略会议上明确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是“公益的初心,市场的手段”。

一句值得玩味的话中,首先向外界传递了公益的讯息。这也牵出了外界一直很好奇的问题,牛根生蛰伏的这五年去了哪里?又做了什么?

从未真正远离蒙牛

按照当时的媒体报道显示,牛根生早已计划好,离开蒙牛后,他要花几年时间做两件事。一是用心发展基金公益项目,把倾塌的正面形象一砖一瓦重新堆砌;二是低调进军乳业上游供应商,与蒙牛继续保持强关联。

事实证明,牛根生也正在按照最初的想法一步步地走着。

做公益本是企业家潜规则的“商业模式”,但牛根生却做的格外用心。早在蒙牛上市之初,牛根生就曾拿出大量股份投入自己成立的老牛基金会。牛根生始终相信一句话:财聚人散,财散人聚,老牛基金会也的确做了一些实际的事情。

通过这几年公益事业的成就,人们逐渐淡去了三聚氰胺事件对牛根生的负面影响。

牛根生说过,最欣赏的是已有一百多年的洛克菲勒基金会,他也想把老牛基金会做成“千年老庙”。

据了解,老牛基金会除了一直出现在公益视野当中外,另一方面也在孵化有潜力的上市公司。实际上,在离开蒙牛之前,牛根生便酝酿通过老牛基金会来运作一家上市公司,但三聚氰胺和OMP事件最终没有让他遂愿。随后中粮入局,牛根生顺势甩掉包袱,正好可以抽身来完成自己当初的心愿。这家上市公司就是蒙牛的上游公司现代牧业。

现代牧业成立于2005年9月,之前主要股东一直是蒙牛集团中高层管理人员,财务总监孙玉刚,营运副总经理陈红波、张海鹰等13名高管均来自蒙牛。2008年9月,美国私募股权基金KKR向现代牧业投资1亿美元,牛根生创立的老牛基金会旗下投资公司Brightmoon也向现代牧业投资1.5亿美元。

除了现代牧业,另一家名为“蒙草抗旱”的企业中同样有多位蒙牛前高管任职。例如,二股东孙先红为蒙牛乳业创业元老,曾在蒙牛任职10年,历任蒙牛集团副总裁等要职,至今仍持有蒙牛集团0.22%的股份。

至此,牛根生系布局一目了然。牛根生通过老牛基金会低调地以乳业上游供应商的角色出现,蒙牛系其他元老则分别活跃在蒙牛周围,时刻保持着与蒙牛的强联系,这都为日后牛根生重回蒙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当年柳传志重回联想同样是从企业战略顾问入手,虽然此次牛根生只是作为蒙牛和西藏水资源的战略顾问复出。业内认为,他退居二线已久,重掌蒙牛还需要最后一点时间。但牛根生并不在意这些。

正如牛根生曾经说过的,从无到有,是件激情的事;而从有到无再到有,心中反而更加平静。

责任编辑:于玉金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