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观点正文

张茉楠:301条款是美公平贸易外衣下的规则霸权

作者:商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8-17 17:08:00

摘要:美国认为其知识密集型产业间接能够提供7500多万个工作岗位,但因为来自于其他贸易伙伴的假冒伪劣商品或软件产品侵权等给美国造成了6000多亿美元的损失,所以美国现在可能会单方面提出制裁方案,但这个方案到底怎么执行,还需要经历相关程序才能明确。

张茉楠:301条款是美公平贸易外衣下的规则霸权

当地时间2017年8月14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签署行政备忘录,指示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针对所谓“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发起调查,以确保美国的知识产权和技术得到保护。

本报记者 商灏 北京报道

美国最近采取单边行动将可能在多大程度上损害中美经贸关系?——据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地时间8月14日下午在白宫签署行政备忘录,正式授权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审查所谓的“中国贸易行为”,以确保美国的知识产权和技术得到保护。

美国这项贸易制裁措施实施之后,对中国造成的冲击会否很大?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中国国际贸易组织研究会咨询顾问委员会委员张茉楠接受《华夏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美国认为其知识密集型产业间接能够提供7500多万个工作岗位,但因为来自于其他贸易伙伴的假冒伪劣商品或软件产品侵权等给美国造成了6000多亿美元的损失,所以美国现在可能会单方面提出制裁方案,但这个方案到底怎么执行,还需要经历相关程序才能明确。如果特朗普以此作为讨价还价和利益交换的筹码,那么中美双方仍有可以谈判的余地。

规则霸权表现:

将贸易问题政治化

《华夏时报》:最近特朗普突然对中国搞“301调查”,其含义到底该怎么理解?

张茉楠:特朗普以美国利益为先的政策框架,是其对外贸易政策和国内宏观经济政策的根本出发点。特朗普上台之后,就抛弃多边的规则框架,进而试图用双边贸易协议或者谈判来取代多边贸易协议,包括现在针对中国技术转让和知识产权的“301条款”等等都采取的是单边贸易制裁。

这项贸易调查即所谓“301条款”,是美国为自己和竞争对手量身定做的贸易“法外神器”,其最早版本来自于美国《1974年贸易改革法》的第301节,核心内容即为当美国认定自己的贸易权利遭到外国“侵犯”时,美国可以立即采取行动消除这些“侵犯”。“301条款”第二版本“特别301条款”则主要针对知识产权保护进行了规定,并赋予美国贸易代表绝对权力,当其认定某国的贸易做法对美国知识产权不利,此时美国有权单方面采取贸易制裁措施,如征收高额关税和限制进口等。第三版本即“超级301条款”,则将贸易报复权由总统转移到贸易代表办公室,使贸易的谈判者和贸易的执法者合二为一,赋予贸易代表办公室更多的谈判筹码以减少政府对贸易代表办公室采取报复措施的干扰。在“301条款”规定下,总统或贸易代表都有“自由裁量权”。美国在启动301条款时,不需要任何证据和第三方,只要是美国“确信”、“认定”、“确定”了的,就可以发起“贸易制裁”。

现在特朗普重拾40年前的“301条款”,实际上完全背离现在全球多边贸易的规则框架。所以美国也有学者并不特别赞成特朗普的做法,因为这是赤裸裸的利益需求,既不符合全球贸易规则框架,也未必让美国获取最大利益。美国作为全球贸易规则的倡导者和制定者,向来是以规则说话。但美国现在宣称的所谓“公平贸易”,实际上是行使“贸易保护主义”和“规则霸权”之实,是向对美贸易有顺差的国家发起的单边贸易制裁。

《华夏时报》:从中美贸易合作框架的角度分析两者之间的贸易争端,这是理论上的分析。从当前国际政治的现实来看,特朗普突然推出对华“301条款”,是否还有更多更深的一些考虑?

张茉楠:除经济因素之外,可能更多贸易和经济问题与国家安全问题挂钩,将“贸易问题政治化”,或是将国家经济利益与战略利益、地缘政治利益挂钩,这样实际上已经远远超出国际贸易的范畴。

其实,美国跟中国的贸易赤字,不是一个短期因素,而是源自美国长期以来的低储蓄率和投资需求之间的不平衡。这种不平衡背后的原因复杂,不仅与美国国内经济结构和产业政策选择有关,也与全球产业分工和全球价值链密切相关。加入WTO以来,美国跨国公司主导中国加工贸易也成为价值转移和贸易利益的主要获利者。一项资料表明,如果扣除跨国公司关联交易,美国贸易逆差将下降2/3,对华逆差下降30%;扣除在华外资企业出口的因素,美国对华逆差将减少73%;如果再扣除加工贸易部分,这个数字将减少91%。美国跨国公司在全球化和中美贸易中获取了巨大的超额利益。

《华夏时报》:特朗普试图用“301”来讹诈中国?

