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钮文新:不许货币基金“躺着赚钱”,最后一次批评“余额宝”

作者:钮文新

来源:新浪博客

发布时间:2017-8-11 15:22:16

摘要:金融危机的关键、核心一定是“分配财富的货币金融过度膨胀,创造财富的资本金融过度萎缩,这必然导致资本金融所创造的财富越来越少,而分配财富的货币金融必须依赖越来越高的杠杆去攫取利润,最终,当高杠杆之下也得不到足够的利润,货币金融开始逃逸,危机发生。

钮文新:不许货币基金“躺着赚钱”,最后一次批评“余额宝”

几年前来,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大肆指责“银行躺着赚钱”,但对真正“躺着赚钱”的货币基金视而不见。凭什么认为货币基金“躺着赚钱”?第一,货币基金80%以上的资产是对商业银行的同业存款,而同业存款利率远远高于被央行管制的储蓄存款利率,所以货币基金可以用高收益诱惑社会公众,然后以同业存款方式空转套利,躺着银行身上赚钱;第二,货币基金只要以不足20%的资金投入高流动性资产,管好流动性风险,那它们基本不承担风险;第三,80%以上的资产是对银行的同业存款,实际是盗取银行信用为货币基金背书。

这还不是“躺着赚钱”?我们的问题是:当货币基金寄生在银行身上吸血之时,商业银行应该怎么办?第一,面对越来越高的存款(负债)成本,它们必须寻找能够覆盖这一成本的资产(贷款),从而逼迫商业银行去冒更大的风险;第二,银行必须大幅增加风险控制的能力和人员,从而进一步拉高贷款成本,使得负债成本不断提高和信贷成本不断提高形成恶性循环,进而导致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不断提高,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基本无解;第三,当商业银行无法承受负债期限短、价格高所带来的高风险,同时找不到与之匹配的信贷资产之时,它们开寻求信托、证券等专门经营高风险金融业务机构的帮助,这其实正是通道业务、账户理财产品等金融乱象出现的逻辑基础。

由此可见,在利率管理标准“双轨制”,金融业务监管标准不统一的前提下,货币基金对银行业务的搅局,绝不只是货币基金多赚几个钱,银行少赚几个钱的问题,而是从金融整体上放大了国家的金融风险,金融严重侵害实体经济的利益,并导致央行的利率控制权力被货币基金部分抢夺的问题,更严重的是:这样的金融扭曲是通过蝇头小利绑架社会公众得以实现的。

正因如此,我认为,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应当被视为“金融遵义会议”。它不仅确立了党对金融工作的绝对领导地位,而且大力度纠正了中国金融“脱实向虚”的长期跑偏,逼迫金融回归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本源,拒绝一切没必要的“空转套利、监管套利、关联套利”。

货币基金管理新规将出台

在此背景下,监管部门合理抑制货币基金“空转套利”当属大势所趋。现在我们终于看到了苗条:据《券商中国》记者独家获知,有关方面正酝酿货币基金管理新规,限制或禁止货币基金对部分商业银行同业存单的投资;同时,规定同一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全部货币基金投向同一银行的存款、同业存单与债券的总额,不能超过该行净资产的10%。

这件事,对于中国金融、中国经济无疑意义重大,而对于我本人而言,恐怕意义更为重大,因为它证明了2014年初我坚决反对余额宝等货币基金的暴涨式膨胀是正确的,而且中国金融乱象丛生、脱实向虚的事实证明,我们当时论证的、余额宝等货币基金爆炸式膨胀的后果不仅存在,而且极其严重。

我再说一遍:第一,为什么金融“脱实向虚”?如果我们把金融划分为资本金融、货币金融两个部分,那么金融“脱实向虚”指的就是:货币金融膨胀,挤压资本金融,而且货币金融对资本金融挤压越严重,金融“脱实向虚”越严重;第二,余额宝等货币基金躺着银行身上“空转套利”就是典型的货币金融挤压资本金融的过程,而且它是始作俑者;第三,什么叫金融归回实体经济?压缩货币金融,扩张资本金融,去除金融市场空转套利、监管套利和关联套利,并使得直接针对实体经济的——股权资本、债权资本为主导的金融市场在中国健康发育,这就是金融回归实体经济。

我们必须意识到:货币金融膨胀、资金融萎缩——金融“脱实向虚”是一切金融危机的源头。纵观金融历史,金融危机的爆发可以有不同的爆发点,比如债务危机、货币危机、股市危机等等,但这只是表象。我认为,金融危机的关键、核心一定是“分配财富的货币金融过度膨胀,创造财富的资本金融过度萎缩,这必然导致资本金融所创造的财富越来越少,而分配财富的货币金融必须依赖越来越高的杠杆去攫取利润,最终,当高杠杆之下也得不到足够的利润,货币金融开始逃逸,危机发生。实际上,所谓次贷危机就是这样,当房价上涨停止,所有依存于房价上涨的货币金融杠杆全部无利可图,然后高盛等金融巨头率先逃逸,金融危机发生。

简单吗?其实金融就是这么简单。我非常赞同黄奇帆的那句话:把金融说得很复杂的人都是骗子。

(主编 张学光)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
钮文新
钮文新

中央电视台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兼首席评论员;1985年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数学系,1990年进入《中华工商时报》,1996年至2001年担任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栏目编导,2001年担任《财经》金融首席编辑;主要代表作《股票市场的前世今生》;财经大V频道创始成员。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