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铁矿石惊魂:很多贸易商已转行

作者:张智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7-8-18 22:44:57

摘要:去年10月以来,矿价经历了一波“过山车”式行情,普氏62%铁矿石指数先是迅速地从55美元上涨到95美元,然而今年3月、4月又一泻千里,跌回原点,目前为70美元上下。

铁矿石惊魂:很多贸易商已转行

本报记者 张智 日照报道

在中盛国际商务港的办公室里,透过巨大的窗户远眺窗外,忙碌的港口近在眼前。忙碌的卡车四处穿行,巨大的货舰如山,红色的铁矿石在堆场内越堆越高。

这是距离日照港最近的办公楼之一,也是这里最著名的贸易大楼。最辉煌的时候,这栋29层高的大楼里挤着超过300家做矿石物流、贸易的企业,对这栋大楼里的铁矿石贸易商来说,这里就是掘金地。无数的财富梦想从这里萌芽、实现,然而也有可能在这里转眼破灭。

2014年,青岛港德正系融资骗贷事件被爆,行业遇到了信用证收紧、打击进口货物质押融资等管制,加上宏观形势不好,去产能也是一波接一波。2016年,在铁矿石的黎明来临前的最黑暗时期,无数小贸易商关门,取下公司的铭牌,悄悄撤出了这栋大楼,也彻底撤出这个行业。

“从200美元到50美元,心态不好根本在这一行做不下去。”日照展帆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经理于力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从2001年开始做铁矿石到现在,经历了两个完整的铁矿石周期的自己已经变得十分淡定了。

“看政策,又不能完全依赖于政策。在这一行做了十几年,想把握规律,还是力有未逮。”一位贸易商叹息。

钱从哪来?

在钢铁产业链条上,铁矿石贸易商只是其中很小的一环。对于整个链条来说,这些一吨矿赚取10块、8块利润的掮客,影响微不足道。

然而,反过来说,铁矿石的风吹草动,则有可能让脆弱的贸易商们,一年的努力瞬间化为乌有。“行情好的时候能够赚点钱,行情不好的时候,一下赔掉几年利润也是常有的事。”于力说。

一般有能力的企业,可以和国外矿山展开长协合作,每月固定量发货,矿山方面按照销量给予折扣,然后,商家在港口进行现款现货服务。而现在,港口和矿山的直接合作、大贸易商的充足力量,将小贸易商的生存空间挤压得越来越小。

“我们没有固定客户,都是做一单谈一单,有些熟悉的钢厂会成为大客户,但我们小贸易商都是快进快出,太大的供货量也跟不上。”于力很发愁。更让他发愁的是钱的压力。“现在银行根本不给我们贷款,也基本没有其他渠道,都是自己融资。”于力介绍。自己融资,简单来说就是民间借贷。高昂的利息挤压着利率,但是如果不使用,连正常贸易也无法开展。

而对大贸易商来说,资金的问题则变得十分简单。

“银行贷款、信用证,加上我们自己资金比较雄厚,这些并不是问题。”开元集团苏州德峰矿产有限公司顾镭力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所谓信用证,就是买方企业可以先不交付给卖方企业货款,而是买方拿双方签订的买卖合同,去银行缴纳一定比例保证金之后,申请开出信用证,由开证行先垫付货款,直到信用证承兑日到期,买方企业再将货款支付给开证行,途径主要是钢厂和贸易商通过开立信用证进口远期铁矿石需求,然后从银行获得融资。

在几年前,这样的信用证融资矿货款就相当于一个短期贷款,企业的融资成本比银行借贷低5%,这相当于低成本的间接融资。不过,随着监管的收紧,中小贸易商现在几乎无法拿到信用证。

而在顾镭力看来,信用证从来就不是问题。“只要进口四大矿,根本不会有任何问题。当然如果进口一些中小矿、野矿,银行和大国企可能会认为你有问题。不过,一般中小矿、野矿都是低品矿,不环保也少有需求,很少有人会去进口。”顾镭力说。

这和中小贸易商卫岗的看法截然不同。“四大矿的价格我们很难承受,也几乎没有议价权,我们一般进口中小矿山的。”当然,卫岗就是没有信用证的一类。

好在,7月21日日照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开始上线运行铁矿石调期交易产品,给了这些中小贸易商一个新希望。不过,由于刚刚起步,最终成效如何,还有待检验。

难以把握的规律

对这些靠赚取差价的贸易商来说,不管前期付出了怎样的努力,只要价格上不去,所有的付出都没有任何意义。

在卫岗看来,铁矿石价格的下行,挤压了贸易公司的生存空间,而连续的大涨大跌让整个行业充满了不确定性。“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把赚的钱全部赔进去。”于力说。在贸易商中间,流行管自己叫“赌徒”。

事实上,去年10月以来,矿价经历了一波“过山车”式行情,普氏62%铁矿石指数先是迅速地从55美元上涨到95美元,然而今年3月、4月又一泻千里,跌回原点,目前为70美元上下。

去年四季度至今年一季度,港口库存升至1.3亿吨以上,大中型钢厂库存平均可用天数从19天一度升至春节期间的35天。粗略计算,其间中国库存增加约5500万吨,相当于每个月进口需求增长超10%。然而,春节以后,伴随宏观上,金融去杠杆,流动性紧缩;微观上,铁矿石高品位矿资源供应增加,焦炭价格下跌,钢价阶段性表现偏弱等因素叠加,钢厂开始主动降低库存,港口库存被动积压,矿价大幅下挫。让这些不懂宏观经济的贸易商们彻底晕了,要知道就在半个月前,铁矿的价格与库存还都在齐升。

“现在就怕钢铁太热,价格上涨。我们都在等利好消息。”于力说。

在南华期货的李晓东看来,2017年下半年矿山将迎来增产高峰期,下半年新增供给量约超3600万吨,基本为中高品位矿。其中,三季度供应压力最大。新增产能投放压力,叠加中国港口库存高企——目前已升至1.45亿吨并仍在上升,矿价预计难以上涨。

对贸易商们来说,这真不是一个好消息。

就在同一栋楼的日照瑞源进出口有限公司,老板已经早早转行,现在的不锈钢贸易让他充满安全感。在这个大多数公司高层盯着大连商品交易所期货实时价格心惊胆战的时候,他可以捧着手机,看着里面的综艺节目,笑得前仰后合。

责任编辑:李明徽;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风口浪尖内容页