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债期将至 辉山告急 苦等官方重组方案出台

作者:金晓岩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8-11 21:58:38

摘要:8月10日,市场有消息称,辉山资产重组方案已经确定,其中主要核心内容包括辉山体系内外的资产将全部抵债。这与之前所传出的辉山集团董事长杨凯只将部分优质资产打包卖掉还债的消息有所出入。

债期将至 辉山告急 苦等官方重组方案出台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 金晓岩 北京报道

8月10日,市场有消息称,辉山资产重组方案已经确定,其中主要核心内容包括辉山体系内外的资产将全部抵债。这与之前所传出的辉山集团董事长杨凯只将部分优质资产打包卖掉还债的消息有所出入。

为此,《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特向辉山方面核实上述消息,辉山官方相关负责人表示该方案并不是辉山所发出,最终结果要等辉山公告出来才知道。上述消息中也提到该方案被部分债权人予以否定,即最终尚未能达成一致。看来,困难重重的辉山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一份疑似债务重组方案

根据媒体公开报道,今年3月下旬爆发债务危机的辽宁省民企辉山乳业,在8月初出炉了一稿债务重组方案,称获得了部分主要债权人的支持,甚至有望超过三分之二的债权人多数获得通过。不过,在一系列基础事实未弄清楚、有135亿元资金去向不明的情况下,也有债权人强烈表示,不能接受这样的重组方案。

上述媒体称,从债权人处获悉,辉山乳业聘请的财务顾问深圳富海银涛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向辉山乳业债权人委员会的主席成员递交了债务重组方案。此次债务重组方案主要分三步:首先在境内破产重整,希望通过庭外和解的方式确定债权人的清偿问题;第二步是由香港上市公司设立新公司,并持有所有资产,公司由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持股15%,债权人持股85%;第三步,或寻找“白武士”,使其控股新公司,或者将新公司卖给上市公司,债权人随后退出。

据辉山自己前不久公布的公告显示,辉山乳业的债务重组确实已开始进行。公告称,杨凯已聘请一家新三板挂牌的股权投资公司,为其债务重组顾问。资料显示,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并购重组市场大名鼎鼎的武捷思,即上述消息所称深圳富海银涛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此前,武捷思曾受命操刀粤海重组,并在佳兆业的重组中扮演关键角色。

不过,该流出方案中所提到的辉山将体系内外所有资产全部抵债的内容则有待商榷。

辉山乳业的负债情况,目前已经初步摸清。

曾在3月24日,辉山乳业股价暴跌之后, 流传的一份资产负债数据显示,包括上市公司在内,整个辉山乳业总资产382.6亿元,总负债418.82亿元。

然而,根据计息贷款债权人提供的资料,截至2017年3月31日,辉山乳业未经审核的计息贷款、或有负债,总额分别为229亿元、39亿元,两者合计268亿元,远较此前流传的规模为低。

今年6月5日,辉山发布公告对外宣称,截至2017年3月底,公司总资产为262.2亿元,其中现金及等价物4.6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算来,辉山现在可以确定的负债是268亿元,总资产为262.2亿元,辉山即使全部资产用来抵债也不够。

不过,辉山也强调,基于本集团全面管理账目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29亿元,而上述在公告中提到的银行确认的现金只有4.67亿元,这其中的24.33亿元的差额有待公司进一步公告。所以也给辉山还债提供了一定可能。

短期扭转负债路艰

目前,辉山乳业危机爆发后,多家银行陆续披露了贷款情况。其中,辉山乳业在工商银行、平安银行贷款余额分别为20亿元、21.42亿港元,九台农商行为13.5亿元,浦发银行6.8亿元,民生银行、浙商银行各约7亿元,农业银行1.1亿元及1.5亿港元,合计约为78亿元。此外,辉山乳业还在4月10日披露,受到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指控,该公司未遵守2015年10月的一项贷款协议相关承诺,涉及未偿清的美元本金金额为1.8亿美元,以及1.56亿港元。

辉山乳业目前可谓内外交困。根据港交所披露,危机发生后,辉山乳业实控人杨凯在3月底和4月初,通过其独资持有的公司Champ Harvest Limited(冠丰)分5次减持九台农商H股,共计套现4.2亿港元。与此同时,从5月8日起,香港证监会发出指令,香港联交所停止其股份交易,亦即勒令停牌,这令涉及其股权质押的银行债权处理变得更为复杂。

同时,财报显示,辉山的债务现状并非短期形成,想短期扭转负债情况何其艰难。

更为严峻的是,辉山面临大量即将到期的银行贷款。财报显示,辉山需要在2017年9月30日偿还110亿元的短期债务。而近半年新增的债务并没有公布还款日期,是否需要在9月30日还清还不得而知。

面对如此繁杂的负债情况,辉山资产重组胜算几何?对此,香颂资本执行合伙人沈萌表示,“富海银涛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是具有很强政府与债务重组背景的企业顾问,在当地政府的干预下,当地银行可能会对辉山债务展期,但其他债权人如何行动不好评说。”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当前,辉山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重组和融资的价格。辉山股价暴跌,现在的股价是否被低估,按照当前的股价进行债务重组,原来的股东是否愿意等都是目前摆在辉山面前的严重问题。

为此,本报记者也向辉山方面核实上述资产重组方案的内容。辉山相关负责人仅仅表示并不是从公司官方方面透露,具体内容和最终结果还是以公告为准。

从上述市场流露出的消息中也可以看到,这不是一份最终的方案,因为有部分债权人并不接受方案的内容,所以还是有更改的余地。

责任编辑:于玉金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