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新周期争论的焦点是什么?

作者:冉学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8-11 19:57:53

摘要:世纪之交的那一次出清也是主要由政府掌控的淘汰过剩产能和债转股为主要手段的,目前只是重复了过去的故事而已。

新周期争论的焦点是什么?

冉学东

近日两件事,引发经济领域和金融市场震动。

一件事是:7月24日,山东发改委印发《山东省2017年煤炭消费减量替代工作行动方案》的通知,其中提及“魏桥创业集团违规建成电解铝项目5个,违规产能268万吨;信发集团违规产能53万吨。对以上违规电解铝项目,由滨州、聊城市人民政府负责于7月底前关停,同时分别停运相应规模煤电机组(不含已纳入2017年及以前年度淘汰关停机组)。”

另一件事是:河北省省长许勤近日在接受《人民日报》专访时表示,河北把钢铁煤炭去产能作为河北的标志性战役,大力实施“6643”工程,严格落实环保、能耗、水耗、质量等6类严于国家的地方标准,倒逼过剩产能退出。今年上半年压减退出炼钢产能1572万吨、炼铁1408万吨,全部取缔“地条钢”。

事实上,以上两件事只是今年去产能的两个标志性事件而已。

今年,中央环保督察已经完成3轮,第四轮也在8月7日启动。京津冀周边为期一年25批次的督察也已进行了三分之一,2月《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征求意见出台,3月底就开始落地了。

我们这次看到了政府的决心,因为环保是非常困难的事,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发展起来的产能,如果去掉,则意味着经济、就业和税收的减少,阻力重重。这次对魏桥和信发集团这样的大型民营企业的强制手段,表明了高层对目前供给侧改革和环保动了真格,这完全出乎市场预料。

这类企业早就成为当地的纳税大户和就业重中之重,部分产能关停只能使其债务问题更加突出,银行的债权风险陡高。但是对于高耗能高污染的过剩产能政府已经三令五申,政府下决心整治无视风险的行为。

看看市场的变化,动力煤期货从年初的不到300元/吨,涨到现在已经超过600元/吨,整整翻了一倍,螺纹钢今年年初是不到3000元/吨,现在超过4000元/吨,焦炭从年初的1300元/吨,到目前的2100元/吨等等,不仅仅黑色产业,有色金属也开始大涨。

原材料的大涨,主要原因是去产能和环保风暴,淘汰了落后的产能后,给留下来的企业腾出了市场空间,因为供给突然减少,需求就出现了缺口,而这个领域主要是大宗商品,价格开始上涨。笔者认为在淘汰高污染高耗能的过剩产能时,国企和民企应该一视同仁,让他们都为自己的盲目投资付出代价。

多年来经济发展以破坏环境为代价,尤其是近几年笼罩华北地区的雾霾已经到了不能继续的地步,都与高耗能高污染的产能有关,这是政府痛下决心的原因。

中国经济的增长在哪个阶段了,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来自哪里,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是否已经得到转换,对今年前半年GDP增速超预期的6.9%,股票市场上周期股大涨,大宗商品市场上黑色系有色系飙升如何解释,这就是目前所谓新周期讨论的核心。

提出新周期的一方认为,由于过去6年的经济下滑,许多产能已经出清,需求开始出现,而出口、房地产和政府对基础设施的投资,对经济拉动作用巨大,经济进入新周期。而不支持新周期概念的一方则认为,没有市场化的出清,没有过剩产能的淘汰,没有新的需求的出现,仅仅只是人为的利润在产业上下游,在国有和民营企业之间的划分,经济没有新的动能,新的需求没有出现,因此增长不可持续。

其实,以上争论都是没有明白中国经济的内在机理,中国经济发展从来就是宏观调控,由市场自然出清后出现新需求的经济增长的因素很少。大型国企和银行贷款的安危影响社会稳定,政府掌控的以保护银行贷款和社会稳定为目标的宏观调控,才是唯一可行路径,也是必然选择。

未来经济可能还有反复,但是在社会稳定大局前提下,政府掌控的出清为经济托底,在货币信贷宽松的前提下,适逢国际经济复苏,资本管制加剧,债务就是可控的。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固有逻辑。

世纪之交的那一次出清也是主要由政府掌控的淘汰过剩产能和债转股为主要手段的,目前只是重复了过去的故事而已。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