张茉楠:这是以此作为利益交换的筹码,不仅仅是经济利益,也包括政治利益和战略利益。特朗普认为中国在知识产权和技术转让方面,包括他所谓的窃取商业机密,对美国经济造成极大的损害。美国非官方的反知识产权窃取委员会报告显示,美国每年因知识产权被窃取而遭受的损失在2250亿到6000亿美元之间,认为中国占其中的50%—80%。但事实是中美经贸中涉及众多的产业合作与技术合作,这些合作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比如说在知识产权方面,在并购方面,实际上都是有技术相互的融合,相互学习。但美国却认为中国是最大的商业和知识产权窃取国,对美国造成巨大的知识产权侵害。中国是当前全球最大的高技术市场之一,美国发起的“301”调查不仅可能招致中国反制,也势必对未来中美高技术合作造成重大影响。因此,美国贸易战威胁要打出的这张牌并不高明。

《华夏时报》:这次“对华301”可能会有哪些具体的举措?

张茉楠:美国认为其知识密集型产业间接能够提供7500多万个工作岗位,但因为来自于其他贸易伙伴的假冒伪劣商品或软件产品侵权等给美国最高造成了6000多亿美元的损失。所以美国现在可能会单方面提出制裁方案,但这个方案到底怎么执行,还需要经历相关程序才能明确。

《华夏时报》:中国会因“301”而遭受严重损失吗?

张茉楠:如果按照最高6000亿美元计算,中国占其中50%—80%的话,可能会达到3000多亿到4800多亿美元,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大的贸易冲击。但因为全球价值链上,中国更多是在加工组装环节,包括美国跨国公司在内的全球公司,实际上处在全球价值链附加价值的高端。如果按照贸易增加值核算,中国对美贸易顺差会减少到60%左右。联合国贸发会议数据显示,跨国公司主导的全球价值链占全球贸易的80%,2011年全球100家最大跨国公司的海外销售收入和雇员人数的增速都明显高于母公司的业绩增长。所以如果真正被制裁的话,不仅中国贸易,美国自身的利益也会遭受巨大损失。

讨价还价:双方有谈判余地

《华夏时报》:针对美国“对华301”,中国为了避免遭受巨大损失,可能会采取什么样的反击措施,作用有多大?

张茉楠:其实美国对中国,对欧盟,对日本,对韩国,对这些顺差比较大的国家和地区,可能都要实施所谓的单边贸易制裁。相应的,它可能就会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这对全球贸易无异于一次大的灾难。中国不希望有这样双重的结果甚至是多重的结果。从中国对美贸易的结构来看,在一些高端制造领域,比如大飞机制造、高端零部件等领域,美国在中国占有较大的市场份额。一旦发起贸易战,对美国这些高端制造业和高科技公司也会造成直接或间接冲击。

《华夏时报》:目前中美双方还可以进行讨价还价?

张茉楠:美国单方面的贸易制裁行为,没有客观基础,没有事实依据。只是打着公平贸易的幌子,实行更多的保护国内产业和贸易制裁。所以这在全球多边贸易框架之下,缺乏规则基础。美国的智库和商界也存在这样的担心,一旦美国贸易制裁成行,可能会招致其他贸易伙伴的贸易报复,并产生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中美贸易战不仅仅是在进出口方面,在市场开放方面,都会带来冲击和影响。这都是双方所不愿意看到的状况。事实上,为了扭转当下不利的政治局面,特朗普可能需要打“贸易牌”,包括他的政策班底中强硬的贸易保护主义者,比如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内瓦罗(Peter Navarro)、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Emmet Lighthizer)等都进一步加剧了贸易战的风险。但特朗普又是极端的利益至上者,如果仅仅将此作为讨价还价和利益交换的筹码,中美双方仍存在谈判余地以避免更大的贸易战冲突。因此,最好办法还是谈判。

《华夏时报》:中国现在应该怎么应对?

张茉楠:相关的应对实际上在多边框架较难达成。当前有迹象表明,美国开始抵抗WTO框架规则,利用自己的规则优势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单方面采取贸易制裁和惩罚。贸易制裁只会导致中美贸易的 “LOSE-LOSE”结果。

根据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BC)发布的《理解美中贸易关系》报告,中国已从2000年的美国第11大出口市场成长为如今美国的第三大商品与服务市场。2015年,中国从美国购买了1650亿美元的商品和服务,占美国出口的7.3%,以及美国经济产出的1%。2015年,美国对中国出口直接或间接地支撑了180万个新工作和1650亿美元的GDP。如果美国对中国的投资和中国对美国的投资的经济收益相结合,则共计产生260万美国工作岗位和2160亿美元的GDP,所以多年来美国经济从与中国的贸易中获得了巨大利益。

因此,能否走出对全球贸易“零和游戏”的认知误区是解决中美贸易冲突绕不过去的“坎儿”。根本而言,贸易结构的特点决定了中美经贸的竞争性与互补性并存。中美经济优势性互补,且互补性大于竞争性,两国在资源禀赋和产业结构方面的巨大差异和强烈互补性会长期存在。长远来看,提升中美结构性合作潜力创造巨大的增长红利,这才是双方推动经贸问题解决的有效手段。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