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泰达新材“带病”IPO被否 做市商首次“踩雷”

作者:刘思希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8-4 21:46:34

摘要:证监会官网近日披露创业板发行审核委员会2017年第62次发审委会议审议结果,泰达新材IPO上会申请被否。至此,泰达新材成为继爱威科技之后,年内第二家闯关被否的新三板企业。同时,也成为新三板首例做市企业IPO被否。

泰达新材“带病”IPO被否 做市商首次“踩雷”

本报记者 刘思希 北京报道

证监会官网近日披露创业板发行审核委员会2017年第62次发审委会议审议结果,泰达新材IPO上会申请被否。至此,泰达新材成为继爱威科技之后,年内第二家闯关被否的新三板企业。同时,也成为新三板首例做市企业IPO被否。

公告显示,发审委在会议上问询了泰达新材业绩变动、高管薪酬异常、大额分红、产品采销、子公司合并报表认定、高管股权质押等方面的问题。

首例做市企业IPO被否

公开资料显示,泰达新材是一家专业从事重芳烃氧化系列产品研究、开发、制造、销售和进出口贸易的企业,2014年1月24日挂牌新三板,两年后开始接受东海证券的上市辅导,2016年9月30日,公司的首发申报获证监会受理,并于2017年6月9日的预披露更新中显示被安排在7月31日上会。

据招股书透露,泰达新材此次IPO计划募集资金约2亿元,其中1.62亿元将投入年产1.5万吨偏苯三酸酐扩建项目,剩余的3800万元用于补充营运资金。不过,7月31日,在创业板发审委2017年第62次会议上,发审委对泰达新材在营业收入下降、高管薪酬偏低、公司产销以及占有率异常等多个问题上提出了询问。

据悉,泰达新材经营情况最先受到发审委关注。招股书显示,2014年至2016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70亿元、2.06亿元、1.75亿元,而同期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1761.29万元、2685.62万元、2689.17万元。也就是说,泰达新材在2016年主营业务收入出现下降的情况下,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却并未同步下滑。

然而,这种情况并非孤例。记者注意到,泰达新材今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公司2017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7824.48万元,较上年同期下滑27.00%;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22.06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90%。

在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在监管日益趋严的背景下,扣非后净利润3000万元目前成为审核的一道隐形红线,在这条红线附近过会的概率会低一些。对此,记者致电泰达新材询问有关情况,对方告知一切情况以公告为准。

深圳某券商分析师对记者表示,营收下滑、扣非后净利润也不高,并且证监会似乎也无法从泰达新材的报表里挖掘出能让该公司业绩增长的因素,这点或许是其被否的“硬伤”之一。

除了营收与净利润变动不同步之外,泰达新材董监高的薪酬也成为了关注的焦点。招股书显示,泰达新材的高管薪酬都相对较低。其中,副董事长、总经理柯伯留薪酬最高也只有7.62万元,平均下来每月只有6350元。董事长柯伯成的年薪为6.42万元、董秘兼财务总监张五星年薪为6.23万元。而最低的是监事洪立策,年薪只有4.23万元,月平均薪酬3525元。

证监会发审委对于泰达新材核心高管年薪如此低的现象提出了质疑。发审委称,公司发行人董监高中年薪最高的为总经理的7.62万元,请发行人代表将高管薪酬和同行业可比公司进行分析比较说明是否存在刻意压低薪酬增加业绩的情形,发行人的薪酬水平能否保持高管和员工的稳定。

实际上,在今年6月证监会就曾明确表示对于IPO企业存在短期缩减人员、降低职工工资、减少费用调节利润、放宽信用政策促进销售、利用隐形关联方及显著不公允的关联交易输送利益等手段粉饰财务报表的坚决予以否决,并视情况进行专项问核、现场检查、采取监管措施、移送稽查等方式严肃处理。

“带病上会”的弊端

今年2月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谈及新三板市场时曾表示:“让一批创新能力强、诚实守信、市场前景好的企业,能够转板的就转板,不愿意转板的就在新三板里面绽放,这是未来中国资本市场又一道风景线。”

然而记者发现,在新三板流动性日渐衰退之时,越来越多的企业做出了转板决定。申万宏源8月2日发布研究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IPO辅导和申报公司共484家,数量环比去年下半年增逾70%。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泰达新材IPO被否也是新三板挂牌企业转板“潮涌”下失败的第二家,而此前一家是在7月12日创业板首发未获通过的爱威科技。

记者注意到,随着新股发行的提速,IPO审核趋严,曾经的高转板率正在逐步下降,部分挂牌企业在新三板先行历练的愿望并不理想,反而出现了个别企业带病上会,让人值得深思。

据统计,泰达新材从去年9月30日申请获受理至今年7月31日上会仅用了304天的时间,截至目前,公司有171位股东。不过,随着其冲击IPO的失败,这些股东的财富升值愿望或将落空。根据公告显示,泰达新材为去年首批入选创新层的企业,除此之外,公司目前还有7家做市商参与做市。

“去年公司由协议转让变更为做市转让并在发布上市辅导公告之后,我就选择将手中持有的股份脱手。”一位曾持有泰达新材股票的投资者告诉记者,选择离场观望,一方面是为了回笼资金,另一方面是考虑企业做市之后的股票价格将更为公允,证券价格逐步靠拢其实际价值。

实际上,做市商有利于遏制过度的投机,起到市场“稳定器”的作用。对此,上述券商分析师表示,其实泰达新材有7家券商参与做市,也说明其投资价值得到了上述几家券商的认可,但由于新三板的普遍现象就是一家券商往往是参与多家企业做市,很难勤勉发现其中的一些问题,导致企业过会被否,也给自己手中的股票留下了隐忧。

编辑:严晖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