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消失的北京工厂

作者:刘诗萌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8-4 22:52:22

摘要:烟囱是老北京人对工业时代的记忆。如今,随着高能耗、高污染企业的外迁,北京城内许多烟囱还在,只是不再冒烟了。工厂消失后,空出来的地块也在新一轮产业变革中摸索前进。

本报记者 刘诗萌 实习记者 孙越 北京报道

北京西二环的莲花池东路上,一座高180米的大烟囱笔直地插入云端。沿着其背靠的灰色小楼往前走,不远处呈现出一座现代化园区的模样——一栋栋保留了旧工厂砖墙结构的现代独立办公楼矗立着,园区中心的草坪上还遗留着工厂内的钢架结构。而围墙边上不规则地堆起来的大小水泵和仪表,昭示着这座产业园区的前世今生。

8月2日,《华夏时报》记者来到由北京第二热电厂改建而成的“天宁一号”产业园区时,见到了这样的景象。

始建于1976年,“二热”是北京第二座燃煤热电厂,供热30多年后于2009年正式停产。厂内地标式建筑大烟囱,曾被网友评为北京“四大烟囱”之一。

烟囱是老北京人对工业时代的记忆。如今,随着高能耗、高污染企业的外迁,北京城内许多烟囱还在,只是不再冒烟了。工厂消失后,空出来的地块也在新一轮产业变革中摸索前进。

外迁的工业巨头

1997年,北京第八次党代会正式提出“首都经济”概念,随后市政府采取一系列方针对策,冶金、煤炭、化工等重工业企业纷纷减产转型,甚至迁出北京,这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当属首钢集团。

占地面积8平方公里的首钢始建于1919年,是中国钢铁巨头企业之一,在北京石景山区创造了长达80年的辉煌历程,高峰期钢铁产能达到800万吨。

但污染问题渐渐地被人们所关注,自电视台播报空气质量以来,石景山古城地区的可吸入颗粒物指标一直是北京的重灾区。2000年前后,首钢生产对北京环境、资源的影响已经成为重要的问题。国家环保总局于2003年4月提出,不宜在首都发展钢铁业,应当下决心逐步搬迁首钢涉钢产业。同年,首钢开始将工人和产业外迁,后全部转移到河北曹妃甸30平方公里的新厂。2015年,首钢石景山区工厂正式停产。

首钢外迁后,偌大一座历史悠久的老工厂,未来该如何利用?2016年,北京冬奥会组委会进驻首钢原先存放铁矿石的西十筒仓,力图在2019年前打造新首钢高端产业综合服务区,重点发展高端数字智能、创新金融与高端服务业、高端文化创意、高端体育等产业。

除了“二热”和首钢,近些年已经从北京迁出的新华印刷厂、北京齿轮厂、胜利水泥库厂、第二棉纺厂等等,原址都已经变身为文化创意园区。

老厂房的“重生”

迁出的工厂是否能换来更多的蓝天,其效果还有待考证,但大批的空置厂房,成为最现实的问题。

家住北京南站附近的北京人小谢是猎豹移动的员工,他每天坐地铁到青年路站,然后乘坐猎豹为员工提供的摆渡车,从地铁口到惠通时代广场的办公楼,总共需要一个半小时。

这座离地铁“有点儿远”的惠通时代广场是猎豹总部2015年底从金山网络所在的复星国际中心迁出后落地的新址。除猎豹外,还有一座正在建设中的乐视公司的新楼,以及微影、环球购物等互联网公司。和其他由工厂改建而成的创意园区一样,这里也有宽敞开阔的草坪,loft式开放办公空间,依稀勾勒出园区旧貌的机械设备以及精心打造的回廊、亭台和水榭。

据惠通时代广场开发商、北京能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市场总监张雅彬介绍,这一厂区由十几家残联下属的福利性工厂改建,包括中华乌鸡精、中华鳖精、大宝SOD蜜、天坛客车配件等工厂都聚集在此。此前,该公司在东四环的建国路曾开发过一个同名的园区,吸纳了橙天娱乐、智联招聘、奇虎网、法制晚报等20家国内外知名企业,2008年被北京市人民政府认定为全市21家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之一。2012年合约到期后,他们重新选址,将经验复制到现在的地点。

张雅彬告诉记者,整个园区都是由他们自主设计,遵循循环利用的理念和思路。她认为,旧厂房改造和新建不一样,旧厂房改造要结合原有的先天条件,有些建筑已经形成了,不能把它完全忽略掉,直接去做自己的规划。

然而,像这种生产日化、佐料生产的轻工业园区,重建园区的难度并不算大。但一些重工业厂,如朝阳区东五环化工路上的北京炼焦化学厂,改造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了。2014年6月,附近居民经常闻到难闻的塑胶味道,环保部门调查后表示,系焦化厂原址内处理的受污染土壤挥发产生。

外迁的经济考量

从环境污染到企业外迁,再到文化创意园区,北京有着自己的经济考量。

首先,对于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而言,中心地段土地空间短缺已经成为客观现状。而这些早年间建设的工厂大多占地较多,外迁后更能发挥其区位优势。其次,随着环境污染治理形势越来越严峻,这些高排放的企业也不适合再停留在城市中间。

不过,即使克服困难完成新园区的建造,也不代表改造彻底完成。“旧厂区改造,设计并不难,痛点在于运营和招商。”南京大学城市规划设计院的一位设计师告诉记者,“近几年来,园区改造是刮过的一阵风,大家都跟潮流,要做出自己的特色来,才能真正吸引到商户入驻。”

记者实地走访看到,2016年10月开园的“天宁一号”产业园区目前只有两家企业进驻,一家是珠江钢琴北京艺术之家,另一家是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而前身是北京齿轮厂的“北汽齿轮文化园”,目前除了有三五家餐饮类门店正式开业外,包括字里行间书店、阿佳娜姆时装等店铺均尚未装修完毕。

首都经贸大学城市学院副教授王晖认为,北京的文创园区已经“不少了”。2006年开始,北京确定了30个市级文化创意产业聚集区,区级的文创聚集区更多,朝阳区85个、西城区10个。而这其中部分同质性太强,比如798和751,两个都是市级文化创意产业聚集区,但本身差异性并不大。

2013年北京出台规划,到2020年建设20个文化创意产业功能区,突出文化产业制造,更看重“走出去”,增强首都文化的影响力和辐射力。

这也与中央强调北京“首都定位”的功能相符合。2015年8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对北京定位为“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此前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九次会议上,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就强调要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今年2月,在中央媒体“京津冀协同发展调研行”专题座谈会上,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表示,在疏解存量方面,北京今年将疏解退出500家一般性制造业企业,清理整治“散乱污”企业2570家,累计完成7000家“散乱污”企业的清理整治。

而同样,这些制造业企业,最终也有很大一部分会变身为新的文创园区。但在此后,它们是否能像798、惠通时代广场那样焕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仍然是个未知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